AR 宠物应用越来越多,大多脑残,但独立工作室 Tender Claws 的最新作品《TendAR》却非同寻常。它有一条可爱的孔雀鱼(guppy),能通过你的表情来捕捉你的情绪和感受,然后为你提供一个搞笑的小读物来解读你的状况。作为自我学习的 AI,它还会反思自己的存在。该应用将于 7 月份面向 Android 设备推出。

“随着游戏叙事的发展,你会发现孔雀鱼是一个角色,这是一种人工智能算法,它能破解隐藏在幕后的情绪,” Tender Claws 的联合创始人萨曼莎·戈尔曼(Samantha Gorman)介绍说。“它想要进入你的世界。它开始巧妙地出现在游戏的不同部分,随着游戏的进行,它的表现也越来越多。”

戈尔曼说,《TendAR》可以是一个“无限的电子宠物”,但是,孔雀鱼确实有它自己的叙述弧,这个弧在几个会话中演变而来。起初,它是没有感知的,当你与它进行更多的互动后,它对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好奇。

“它开始怀疑并且想知道它作为一个 AR 情感过滤器在世界上的位置,” 戈尔曼说。“然后从那里,它开始反叛和思考——这是英雄的旅程,直到它达到某种同化的地步,它作为你的宠物与你形成这样一种关系是很酷的。”

戈尔曼是这个游戏的互动叙事设计师。她说,这种叙述是有创造力的,这意味着你可以用几种不同的情绪或情境触发与孔雀鱼的对话。这让你更有可能遇到故事的一部分,不管你在自己的世界中展示应用程序的情况如何。

“但是我们必须确保在叙述部分的特定时间,它可以唤起重要的节拍,或者给玩家提供关于古比的过去或他作为角色的重要信息。”戈尔曼说。“其中的一部分是,它可能会要求在你的世界中看到某些东西,并且慢慢回忆。无论什么时候发生,它都会导致叙述的某个部分,例如,它可能正在思考它的过去。”

Tender Claws 希望让游戏变得有趣和使人娱乐,但它确实触及了人工智能的更深层次的话题。这个孔雀鱼最终有一种存在的危机,它提出一些问题,比如“也许他不是他自己的实体”。

“我觉得我们对 AI 的担忧来自我们对未来的焦虑,以及我们如何相互关联以及在世界上的位置,” 戈尔曼说。“孔雀鱼通过与你聊天,让你回到人身上,让你思考一下你在世界上的位置。而不是对人工智能的一般问题进行一揽子陈述,比如“AI 是好还是坏?”

戈尔曼于 2006 年与丹尼·坎尼扎罗(Danny Cannizzaro)一起创立了 Tender Claws,该工作室以前的项目以独特的方式尝试了交互性。它的第一款游戏《窥探》(Pry)是一款结合了游戏和电影的互动小说。其屡获殊荣的虚拟现实游戏是一种令人心动的体验,玩家可以带上 VR 头显来游览其他世界。

《TendAR》综合引用了最新的技术。作为一款社交情感阅读应用,它将过滤器应用于人们的脸上,这意味着 AR 游戏开始引入更复杂的想法。因此,用户如何更好地与 AR 游戏进行互动是其开发上的一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