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澳大利亚艺术家斯图尔特·坎贝尔(Stuart Campbell)设想了一个网络朋克世界,年轻的涂鸦艺术家们不断地用增强现实来改变他们周围的环境。今天,他通过创作结合了AR和VR的前沿艺术,将这一想象带入了现实世界。

他的一个名为《Nawlz》的早期项目是一个互动的多系列网络漫画,角色在他们的大脑中植入芯片,从而在未来的城市里随处创作艺术AR。这是一部为web和iPad创作的24集交互式网络朋克漫画系列。

“随着我们的主人公越来越沉浸在那种环境中,他对现实的感知将变得模糊,他会有很多复杂的经历。”坎贝尔说。他也叫苏图(Sutu)。

他说,这个故事本身就像是“如果你要把像《疯狂店员》和《银翼杀手这》样的东西混在一起。”苏图使用Flash,让你触发热点来推动故事向前发展,并与页面上的元素互动,以查看人物体验的艺术AR叠加。

现在,苏图以类似的方式,用谷歌Tilt Brush来创建项目和体验。他所创作的超凡脱俗的艺术作品引起了科技巨头的注意,并被谷歌和迪士尼公司委托,在虚拟现实领域创造3D艺术作品。

“我还记得一年半以前学过的东西,”他回忆道,“那一刻你开始在虚拟现实中作画,然后你意识到你可以在你的画周围走动,然后你的大脑就会爆炸。”

苏图的艺术创作离不开澳大利亚传统的馈赠。他曾将澳大利亚土著故事改编成交互式iPad故事书,并创作了互动漫画《NEOMAD》。第一次使用Tilt Brush的体验来自于成为澳大利亚土著VR故事的艺术总监的机会,这个故事叫做《梦想时间即将来临》。

这也意味着他的VR“梦想时间”的来临。在珀斯的这个项目期间,他有机会住在一套配有Tilt Brush的公寓里,有两周的时间。他充分利用了这段经历,有时整晚都在学习如何驾驭这一新力量。“这在当时是一个很大的顿悟。我使用Tilt Brush就是从那里开始的,”他说。“从那时,我开始创建完整的世界。”

苏图赞赏VR绘画技术带来的新自由。过去那种通过下拉菜单和滚动选项创建3D艺术的方式从未吸引过他,但是使用身体作为一种工具来浏览艺术的过程让他产生了有机的感觉。

在所有这些项目中都有一个功能,你可以直接抓取你的艺术作品,并随意地把它放大。“它可能是帝国大厦的大小,或者别的什么,这让我感觉自己像上帝一样。”他说。

有一次,他被委任画一艘暴风雨中的帆船,这是他在通常的艺术舒适区之外的东西。接受挑战后,他能够从波浪中观察船舶,这个视角让他了解了闪电是如何从天空中向下倾斜的。然后,他把自己传送到闪电的顶端,从另一个角度看它。

苏图说,他设计的外星世界常常是受到他对地球上极端和对比鲜明的风景的热情的启发。他在家乡澳大利亚小镇罗伯恩,在广阔的沙漠中寻找他所谓的“深渊”。相比之下,他在格陵兰岛一个拥有百年历史的艺术博物馆里,受到的启发更大,在那里,他曾看到五层楼高的冰山漂浮在窗户上。

他还曾花5个小时在水上摩托艇上,来到俄罗斯的一个采矿公司,“就像走进大卫·林奇的电影一样”。“这就像参观另一个星球一样,”他说。“这让我开始了一场持续了数年的狂欢,想象着这些完全不同的风景。”

苏图把他的新艺术游乐场比作他的朋友们用城市作为画布创造涂鸦艺术。“但我的涂鸦就在我面前,我可以抓住它,操纵它。”他说。

他的艺术开发的下一个阶段是使用VR工具来满足AR体验,反之亦然。他说,同时使用这些工具“并不遥远”。(编译自vrsc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