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新闻的后真实性不仅仅是一个技术或媒体问题,而是一个社会问题,是公民对共享项目信任度下降的症状。在这方面,新媒体技术何能何为?

在过去的一两年里……

技术已经变得可以用来伪造人们的声音,这样你就可以让他们说出你想要的任何东西。2016年,Adobe发布了一款名为VoCo的工具,它只需要20分钟来听某人的声音,然后即能以此人的音色和声调来说话。2017年5月,总部位于蒙特利尔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Lyrebird声称,只要听60秒的演讲,就能综合模仿任何人的声音。

伪造视频也变得触手可及。2016年3月,德国马克斯·普朗克信息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Informatics)和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推出了Face2Face,这是一种创建假视频的新方法。它能让普京自然地发笑,让乔治·w·布什唇形一致地发表荒谬的言论。通过在网络摄像头上捕捉一个参与者的面部表情,并使用面部映射,他们能够操控并重新渲染一个YouTube视频。

Face2Face团队注意到,“电脑生成视频已经超过30年,一直是电影制作的一部分。”这些结果很难与现实区分开来,而内容却不是真实的。“最新的是,这项技术已经大众化:现在,我们可以在个人电脑上实时编辑预先录制的视频。”

在视频播放上,色情片占据不小的部分。2017年12月,Motherboard的萨曼莎·科尔(Samantha Cole)报道说,“人工辅助的假色情就在这里,我们都被骗了。”她报道一个名叫“Deepfakes”的Redditor如何结合谷歌图像搜索到的名人脸部图像和YouTube视频中的明星面部图像,使用开源的神经网络、深度学习库Keras和TensorFlow来制作虚假的色情内容。

假仙女

一个月后,Deepfakes将这个过程转变为一个应用程序。Vice报道说,“我们真的被骗了”,这一脸部互换的色情风潮席卷了Reddit。它被禁止了,但是,你知道,那匹马已经逃跑了。

各种活动也是如此。正如《纽约时报》报道的Follower Factory调查报告所说的,一场持续不断的社交媒体假粉丝活动和虚假的“赞”正在进行。而且,这一事件已经形成一个完全虚构的名人世界,并影响社交媒体的衡量标准。

在1917年,两个年轻的女孩来到了位于英格兰Cottingley花园的深处,拍了一些仙女的照片,然后在世界各地传播,以证明仙女是真实存在的。

随着技术的发展,文化也在发生变化。今天“造假”的速度更快了,假的东西也更逼真了。这不仅仅发生在媒体上,这也发生在流行文化中。 “造假”已成为流行文化,我们应该反思的不仅是媒体技术。(编译自Jay Ow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