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亚的 154 首 14 行诗被剑桥大学欧洲生物信息研究所的科学家尼克·高德曼和伊万·伯尔尼用 DNA 的形式存储了起来。他们发表的研究报告称,只需要一点点人造的 DNA,就可以存储大量的数据(1 克 DNA 可以存储一百多万张 CD 所拥有的信息量),并且保留存储数千年;存储的内容可通过 DNA 测序“读出”——就如现在科学家们将基因指纹以及其他生物信息转化为计算机代码一样。

尼克·高德曼和伊万·伯尔尼在数据存储上的变革还隐含另一种东西:既然诗歌能编成生命代码并被“读出”,那么生命代码——存在于我们每个人身上的 DNA 是否也能“读出”诗歌或别类文体的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