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往往是科技行业突破性公司和创新的摇篮。今天,微软、Facebook、谷歌和Snapchat都是全球巨头,但它们都出自大学生们的灵光一闪和涂涂改改。当我们超越智能手机屏幕,进入一个沉浸式的互联网时,伟大的公司完全有可能是一个虚拟现实(VR)或增强现实(AR)的创业公司,它来自大学宿舍。

斯坦福大学的首个官方VR俱乐部“Rabbit Hole VR”(兔子洞VR)于2015年成立,目的是让VR爱好者们相互交流,并藉此载体展示他们的应用程序。从他们的项目中,我们可以看到下一代沉浸式媒介的到来。

沉浸式故事《雪鸟》

《雪鸟》(Snowbird)是一种新颖的沉浸式AR叙事。这是一部使用ARKit创作的短片,讲述了一只小鸟被困在一个冰雪球上的故事,里面有一个老雪人。据我所知,《雪鸟》是第一部在AR中存在的电影。

《雪鸟》的创作者马克斯·科曼(Max Korman)和科伊·勒(Khoi Le)让观众更接近叙事,这是前所未有的。更长远的愿景是开发一种沉浸式叙事的语言,专注于AR。AR和VR故事之间的一个关键区别是,VR叙事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也就是说,观众是世界的中心。相比之下,AR叙事有可能将我们的现实世界变成叙事。《雪鸟》已在iOS应用商店上架。

混合现实界面和键盘

Jerry Meng的“v.OS”项目旨在通过混合现实(MR)中的键盘创建虚拟用户界面。MR效果是通过在VR头显中内置的立体摄像头来实现的,这些摄像头可以感知外部世界。然后,VR材料被覆盖在外部世界的顶部。这款键盘以及基本点击功能和Leap Motion的Orion 等更高级的引擎为用户提供了与体验互动所需的核心工具。

传统上,文本输入对VR和AR都是一个UI挑战,用户在戴上头显后很难登录和搜索。该行业试图通过语音输入来作为实现这一目标的一种方式。虽然语音交互是有效的,但在某些情况下,您可能不希望使用语音。也许您正在使用密码来登录,或者在一个需要完全安静的空间中。通过引入MR键盘,VR更容易赢得更广泛的受众。

3D内容投影

由杰森·金斯伯格(Jason Ginsburg)设计的Lightwork是一款光场显示器,可以在不需要特殊眼镜或配件的情况下投射3D内容,比如数字全息图。通过Lightwork,多人可以查看一个共享的屏幕,并体验一个3D对象的不同视角,这取决于他们的位置。

Lightwork有可能让人们使用3D资产和环境来轻松测试不同的场景和交互。在不需要带上和摘下VR头显的情况下,对用户界面进行原型化也变得更加容易。这项技术可以广泛应用于现场销售人员,他们演示了鞋子、手袋和汽车等产品的3D模型,而无需任何人戴上笨重的头显。

沉浸式互动纪录片《涂墙》

来自霍普·施罗德(Hope Schroeder)的《涂墙》(Paint Down the Wall)是一部关于柏林墙、贝尔法斯特和平墙以及美国-墨西哥边界墙的360度互动纪录片。

边境墙有三个目的:控制人们,让人们分开,或者让人们远离。这在柏林、贝尔法斯特和美国-墨西哥边境等地具有历史意义。在制作这部纪录片的过程中,施罗德前往四个国家及其跨界区域,向艺术家、活动人士和历史学家学习,以探索公共艺术作为政治行动的作用,并将这一叙述作为一部沉浸式纪录片来探索。

《涂墙》探索了这样一种观点,即这些结构的意义和意图,最好是通过一种尺度感和临在感来实现——这是VR最适合的。在特色预览中,传奇的柏林墙艺术家Kiddy Citny读了他1990年写的一首诗,那是在柏林墙倒塌后不久。这部纪录片展示了今天仍在那里的几段城墙,并提出了这样一种观点,即在你的环境中创造事物,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你的印记,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欲望。

每个人的VR

这里的学生们组织了一个VR活动VR for Everyone(每个人的虚拟现实)。活动将于5月12日在斯坦福大学举行,这是该大学沉浸式媒体会议的一部分。与大多数的VR/AR活动不同,VR for Everyone完全是免费的。这样做是为了促进社区和行业的包容性,并让更多的人接触到3D空间计算的可能性。他们的项目将在活动中提供演示。

作者:Michael Park
译者:Lighting

作者简介:Michael Park是Spatial Canvas的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这个平台可以让你构建、探索和分享增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