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崎英高在就《Déraciné》接受 PlayStation 博客采访时说:“我认为偶尔的惊喜对我们的粉丝是很有诱惑力的。”那么这款游戏带来了什么样的惊喜,它的诱惑力究竟在何处呢?很多评论都把焦点放在了 From Software 向 VR 的转向上,而事实上,《Déraciné》的尝试不仅向前的,也是向后的。

据宫崎英高透露,From Software 开发这款游戏的部分原因是想要回到工作室冒险游戏的源头上。“当我们开始总结《血源》和《黑暗之魂 III》时,我们显然在关注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在研究我们过去所做的事情。”他说。

宫崎英高提到了他们的老游戏《回声之夜》。他说:“我们不想仅仅把它带回来,尽管我们知道我们在冒险游戏中有着传奇的作为。这让我们有机会开始进行内部讨论,讨论我们在这一类型中可以做些什么,同时也关注 VR——这两种想法很好地契合了。”

《Déraciné》有着分散的讲故事的方式,情绪泛动的宁静氛围,神秘和孤独的美感。而这些既有对 VR 沉浸式环境的利用,更体现了对传统的回归或者说重新发现。宫崎英高指出了经典文学对《Déraciné》的关键影响,比如美国小说作家 HP Lovecraft 和苏格兰诗人 Fiona McLeod,说后者的诗具有“悲伤和孤独感”。

《Déraciné》并非简单地将《黑暗之魂》的刺激从二维屏幕转到了头显上,更不是抛弃传统的创新——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创新,任何创新都是传统的演变,是多种事物融合的结果。另外,对《Déraciné》新奇的感觉并不仅仅因为 VR,还由于我们对过去的东西的遗忘。有人说过,所谓新的东西就是我们忘记了的东西。

宫崎英高佐证我们的想法,但似乎没有完全说出他想说的。我们体验过《Déraciné》的奇异之美,认为它是一款利用 VR 媒介的特点和潜力,发掘了冒险游戏本源的游戏。传统也是可能性的矿藏,它的可能性取决于开掘和使用它的方式,VR 无疑是一种很好的方式。

【数字叙事 s 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