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家丹尼尔·钱德勒在谈到叙事和意义上说:“神话帮助人们理解他们所生活的世界。“这种理解世界的想法意味着神话被个人的感官和他们的感受所过滤。神话是解释的,它是符号学的载体,初始能指(神话)会形成多重所指(解释)。解释的值并不总是等于原始故事的值。

神话是一种具有多重含义的象征性叙事。同样,设计也意味着很多东西。

设计与神话

神话是可变的——它们的意义随着文化的发展而演化。神话超越文化和时代,跨越时间,忠于自己。

在 20 世纪 50 年代,罗兰·巴特写了《神话》。这是一部关于法国文化的系列散文,分析了职业摔跤、脱衣舞等。2014 年,英国广播公司发布了《21 世纪神话学》,这是一个播客系列,彼得·康拉德在其中分析了现代神话:自拍、苹果标志和卡戴珊姐妹。这些当代神话中绝大多数都经过深思熟虑的设计:螺旋式的酒瓶、电子阅读器和 911 博物馆。(巴特的神话更具有社会性和微妙性。)

1943 年,温斯顿·丘吉尔说:“我们塑造了我们的建筑,之后我们的建筑塑造了我们。“这一理念不仅适用于建筑,也适用于语言和交流,以及两者的交集:设计。通过这种方式,设计——作为一个神话,一套符号——不是中立的。它充满了语气和意图。1977 年,罗兰·巴特宣称:“一种形式出现的时候,它必须像某种东西:人类似乎注定要做类比。”设计通常是一个类比——它总是这样吗?设计是一种象征。设计是一种创造类比、模拟自然的实践。

让我们进一步来看看。经济学家赫伯特·西蒙写道:“所有设计的人……都制定了旨在将现有情况转变为优先考虑的行动方案。”另一种说法是,符号规划现实,设计塑造行为。看似很小的设计决策可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在视觉设计中,很多东西都可以表达出来。神话做了同样的事情。通过讲故事,我们打算将现有的行动转变为首选行动。神话,就像设计一样,使用符号经济来传达意义和塑造我们的行为。

设计的神话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用这种方式解决问题:“设计和神话都是讲故事的媒介,它们代表了一般的文化真理及其人类意义。就像设计一样,神话是一种通用语言,用来解码人类文化。”

人类交流有三种类型:口头,说和听到的;非言语的,被观察和推断的;最后是写作,或者任何必须读的东西。

前两种(口头和非言语)引导长时间的交流,直到抄写员被解除职务,古腾堡的印刷机开始大量生产书面的东西。在 1440 年之后,书面交流变得无处不在。文字和形状是通过书写、绘画或设计——标志、纹理、颜色——来传达的。我们通过书面信息了解到很多,口头叙事(口头神话)在现代方言中逐渐消失。(播客可能是我们最接近于口述故事传统的东西。)

举个例子,让我们来看看美国州际公路标志,这是现代美国神话中的典型设计元素。这些标志——绿色的矩形、蓝色的三角旗、红色的五边形——具有书面(设计)通信的功能。美国的道路规则是一种文化设计神话,但它们是非常容易接近的,不知道棕色的标志是一种娱乐指标,并不会否定易读性和理解性。州际公路标志无缝地编辑我们的行为,塑造我们对开放道路的看法。

让我们看看另一个例子。美国军事等级徽章系统是一个设计好的神话。1780 年,第一任总司令乔治·华盛顿将军领导建立了识别阶级和等级的标记模式。看起来这些符号毫无意义,它们是装饰性的,华而不实的,然而,它们意味着更多。这是一个设计好的文化神话。

所以神话是一个建议。这不是一个绝对的真理,但它是一种暗示真理的社会能量。神话是一种冲动。在这里,设计与之类似。

解释、暗示和应用

根据理论学家 Cinzia Bianchi 的观点,对设计和沟通的符号理解可以通过三种方式赋予信息和神话:1、更高的可理解性;清晰的理解会产生精确的结果。2、更有针对性:通过理解建立等级和区别。3、更大的差异化:可以建立关系;比较和对比的元素突出了区别。

为了沟通(设计)和理解,我们必须专注于解释、暗示和应用。改变文化交流方式会改变文化对世界的看法。用查尔斯·埃姆斯的话来说,“最终一切都联系在了一起。最后,设计是一种神话,把我们所有人连接在一个共同的故事中。”

【数字叙事 原作:Matt Yow;编译:小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