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自我表达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发展迅速,游戏和像《第二人生》这类奇妙的社交网络是主要的推动力。“化身”的概念已经从《Ultima》玩家的角色符号转变为用户的“数字分身”。

我们所选择或创造、定制的精灵往往会反映出我们是谁或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无论是作为理想自我的投射,还是作为自我感觉的实验。然而,无论这些实验多么有趣和富有成效,屏幕始终是一种让我们感觉与化身分离的恼人的障碍。

数字自我表达的真正转变只有当障碍开始随着虚拟实体化而消失时才有可能。在 VR 中,身体和心灵会更容易被欺骗,从而相信幻想是真实的——化身扮演角色的世界与现实世界的界限将因此变得模糊。

进入化身

当我们在 VR 中时,我们的身体能很容易以为在真实地经历事情,这其中的道理很少有人能说得清。上个月,当我在世界 VR 论坛上报道我的经历时,我描述过我的身体如何被一种完全的敬畏所震撼。我把它绑在了 Birdly 模拟器上,而我作为人的大脑却确信它以某种方式被传送到了纽约市的天空中,我的恐高症被触发了,以至于我的妻子不得不走过来,提醒我要深呼吸。

我们的身体瞬间自动地被映射到这些模拟的 3D 世界中,而且不由我们的意志。

“几年前,我们做了一些实验,让人们在虚拟现实中与化身坐在一起,每当一个参与者移动他们的腿和手臂来匹配化身时,他们就会表现出一种深刻的临在感。”LearnBrite.com 首席执行官丹尼斯·蒂芬奇(Danny Stefanic)说。LearnBrite.com 是一个 VR 平台,可以让教育工作者通过虚拟环境、非线性对话和游戏化来增强学习能力。“这个实验的一部分是,把你的虚拟手放在你的虚拟膝盖上。这时候,物理自我从中得到的反馈,创造了一种深深的沉浸感。”

沉浸式体验对我们的身体和生理究竟能产生多大的影响,至今未有人作过研究。但我们知道,一旦我们进入作为我们数字身份的化身,我们对现实的心理控制会随之放松。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咒语,让我想到狂欢节上的面具、服装等带来的文化亲和力,及其所引发的深层次的心理共鸣。

“基思·约翰斯通(Keith Johnstone)在戏剧即兴创作研讨会上使用面具所做的事情很有趣。面具有能力在不同文化的不同工作室中唤起不同演员的相同特征和个性特征。”伦敦的设计师 J.P.Stapleton 说。“这表明,面具,或者化身,有根深蒂固的心理编码,可以引导那些参与其中的人。”

化身会增强 VR 内容及其体验,让你可以想象,在几乎所有消费者领域都有影响深远的应用——让我们更有效率、更专注、更有活力。在我看来,它也带来了一种附带效应,即成为我们认同的越来越私密和个人化的东西。特别是考虑到社交 VR 体验,我认为角色定制应是创作者需要提前预测的用户需求。

化身创建

一般来说,在亚洲更受欢迎的是一组有限的预定义角色,而在西方,需要提供角色创建引擎,让用户可以制作自己独特的头像。我认为,在虚拟现实的背景下,全球趋势将不可避免地倾向于向用户提供更大的自主权,直到化身成为人们自我意识的一部分,就像在电影《头号玩家》中的“绿洲”那样。

创造者们正在进行一项巨大的平衡,以根据内容的类别和性质来应对挑战。以 Mozilla 的 Hubs 为例,这是 WebVR 的先驱们今年发布的一项社交 VR 实验,我在今年 5 月报道过,它的方法是先发布中性的角色,然后在此基础上逐渐引入更强大的化身和身份选项。

“我们在这个领域的一般哲学是:首先,不要伤害。有了化身和身份,很容易导致不经意的负面动态,如果对用户选择没有足够的关注和思考的话。“Mozilla 的社交 MR 经理 Gregory Fodor 说。“我们在 Hubs 中所包含的最初化身简单、易懂,但拥有富有表现力的肢体语言,这避免了恐怖谷效应,也避开了把人与他的外表绑在一起。”

在 Hubs,用户需要去挑战创建他们自己专有化身的构建器和角色创建引擎,引入自己的体型、肤色、性别和其他变量。

作为 WebVR 的倡导者,我希望开发人员能将沉浸式网络的固有性质,以及它如何邀请用户通过遍历链接等专业功能将他们的化身带入他们冲浪的 3D 世界中。

通用化身

Gravr 是一个重要的例子,它有一个 VR 配置文件 API,可以跟踪用户的 VR 中体验,并根据他们的硬件和现实生活环境来定制化身。它不像其他任何方法,因为它不是一个化身构建器或创建引擎,而是一个以人为中心的平台,允许用户根据自己的身体测量来个性化他们的化身。如果一个应用程序支持 Gravr API,它可以允许任何用户加载他们自己的个人化身,并根据他们定制的舒适参数来显示。

“Gravr 对化身的态度是渐进的。如果应用程序允许使用 API,概要文件将交付用户的元信息、用户的测量值,以将游戏角色缩放到用户的大小,从而让用户获得准确的本体感受和舒适的沉浸式体验。“Gravr 的创始人罗兰·杜布瓦(Roland Dubois)说。“如果应用程序允许加载 3D 模型,那么这个概要文件将共享用户通过 API 托管的自定义头像。虽然目前还没有针对模型、纹理映射和 IK 操纵标准,来支持依赖于 API 的集成,然而,在这个快节奏的技术环境中,我们保持了 Gravr 的灵活性和精益性。”

这些都不是牵强附会。它们是先进的,现在正在敲我们的数字门,也许比一些创作者想要承认甚至意识到的要快。我们将在虚拟现实中与我们的虚拟化身进行识别,它们将能够超越任何单一内容的范围,与我们一起旅行,就像数字护照一样,不仅是内容特定的,而且是内容超验的。

【数字叙事 原作:Amir Bozorgzadeh;编译:毕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