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物理世界覆盖着交互式数字内容是增强现实(AR)的基本形态。随着 AR 的发展,一些权利和权限问题也来到我们面前,比如,在别人的领地、财物上放置 AR 对象,是否构成侵权?如果有人通过 AR 来破坏我们的财产怎么办?多个 AR 对象在同一位置发生冲突如何解决?XR 和空间技术研究者乔·博伊尔(Joe Boyle)在《增强现实中的权利管理》一文中对此进行了探讨。他促请我们思考将 AR 对象作为话语能否解决增强现实中的权利问题,认为 AR 开发人员必须开始合作创建灵活的共享控制,并构建和谐的、负责任的空间共享。下面我们就看看他具体是怎么说的——文中有一些值得参考的资料。

我们已经讨论过基础 AR 的构建和部署,现在我们转向一个新的方面,谈谈 AR 中的权利问题,探讨一下如何控制在我们的现实世界空间中创建和呈现虚拟增强对象。

这些问题在之前被很多人提出过,通常是用一种明显的焦虑来表达的。来自 Slate、Techcrunch、新科学家、连线、FastCompany 和其他几家科技新闻网站的文章,例证了没有解决方案的日益增长的担忧——尽管其中一些报道延续了为了点击而煽动技术 FUD 的悠久传统,但也有许多合理的担忧值得讨论。此外,虽然早期的 AR 应用程序在很大程度上是无聊的,但是最近出现的一些持久可用性内容,使得我们有理由期待广泛的数字内容和通过移动 AR 接口分发的服务。当这些开始到来时,将会更容易想象 AR 成为下一个主要的计算机界面——随之而来的将是大量高价值的无人认领的虚拟领地。

物质现实与增强现实

我们对物理空间中的权利管理的集体理解,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物理空间中物理对象单一和相互排斥的性质。简单地说,两个真实的物体不能同时占据同一个位置。现实世界中的每一个有形物体都是如此,我们的社会习俗和法律也理所当然地假定了这一点。但在 AR 中,事情不是这样的,所以我们用来管理 AR 的规则应该反映 AR 的特征。

一般来说,当我们在一个空间中使用 AR 时,不会与其他任何人对真实或虚拟的相同空间的使用发生冲突:我们使用的是独立的 AR 应用,以及共享控制,这将限制我们的创作的可见性。

地理空间索引

与在 Instagram 上创建的照片不会出现在 Snapchat 上一样,在一个 AR 应用中创建的增强功能也不会出现在另一个应用程序中。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每个 AR 应用程序开发人员在构建用于管理和存储他们的增强的后端基础设施时,都将其留给了自己的设备。然而,围绕 AR 产权管理的许多争论都是基于一个单一的、综合的增强现实的假设。

在未来,我们可以期望看到平台即服务类型的公司涌现,为 AR 应用程序开发人员提供后端地理空间扩展存储基础设施。Escher Reality(最近被 Niantic 收购并退出了市场)就是这样一个服务的例子。然而,即使在两个应用程序使用相同的后端服务器堆栈的情况下,它也更有可能期望这些增强在某种程度上被隔离,这样增强就不会彼此冲突。

在我们看到对共享控制发展的投资之前,我们不应该期望看到集成的地理空间索引,减轻许多在错误时间出现在错误地点的 AR“涂鸦”担忧。

分享和过滤控制

即使在单个 AR 应用程序中,也可能出现同一空间的使用冲突。在每个应用程序中,通常没有限制访问创建增强对象的控件。最终,建立负责任的共享控制将是管理这些权利的必要条件。

历史没有能给与我们可供参考的东西。在应用程序之间的互操作性成为可能之前,我们应该期望看到各种各样的不兼容的共享控制出现。Facebook 上的分享与在谷歌服务中分享完全不同,我们可以期待 AR 也会步其后尘。此外,尽管基于标准的协议和控制是一种必要的可能性,但标准需要时间来成熟,通常需要犯些错误才可能想到建立标准,而目前这些错误还没有发生。

AR 对象作为话语

我们每个人都经历了测试和扩展我们对“话语”的集体理解的旅程:口语、书面文字、插图、音乐表演、雕塑、摄影、电影、录像和视频游戏……虚拟的增强对象也会找到它们的位置。虽然这些增强是不同的和新奇的,因为它们是在周围环境中被语境化的,其他形式的表达也是如此。然而,仅仅将增强对象作为话语并不能解决我们未来将遇到的问题——AR 至少和其他形式的语言一样有可能引发争论和冲突,尤其是在网络上。

在缺乏 AR 共享控制的情况下,一些人强烈地感觉到,业主应该有权从他们实际控制的空间中移除增强对象。乍一看,这似乎是合理的,但在实践中,这一观点相当于断言,没有人能够在他人控制下的某个地方做出某种特定的陈述,这是不合理的限制(实践起来尤其困难)。

相反,有必要考虑一下分享话语的地点和听众。在增强的情况下,这个地点是存储增强对象的地理空间索引。(在我们共享一个共同的空间索引之前,我们可以证明这些增强对象是私有的,只适用于给定应用程序的用户,因此业主没有权利限制这种“私人”的言论。)

一些明智的观点

很明显,本文提出的想法并非源自法律专业知识。然而,这些问题已经在法庭上进行了测试,结果为 AR 应用程序的创建者提供了支持,将这些增强作为受保护的话语。

据我所知,“AR 作为话语”的概念是由 Brian Wassom 提出的,他在 2013 年的文章中解释了这个观点。最近,在 AWE2018,一个由律师组成的小组(包括 Wassom)重新审视了 AR 的财产权问题。

其次,数十个具有持久性增强的 AR 应用程序已经在没有考虑这个问题的情况下被广泛部署。只要 AR 应用的制作者们只需请求原谅而无需获得许可,那么在世界范围内,持续的虚拟对象将会被大量地创造出来,而不需要考虑到业主想象的权利。试图把牙膏放回管内是一件令人尴尬的、不切实际的事情。

一些明知的反驳

在 AR 创作者权利和业主权利之间,确实存在着有利于业主的法律意见。在 2017 年,Declan t.Conroy 发表了《增强现实中的财产权》一文,其中的部分结论是:

“尽管这项技术无疑可以改善我们的环境,并鼓励人们以全新的方式与世界联系,但这种技术对地点进行数字破坏或引发非法侵入行为,对不动产所有者构成合法化威胁。然而,在很大程度上由于这项技术与现实世界的密切联系,在特定地点建立产权制度最终将是一个简单而直接的实践。”

虽然这篇文章的观点主要是技术性的(而不是法律性的),但在特定地点建立一个产权制度将是一个极具挑战性和争议性的过程,在互联网上的其他形式的话语中,大量的当代非 AR 问题已证明了这一点。

提前解决问题

目前,AR 开发人员关注的是一些更直接的问题,比如跟踪、资产生产和发现新的空间用户交互。随着源源不断的 AR 内容持续吸引更多的人,我们可以预期,围绕 AR 的冲突和它所引起的关注将会增加。

AR 开发人员必须开始合作创建灵活的共享控制,以减少用户在使用时发生摩擦,并允许不同的用例,最重要的是:构建一个和谐的、负责任的空间共享。

【数字叙事 原作:Joe Boyle;编译:葡萄浆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