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和描述我们与技术关系的一种方式是神学。乍一看,这有点胡扯,因为世俗化已使得宗教逐渐失去了在社会中的影响力,并造成了神学和技术的两极——前者具有非理性和精神上的内涵,而后者与理性和科学原理相关。但事实是,神学始终都在促进我们对技术的哲学见解,并思考它应该在我们的生活中所处的位置。

像苹果、谷歌和 Facebook 这样的新技术的先驱们,都把注意力放在了技术方面。面对随之而来的精神的退化,法国哲学家雅克·埃吕尔(Jacques Ellul)指出,“神秘是人类生活的必需品”。他说:

技术什么都不崇拜,什么也不尊重。它有一个单一的角色:剥去外部的东西,把所有的东西都照亮,并且通过合理的使用把一切都转化为手段。

和海德格尔一样,埃吕尔认为,技术不仅太肤浅,而且无法引起神秘感,而这是人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剥夺了我们人类的这一特性。

最近,埃隆·马斯克声称,开发像人工智能这样的技术类似于“召唤恶魔”。当马斯克提出在火星上建立人类殖民地的提议时,他为技术开发提供了积极的形象。这不足为奇。根据他的说法,我们应该鼓励那些能够被控制的技术,并藉此丰富我们人类的深度。这与神学观点一致,即强调人类的神圣性。《古兰经》和《圣训》中都包括一些支持管控的证据。因此,如果技术的使用是为了确保人类更好地生存,就与神学并行不悖。

当商业、技术和金钱在我们的数字时代被视为偶像,深入反思神学概念和神秘感至关重要。

比如,经常会有关于性爱机器的可能性的讨论,这可能与人类的爱的深度有关,但性爱机器可能不会超越编入其中的东西。这些问题应该在技术如何暗示或损害一种神秘感以及我们如何看待它的角度来审视,这反过来又会影响我们与这些技术的相互作用。

神学语言是表达和理解我们如何在希望和厄运方面思考技术的重要资源。就神学而言人类拥有令人敬畏和可怕的特性,但在技术上可能也有类似的东西,比如承诺和危险。因此,我们为什么不将技术与神学联系起来呢?

我们应该回到一个大问题:人的核心是什么,以及一个数字化的未来在不进入科幻领域的情况下是怎样的。尽管我们的恐惧可能会掩盖我们对技术所带来的日常道德挑战的认识,但我们应该努力获得实用的见解,了解如何使用新技术并充分利用它们改变生活方式的潜力。

Facebook 最近因其数据隐私政策及其对公共领域、全球政治和民主的影响而受到抨击。此外,技术也被批评通过算法偏差加剧不平等。对此,没有快速的解决方案,尽管最常见的反应是开发一种新的技术来解决这些问题。

无论我们的宗教选择或灵性水平如何,在开发解决问题的技术时,我们应该深入思考我们应在多大程度上采取以技术为中心的态度。我们可以试着相信我们可以依靠人力和技术能力来解决我们的问题。但是——用硅谷的行话——我们需要问“我们应该这样做吗?”而不是仅仅说“我们能做到”。第一种说法属于神学领域,它有助于我们更深刻地思考我们的价值观。

这并不是说硅谷需要更多的宗教人士,它强调的是人类在发展技术的过程中需要借助神学思考来解决面临的问题。今天,为了阐明我们在一个复杂的数字世界中所重视的东西,我们首先需要了解我们该如何看待理性和灵性。人的神圣性意味着神学是人类生活的必需品。

【数字叙事 原作:Ayse Kok;编译:黎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