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与人本主义的“心境”

修辞以及善意而不是真实的证据可能是一些精英所喜欢的,他们认为“应该信任的是人,而不是冰冷的机器”。但是技术是去人性化的吗?

0

技术可以简单地定义为知识在任务中的应用。因此,所有的技术都是人类设计的产物。然而,仍然有一种普遍的想法,认为技术解决方案优于以人为本的解决方案,这是一种二分法,因为技术解决方案实际上与基于人的解决方案是一样的。人创造技术来解决问题。例如,某个人有史以来首次将两块石头撞在一起,点燃了一团火。这难道不是一种发现养活自己和他人的人本主义的方法吗?最终,像这样的工具和过程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它们变得如此普通,以致于我们不再认为它们是“技术”。换句话说,对我们来说,它们是理所当然的。

对科技的批评常常给人们一种感觉,即过去是简单的、美好的。问题是,过去那些所谓美好的日子其实并没有那么美好。创新的反对者错误地将新发明描述为危险的或反人类的,仅仅是因为它们在本质上不够“自然”或“传统”。考虑到这些负面含义,有人可能会问他们,如果所有的农业和其他工作都停留在过去的“自然”状态会怎样?我们会仍是猎手,聚集在一起,拼命寻找食物来填饱肚子。

一种决定论的观点认为,技术几乎有自己的想法,因此将在没有社会或政府阻力的情况下向前推进,这将忽视人类因素在推动历史前进中的重要性,或摒弃所谓的“以人为本”的解决方案。这些争论没有明确的界限,因为还存在许多其他类型的决定论。同样,当涉及到“人本主义”和“技术”的讨论时,也存在着同样的问题。根据这些术语各自偏爱的概念,定义可能会变得模糊,以适应特定的意识形态倾向。因此,为了从人本主义的技术批评开始,需要对这两个术语所指代的内容有一个明确的解释。

不管批评如何,技术解决方案都是以人为本的解决方案。我们制作工具来解决重要问题,改善我们和我们所爱的人的生活。还有什么比这更“人本主义”的呢?提升人类和改善人类命运的是,我们通过不断的试验,学会了如何更好地将知识应用到任务中。换句话说,我们通过创新而繁荣,由于我们的创新活动,我们发展了技术。这种不断应用知识的过程最终也会促进人类的繁荣昌盛。

虽然断言技术创新可以解决世界上所有的问题未免言过其实,但如果低估其他人类价值或制度对人类长期繁荣的重要性和高估易用性或效率,同样是错误的。

迈克菲(McAfee )2015 年在英国《金融时报》上发表的文章《谁是人本主义者?为什么他们如此讨厌科技?》中指出,对技术创新的一些“人本主义”批评只是提醒我们,所有人都是重要的,或者所有的技术过程都涉及我们应该意识到的权衡取舍。不用说,技术进步解决了人类今天面临的许多问题,例如减少饥饿和疾病。

还是另一种类型的人本观念已经被托马斯·索威尔(Thomas Sowell)提到。他在《圣化构想》(The Vision of the Anointed)一书中指出,修辞以及善意而不是真实的证据可能是一些精英所喜欢的,他们认为“应该信任的是人,而不是冰冷的机器”。长期以来,这种观点一直是技术批评的核心,而大多数技术创新都被认为“去人性化”,进一步增强了这种观点。

在《真实与唯一的天堂》(The True and Only Heaven)一书中,克里斯托弗·拉什(Christopher Lasch)批评了“进步的乐观主义”,认为它“否认了人类权力和自由的自然极限”。拉什认为,21 世纪的民粹主义应该从接受人类的局限性开始。

我们不应该把现代文明的物质利益看成既要被嘲笑的虚构,又要被讽刺为反人类的现实,而应该从人本主义的“心境”出发,即“面对生命的局限,坚持生命的美好”。在当今的数字时代,我们应该对我们所取得成就感到高兴——其实进步还不是那么大。

【数字叙事 原作:Ayse Kok;编译:黎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