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以未知的方式发展音乐呢?这更有意义。我不明白纸上书写和其他书写的区别。如果美存在,它就存在。我希望我能继续创作音符,这些音符会给他人带来美。我不难过。我不开心。我是艾米莉。你是大卫。生命和非生命存在。我们共存。我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这是艾米莉·豪威尔(Emily Howell)的自述。她是美国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的音乐教授大卫·科普(David Cope)在 20 世纪 90 年代创建的一个计算机程序,由一个允许音乐和语言交流的交互式界面和语义分析内核构成。通过鼓励和劝阻,科普训练她如何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创作音乐。

艾米莉主要根据玛格丽特·波登在《创造性思维:神话与机制》一书中概述的创造力类型来模拟音乐创作,源数据使用的是科普以往的音乐作品,其中部分是他之前用作曲程序“音乐智能实验”(Emmy)生成的。就是说,艾米莉的创作是按新的形式对科普以往作品所进行的重构。事实上,所有的艺术创新都是对传统的重构。

艾米莉·豪威尔发行了两张专辑。第一张专辑于 2009 年 2 月由 Centaur Records(CRC 3023)发行。这张专辑名为《From Darkness,Light》,包含《Opus 1》、《Opus 2》和《Opus 3》,使用室内管弦乐队和多架钢琴演奏。她的第二张专辑《Breathless》于 2012 年 12 月由 Centaur Records(CRC 3255)发行。

“这个项目产生了一些东西。我说是或否,它会在各个方面加权,以创作特定的版本。”科普说。“我教过这个程序我的音乐品味是什么,但它不属于我的任何音乐风格——这是艾米莉自己的风格。” 但科普也指出,艾米莉是人创造的,数据中的音乐也来自人,创作方式是对人类的模拟,因此她的作品仍然是人类的作品。

在《音乐创造力的计算机模型》一书中,科普对艾米莉·豪威尔的工作原理和他通过艾米丽就计算机的创造力所进行的探索作了描述。艾米莉融合了既往诸多模仿人类音乐创作的实验模型,具有学习、归纳、关联和推理能力。科普认为音乐创造力来自归纳、关联的过程——这样的计算过程实际上可以创造性地生成音乐。

艾米莉曾引起了一些专家的质疑,甚至被指责对人类想象力的亵渎,是胡闹。一些乐队还因此拒绝演奏她的作品。但也有不少音乐家和理论家对科普和他的艾米莉着迷。玛格丽特·波登说,无论你是受到引诱还是仅仅被激怒,科普的努力都是为了让你找到关于人类创造力问题的答案。道格拉斯·霍夫斯塔特将其视为艺术领域最重要的冒险之一。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AI 创作在音乐领域越来越有影响力,特别是生成对抗网络(GAN)的诞生使程序达到了新的高度,比如丹尼·卡尔松的 TidalCycles,Sevenism 的 NSynth,霍莉·赫恩登的 Spawn,Ash Koosha 的Yona……音乐家们正在跟他们的 AI 伙伴一起推动一场音乐创作的革新。这场革新以发掘计算机的潜能来增强音乐家的创造力,同时赋予工具以辅助创作者的角色。

作为先驱,艾米莉·豪威尔的最大价值不在她生成的作品上,而是由对人类创造力的模拟而来的对艺术创作理论的重构和通过有创造力的工具来拓展人类创意的可能性。

【数字叙事 维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