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媒体行业在 2019 年将如何发展?数字技术在新的一年将如何塑造娱乐媒体?数字媒体研究者 Peter Csathy 认为,科技驱动的媒体公司将利用所拥有的技术和数据优势,实现蓬勃发展,并日益主导娱乐界。“他们将利用人工智能及其语音助手、机器学习进一步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中,愈益深刻地影响我们的媒体和娱乐体验。”他说。

在美国等西方国家,Netflix、亚马逊和 Facebook 正越来越深地挖掘关于人们所有希望和梦想的数据,以最大限度地提高“点击率”,最大可能地减少“失误”。这使得工作室在许多方面将根本无法与之竞争。面对这一现实,对数据的追求呈现出新的紧迫性。此外,好莱坞的当权派和创意圈至今仍未深刻认识到,以经济有效的技术为驱动的新方法测试和衡量新角色、新故事和新参与的力量,以便更聪明、更有效地押下巨额的赌注。

与此同时,新技术驱动的媒体巨头希望通过 Alexa、Siri 等智能语音助手和机器学习等人工智能革命,增强它们在媒体 2.0 时代的主导地位。虚拟助理正日益主导我们的家庭对话,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会显著改善,并通过智能推荐为人们提供喜欢的内容。

另外,人工智能还在推动“智能创作”。作曲、画画、写诗、编剧……人类的创意好像没有什么是 AI 所不能的了,虽然目前它们在这些方面的表现仍像个孩子,但孩子终会成年。AI 在辅助甚至独立创意上的能力无疑会为娱乐和艺术及其媒体带来革命性影响。爱奇艺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龚宇说,人工智能“将在未来 10 至 15 年重塑娱乐业” 。

根据 Peter Csathy 等专家及一些观察机构的描述,在关于 2019 年娱乐媒体的水晶球中,还有一些事情值得关注:

1、随着苹果和迪斯尼等巨头投身订阅视频的行列,并加入对 Netflix 的围攻,在 OTT 视频领域,巨头之间的争斗将继续,并可能更为残酷。在这样的形势下,较小的“利基”玩家如果不能用自己独特的声音吸引“粉丝”,那么被他们的战略投资者边缘化甚至吞噬将是什么自然而然的事情。

2 、媒体技术驱动的并购将继续在所有领域占据主导地位。在视频方面,无论是传统媒体公司,还是资本不足、表现不佳的民营新媒体公司,都将在这个过于拥挤的 OTT 视频领域萎靡不振,成为合乎逻辑的并购目标。

3、音乐行业由流媒体驱动的转型仍在继续,流媒体收入也在加速增长,但以 Spotify 为首的纯音乐播放服务型公司的亏损却会继续增加,因为仅凭规模并不能取得财务上的成功。与此同时,像苹果、亚马逊和 YouTube 这样的“大盒子”将继续趾高气昂地前行,对传统的营销驱动型商业模式的苦难漠不关心。

4、AR 淘金热意味着相关可穿戴设备市场的持续增长。苹果、谷歌和 Facebook,以及其他技术驱动的媒体巨头和来自世界各地的财力雄厚的金融家,增加了他们在沉浸式技术上的投资,这将加快 AR 的主流应用。

5、5G 网络对于需要低延迟的媒体体验至关重要,包括 AR,VR 和电子竞技。5G 还可以加速人们在手机上的更高质量的视频消费,从而推动像 Netflix 这样的优质 OTT 视频的传播者越来越关注移动优先的内容体验。因此,5G 网络上线,将展示其早期对媒体和技术的承诺及可能性,并开始改变人们的媒体和娱乐体验以及支持它们的整个生态系统。

6、经常被忽视但可能改变游戏规则的现场娱乐和活动板块将越来越多地发现自己在多平台媒体 2.0 战略中,深化整体品牌参与和货币化的可能性。预计传统和新技术驱动的媒体公司将进行更多与“线下”相关的实验、谋划和并购。

7、#MeToo 运动将继续改变新旧媒体的面貌。而且,新媒体将在内容选择上增加投入,从而带给人们新的故事,并改变人们的媒体和娱乐体验。#MeToo 既可以清洁整个新媒体行业,也可以通过多样化的媒体和娱乐选择填补空缺。

8、假新闻、欺诈和侵犯隐私的行为将有增无减,增强市场对“品牌安全”的担忧。跨越科技驱动的媒体和娱乐生态系统的玩家需要大幅增加应对措施和相关公关的投资,不然就要冒消费者和整个广告市场丢失的风险。假新闻等这些看似不可阻挡的负面力量无疑将继续给依赖广告的开放平台带来下行压力。

9、区块链技术和以加密货币为基础的投资和试验,已经被过度炒作,且表现不佳,而这一状况将继续下去。然而,在媒体和娱乐世界里,它已经没有什么可炫耀的了。至少现在看起来是这样。

【数字叙事 毕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