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正飞奔在巴黎的街道上,时间是 1789 年,你刚赤手空拳杀了个人。问题是,你在乎刚掠过身边的涂鸦是不是符合史实吗?育碧在乎。

这个游戏巨头公司最大游戏系列的最新作品《刺客信条:大革命》,故事发生在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巴黎。开发者们不仅力求游戏的多人模式和主人公阿诺的故事模式能够火力全开,而且追求全城的景观、声音和活动都尽可能的接近事实。

有评论说,这部游戏是“迄今创造出的对这段动荡时期最精致的互动模拟”,而且正是它“对历史的痴迷使它能够让人耳目一新。”

20141025shuzixckxt04

在育碧公司,马克西姆·杜兰德的工作头衔是生产协调员,但实际上,自从 2010 年以来,他担任了刺客信条每一部作品的内部历史学家的职责。“在我们的游戏里,历史不仅仅是一个设定或像好莱坞背景那样的空房子”,他说,“它影响了我们如何看待这个游戏,敌人如何行动(人工智能如何工作),这些都是确保它和整个时代的理念紧密相连的因素。这是一个动力,使我们每个人都意识到我们正在重现的历史是什么。”

这部游戏的开发始于 4 年前。头一年半的重心在游戏的技术层面,制作团队知道他们要做法国大革命,知道故事将发生在巴黎,但是重要的是考虑如何使之能适应次时代的游戏主机以及测试多人模式的技术。技术上的参数都设定好之后,两年前他们开始了历史研究工作。杜兰德帮助协调了 12 到 15 个不同类型的总监:艺术总监、叙事总监、设计总监等,保证《大革命》彻底的专业性。

“这是个复杂的政治和历史设定,所以需要做的事就是尽可能多地阅读,这样才能学到不同的观点和视角。”杜兰德说,“如果你要看一个档案,你在使用它之前应该能够解释这个档案,你不能假定差不多就行了。比如巴士底狱,还没有相关记录说明为什么那时这些事件的解释都是一样的。你需要知道是谁写的,而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大量关于巴士底狱的信息都旨在使人们确信大革命是正确的,所有人都在反对君主制。”

游戏中,巴黎被分为 7 个不同的区域,它们就像迷你城市一样,每个都有自己独特的风味、建筑风格和人群。“这些都基于研究,我们有越多的时间做这个,就越能在设计的决定上做得更好。”杜兰德说,“其中一个细节是当时巴黎的涂鸦。大多数人不会注意到这些细节,当然这无所谓,但我们的目标就是创造出有说服力的东西,让你感觉你就是身在大革命时期的巴黎。而细节让这些成为现实。”

20141025shuzixckxt02

除了杜兰德,育碧还邀请了专业的历史学家。巴黎第一大学的 Jean Clement Martin 博士,成为他们的剧本顾问。同时,魁北克大学三河分校的历史学教授 Laurent Turcot 在 18 世纪巴黎的外貌、感觉和日常生活上给开发者们予以建议。Martin 博士带来了剧本上一些显著的变化,帮助平衡了这个故事。

“游戏中,阿诺并不是一个热情的革命支持者。大革命更像是他个人追求与奋斗的背景。”杜兰德说,“但 Martin 博士觉得我们关于大革命中保皇党的视角太多了。我们为了努力显得不那么亲近革命而这么做,却有点矫枉过正。Martin 博士使我们能够回过头来给予更多的中立视角。当涉及到历史时,我们使游戏发生在这些时代和事件中,但并不想持某一种特定的观点。相反的,我们让玩家们在这种环境中亲自与之互动。我们并不想向任何人强加某一种观点。”

对于城市的外貌和感觉,Turcot 教授不得不超越建筑档案。“档案也仅此而已,它们不会告诉你人们生活的感觉。”Turcot 说,“你得看画作、雕刻,并用这些告诉开发者们生活究竟是怎样的。”

Turco 提到了一个艺术家,叫 Nicolas-Jean-Baptiste Raguenet。“他并不十分出名,但从他的作品中,我们能找到一种感觉:城市是什么样的,人们在塞纳河畔做什么,他们怎么洗衣服,怎么利用河水,以及河水的颜色等等。”Turcot 说,“不存在纯净的河水,它流经整个城市,沾染了血和其它的东西。”

使 Turcot 印象深刻的还有游戏中历史整合的程度,比如关于杜伊勒里宫里的小红人的传说。“要创造杜伊勒里宫的花园,但很多房子都被毁了,一个在那个过程中被杀害的房主人诅咒说要永远在杜伊勒里宫里闹鬼。”Turcot 说,“这是一个巴黎的市井传说,很多人在游戏中都不知道这个。他们将巴黎的传说深深整合进游戏中,这实在很棒。”

20141025shuzixckxt03

用电子游戏来向学生和其他人介绍过去人们的生活方式,Turcot 看到了其中的潜力。“像《刺客信条》这样的游戏,它们激发了人们对不同的历史时代的兴趣。” Turcot 说,“我觉得这个很有用,而且我们在大学里也应该将这些整合进教学当中。我们与育碧进行了许多合作,重现了 18 世纪的巴黎。我希望创造能用在讲座和研究中的环境,让大学和高中的学生能更好地感受巴黎是什么样的。就像一个历史上的谷歌街景一样。”

尽管这是一个给玩家逃避现实、带来娱乐时间的电子游戏,杜兰德说保持历史上的精确性还是有很大的压力。“在娱乐和历史之间保持平衡,这很好。但人们已经开始关注这方面了。”他说。研究的周期似乎又开始了一个循环,最近有一个硕士生联系了杜兰德,他的硕士毕业论文是刺客信条是如何演绎历史的。

(编译:Ishma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