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世纪 50 年代,通用电气(GE)控制拟人机器系统(CAMS)项目工程师拉尔夫·莫舍(Ralph Mosher)提出了将机器人作为人类手臂的延伸,以一种能够实时精确模拟人类运动的方式来使用的想法。这个项目被称为 Hardiman,它构建了一个人机界面,让人类能够通过力的反馈来“感觉”,从而赋予人类超能力。

莫舍的项目是通用电气的一个突破,但不幸的是,Hardiman 外骨骼(它看起来很像 1986 年的电影《异形》中 Ripley 用来击退异形女王的负重升降机)从未超越原型阶段。它又大又笨重,在糟糕的测试之后,这个项目最终被搁置。

然而,随着多个开发人员和组织继续推进远程机器人技术,莫舍的遗产仍在发挥作用。其中一项特别的合作成果是开发人员声称的第一个触觉远程机器人系统,该系统允许用户从世界任何地方远程控制机器人手臂。通过使用 HaptX 触觉手套,用户还可以通过力反馈和亚毫米运动跟踪来感知机器人的感觉。

这个项目被称为 Avatar X 计划,是 Haptx 和 BioTacs SP 传感器之间合作的结果。Haptx 触觉手套可以让你在 VR-SynTouch 中抓取和握住物体,BioTacs SP 传感器可以检测交互的触觉数据,从而重新创造人类的触觉。

想象一下,你在家里,戴着一只 HaptX 触觉手套,通过一部 4G 手机与远在伦敦的机械手相连。通过你手上的触觉手套,你可以操纵机器人的运动,让它伸出手去拿起一个物理球并握住它;你甚至能感觉到物体的柔软,仿佛那就是你的手。这只是一个极其简单的用例,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一开创性系统的潜力。

“手套控制着机器人手。当手接触物体时,触觉传感器检测触觉信息,该触觉信息通过网络发回给用户。”HaptX 市场总监安德鲁·米特拉克(Andrew Mitrak)解释道。“通过 HaptX 手套,这些信息以触觉反馈的形式被重新创建。”

与 VR 一样,HaptX 远程机器人系统也有潜力允许专业人员在安全的环境中远程执行危险任务;由于远程机器人系统可以让你几乎零延迟地感知物体,这项技术可以完成需要人类本能或极其轻柔的触摸的任务,比如从倒塌的建筑物中救出被困的人,或协助紧迫的医疗行动。

HaptX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克·鲁宾(Jake Rubin)相信,这一革命性的系统可能对多个领域和行业产生潜在影响。“远程操作有潜力将人类的灵巧和智能与机器人的力量、速度和健壮性融合在一起,这对任何需要在危险环境中或远距离进行类人交互的任务都有巨大影响。”

HaptX 认为他们的远程机器人系统可以在很多方面发挥作用,比如电子竞技、VR 游戏,甚至社交环境。米特拉克解释说:“我认为电视机器人在社交场合会表现得很好。当你看到机器人的手在移动时,它是操作者的延伸。它是在实时模仿人的动作。”他补充说:“你可以和朋友握手或拥抱,感受那个人的存在。你可以在世界上任何地方做这件事,甚至在我们的世界之外。”

研究小组还在探索远程机器人感知疼痛的想法。这一想法背后的原因是为了保护机器人的力学性能,让用户知道他们可能会把设备的极限推得太远,并因而损坏机械装置;毕竟,设备是有价的。最大的障碍是弄清楚机器人如何感受疼痛,然后计算出疼痛如何转化并反馈给用户。这听起来很奇怪,但从商业角度看是有道理的。

HaptX 团队下一步的工作是集成 VR 头显与 360 立体视频捕捉系统,以支持远程视觉呈现,然后使用 5G 技术帮助改善远程操作的网络组件。

【数字叙事 黎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