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柏林艺术和科技节 Transmediale 和 CTM 以共鸣及其运行算法为主题,反思在数字文化中我们如何被激励和操纵。通过一系列活动,艺术家和创作者们探索了我们应如何利用数字方式来产生真实的共鸣,并进而构建一个更好的数字世界。

作家沙卡·麦格罗顿(Shaka McGlotten)与艺术家艾丽卡·斯库蒂(Erica Scourti)的表演性讲座《编织与打结的爱》(Knitting and Knotting Love)思考爱的表达和守护。我们的行为受情绪驱动,但我们的情绪是我们自己的吗。他们指出,点击诱饵、机器学习和在线社交正被用来收集我们的情感数据,并反过来激发和操纵我们的情绪,因此,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利用这些工具,来构建一个爱的守护系统?

作家 Jackie Wang 对时间很着迷。在 transmediale,她的演讲讨论了在线时间的武器化。社交媒体注重不断更新新闻源,以鼓励最高效的消费。时间在被压缩,让我们无法自拔,那么我们该如何对抗这种无情的节奏呢? Wang 建议将诗歌作为反对这些技术节奏的激进主义来源,呼唤用感性而非简洁的语言来激发变革的欲望。

在艺术家罗里·皮尔格林(Rory Pilgrim)名为《软件花园》(Software Garden)的表演中,卡罗尔·R·卡尔恩德(Carol R Kallend)坐在客厅里,通过 Skype 读诗。现场直播出奇地亲密。随着迪斯科灯光在她周围旋转,透过屏幕,她呈现了一个空间,一个提倡在自己舒适的家里无条件包容的人。通过屏幕,她可以和很多人交流。

卡尔恩德的表演在情感上是亲密的,但因延迟而显得支离破碎。当舞蹈演员们在人群中穿梭模仿彼此的动作时,她轻轻地和他们并列在一起。当他们在歌剧性的小夜曲中爱抚和拥抱时,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提醒人们身体接触的重要性。简单的面对面的手势和模仿成为一种非语言交流的形式;我们有多少次试图在身体上体现彼此?《软件花园》向我们展示了如何颠覆商业化平台,并利用它们来倡导和实现发自内心的共鸣。

在 CTM 上,多琳·范·梅尔(Dorine van Meel)的视频装置展示了用 CGI 技术制作的太阳缓缓升起穿过展厅,画外音讲述了一只凤凰来到地球上死去,却在自己的灰烬中重生的故事。这段视频通过母性和重生的主题,让观看者获得上天赋予的力量。“《凤凰的最后一首歌》提出,旧世界必须燃烧,新世界才能诞生。”

这两个节日都呼唤关爱,并提出了解构和重构技术社会的方式:意识到我们如何被操纵,并想法设法将技术进行软中断,同时通过一种集体性的建设来培育我们的未来。

【数字叙事 泽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