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FL 数字人文实验室主任弗雷德里克·卡普兰正在领导创建威尼斯时间机器(Time Machine),以便人们能以最先进的数字方式了解和体验这个城市的历史、文化。“我们迫切需要把我们的档案带入数字时代。我们不能与过去失去联系。”他说。

卡普兰的团队采用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来分析威尼斯 1000 年的历史、贸易路线和艺术,以及对欧洲其他地区的历史和文化的影响。为了将数以百万计的手稿数字化,这个多学科的研究团队创造了半自动扫描仪、自动翻页机,甚至还有一个自动手写识别系统来记录注释。这些数据最终将在一个名为 Canvas 的引擎中进行搜索,授权用户将能够编辑扫描错误,从而提高信息的准确性。

威尼斯时间机器是欧洲时间机器项目的组成部分之一。欧洲时间机器项目是迄今为止使用过去大数据进行的最雄心勃勃,影响深远的项目,旨在通过国际合作,创建一个跨越数千年的欧洲历史模拟器,从而为人们提供体验欧洲历史和文化的新方式。它最终将作为开放获取的生活资源,帮助从学术界到工业界的所有人,激发未来一代人文学者的兴趣,推动科学和技术的极限,并让公众探索自己的过去。

除了威尼斯,阿姆斯特丹、纽伦堡、巴黎、耶路撒冷、布达佩斯和那不勒斯也已经开始了他们的数字化计划,以开发他们自己的时间机器。

阿姆斯特丹的时间机器项目由阿姆斯特丹大学文化遗产和数字文化教授朱莉娅·诺德格拉夫(Julia Noordegraaf)领导。她说:“遗产是我们的‘文化 DNA’:实物(艺术品、纪念碑)和非物质形式的遗产(价值观、观念)是地方、国家或跨国身份的基本组成部分,对于个人和社会为不确定的未来做好准备是不可或缺的。”

欧洲的时间机器采用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以便从复杂的历史数据集中理解大量信息。它的目标是将碎片数据——从中​​世纪手稿和历史对象到智能手机和卫星图像的内容——转换为可用于工业的知识,其大规模计算和数字化基础设施将映射欧洲的整个社会、文化和地理演变。

“时间机器很可能成为有史以来最先进的人工智能系统之一,以更广泛的地理和时间范围的数据为基础进行训练。”卡普兰说。

【数字叙事 毕昂 图片来源:Time Mach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