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描述《叛逃者》(Defector)的最好方式,是把它比作赤裸身体的运动。你可以做一些很酷的事情,比如射击,跳伞,炸毁秘密的地下基地……开发者让你觉得自己像一个拯救世界的间谍,可却忘记了创造一个值得拯救的世界。

在《叛逃者》的一开始,你将选择扮演男性或女性,并挑选你双手的肤色,以设身处地地进入角色。故事以一系列倒叙的形式展开,你在其中会重温五个关键任务,这些任务将导致美国自由女神像附近的自由岛上发生的许多事件。每个任务大约 45 分钟到一个小时,有一个关键的分支点,它使情节分叉,并给出两种不同的结局。你如何解决每一个任务将有助于整体叙事。

从开始到结束需要 4 到 5 个小时,当然随后你可能会再花费一两个小时选择不同的路径。从主菜单中选择“Quickplay”的好处是,它允许你直接跳转到分支点,从而跳过始终相同的序言部分。

《叛逃者》的主要问题是,除了非常松散的性格动机之外,它在建立五个层次之间的结缔组织方面做得很差。开场任务有一个很酷的揭秘时刻,当你试图逃离一架冲向地面的燃烧的飞机时,一个敌人最终变成了你伪装的伙伴,伴随着一些高风险的时刻,但这种时刻再也不会出现了。在关卡高潮时,我只用突击步枪就击落了十多架战斗机,就像任何动作电影明星都会做的那样。

每一关都会有一些新的角色,但你和任何角色在一起的时间都不会超过几分钟,所以没有任何机会可以让你关心 X 先生(这是坏人的真实名字)是一个双重间谍。

看起来就像 Twisted Pixel 从一部千篇一律的间谍电影中挑选出一些高潮时刻,并将其余部分剪掉,只留下了叙事设计师可能认为能够制作出一款优秀游戏的那些基本没有灵感的热点。说实话,这让我想起了 2016 年初的 VR 游戏设计,而不是 2019 年年中独家推出的 Oculus 所提供的可能性。

不过我还是很喜欢玩《叛逃者》的。它有大量的小的互动时刻,带来了真正的 VR 体验。从飞机上跳下来感觉棒极了,戴上面具来模仿敌人很让人身临其境,而用一个具有震动动力的超级手套击打坏人则是相当有趣的,邦德应该会很喜欢。

分支时刻提供了很强的可重玩性,实际上是戏剧的不同的场景。甚至还有一些作弊代码,你可以解锁来完成支线目标,为游戏添加一些不常见的细微差别。我记得在《神秘海域 2》中,我解开了一些搞笑的骗局,比如关闭重力,让内森·德雷克变胖,甚至改变角色模型。《叛逃者》中的一些作弊行为包括将着色器切换为类似于虚拟男孩的红色色调,可使所有视觉效果像素化,还有一种叫做“Hot Potato”的工具,它能迫使你在枪爆炸前迅速重新加载武器。

显然 Twisted Pixel 在制作《叛逃者》时很有想法,这里有一些非常好的片段,通常要求你把枪放在一边,转而使用你的大脑。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名字和档案,你可以从中找到很多背景信息(比如保安对流行音乐的痴迷),这些信息可以在谈话时隐式地使用。在分支对话树中导航是非常有意思的,即使它本可以更具有沉浸感。

我不喜欢在评论中做过多的比较,但在《叛逃者》中,很难不做比较。几周前 PSVR 独家发布了《Blood&Truth》,尽管它甚至没有完整、平稳的运动,只运行于劣质硬件上,但它却更深入,拥有更具细节的故事,带来了更强大的体验,因而也更具吸引力。它缺乏《叛逃者》所具有的任务可重玩性,但在其他方面都非常出色。

《叛逃者》是一个有趣的游戏,提供了许多令人激动的极具刺激性的时刻,成功地让你在 VR 中演出你的邦德、伯恩。当然还有很多别的东西,因为它是一个亮点卷轴。(编译自 uploadvr)

【数字叙事 原作:DAVID JAGNEAUX;编译:小即】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