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在刚发布的博客中,称其正在开发的 AR 眼镜具有时尚的终极形态因素,并正在研究将脑部扫描作为 AR 眼镜的输入设备。

《商业内幕》此前的一份报道援引一位消息人士的话说,Facebook 的 AR 眼镜“很像传统眼镜”,而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当然,人们的猜测跟 Facebook 的开发理念有关,而 Facebook 的开发理念毋庸置疑会随着技术突破的可能性而调整。

输入是消费者 AR 眼镜的一个主要挑战。传统的控制器,比如那些与许多 VR、AR 设备一起使用的控制器,并不适用于你戴着在在街上走动的眼镜。虽然语音识别现在已经是一项成熟的技术,但人们往往不愿意在陌生人面前大声发出私人命令。而大脑计算机接口(BCI)不存在这类问题,它可以让用户通过思考来控制他们的眼镜,甚至输入单词和句子。

“从现在起的十年里,直接从我们的大脑中输入的能力可能会被认为是一种既定的能力。”博文写道。“不久前,这听起来像科幻小说。现在,它似乎触手可及。”

如今,几乎所有高质量的 BCI 选择都是侵入性的,这意味着要将电极放在大脑中,这需要手术植入。埃隆·马斯克的初创企业 Neuralink 计划使用机器人将微小的“线”插入大脑,但这对大众市场产品来说显然不切实际。

Facebook 的 BCI 项目由 Mark Chevillet 负责。他拥有神经科学博士学位,曾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神经科学系教授和项目经理。在那里,他致力过一个项目,为不能说话的人制造一种通讯设备。

在弄清楚如何非侵入性地阅读思想之前,Chevillet 首先需要弄清楚这是否可能。他联系了他的同事、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神经外科医生 Edward Chang。为了证明这个概念是可能的,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研究人员使用了侵入性皮质电图(简称 ECoG),能够在检测受试者正在思考的话语时达到 76%的准确率。

之前的研究项目已经通过离线处理实现了这一点,但是这个结果是实时实现的。该系统目前只能检测到有限的单词和短语词汇,但研究人员正在努力改进这一点。

为了在不植入大脑的情况下达到类似的效果,需要新技术和突破。Facebook 已经与华盛顿大学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合作研究近红外光成像。

如果你曾经对着你的手指闪过红灯,你会注意到光线的穿越。研究人员正利用这一概念来感知“大脑中氧气水平的变化”,这是由神经元在活动时消耗氧气引起的——这是对大脑活动的一种间接测量。

这类似于 Mary Lou Jepsen 的初创公司 Openwater 所使用的技术。2015 年,Jepsen 在 Facebook 担任 Oculus 执行官,研究 AR 和 VR 技术。虽然 Openwater 的目标是取代 MRI 和 CT 扫描仪,但 Facebook 明确表示,它对开发医疗设备没有兴趣。

目前的原型机被描述为“笨重、缓慢、不可靠”,但 Facebook 希望,如果有一天它能识别出哪怕是“home”、“select”和“delete”这样的几个短语,再加上眼球追踪等其他技术,就能成为未来 AR 眼镜引人注目的输入解决方案。

血液氧合的近红外成像也许还不够,因此 Facebook 正在研究血管甚至神经元的直接成像。博文说:“由于智能手机和激光雷达光学技术的商业化,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创造小型、方便的 BCI 设备,让我们能够测量更接近我们目前用植入电极记录的神经信号,甚至有一天可以解码无声的语音。”还说:“这可能需要十年时间,但我们认为我们可以缩小差距。”

当然,Facebook 从字面上解读人的大脑的想法可能会让引起重大的隐私问题。这些数据可以被用于前所未有的精准度的定向广告,或者更邪恶的目的。

“我们已经学到了很多,”Chevillet 说。“例如,在项目的早期,我们要求我们的合作者与我们分享一些癫痫患者的识别电极记录,这样我们就可以验证他们的软件是如何工作的。虽然这在研究界限很常见,现在一些期刊也要求这样做,但作为额外的保护措施,我们不再将电极数据传送给我们。”

Chevillet 接着说:“我们无法独自预测或解决与这项技术相关的所有伦理问题。我们所能做的是,当技术进步到人们所不知道的程度时,我们要识别出来,并确保信息被反馈给社区。神经伦理设计是我们项目的关键支柱之一——我们希望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是透明的,这样人们就可以告诉我们他们对这项技术的担忧。” (编译自 uploadvr)

【数字叙事 黎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