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姆·巴洛(Sam Barlow)的《说谎》(Telling Lies)终于到来。这是他在《她的故事》(Her Story)之后推出的又一部互动叙事作品。2015 年的《她的故事》因新颖的互动叙事方式而赢得了诸多奖项,该作借鉴电影的剪辑手法,将一个长度 94 分钟、真人出演的视频切割为 200 多个片断,让玩家通过搜索关键词来拼贴出多重的罪案故事。在沉寂数年之后,他将这种互动视频形式提升到了另一个层次——探索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真正了解我们所爱的人。

巴洛曾说,《说谎》的大部分角色都在说谎。这让我想到卡夫卡对他的一个情人说过的话:“说真话是困难的,因为真话虽然只有一种,但它是活的,因此有着活生生的变幻不定的脸。”还有卡尔维诺说的:“没有一种语言是不说谎的。”在《说谎》中,我们将很快发现主角是一名卧底,很善于勾画语言的“变幻不定的脸”。

《说谎》始于一个女人,她坐在一台笔记本电脑前,在视频中寻找线索。电脑里安装了秘密获得的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数据库,里面有许许多多的视频。这和《她的故事》很相似,所不同的是在这里你扮演的是一个女人。

这些视频来自智能手机视频监控,涵盖了四个人两年的亲密生活,他们因一起事件而联系在一起。你可以通过键入关键词来探索数据库,然后要做的是观看被搜索出来的视频片段,并将它们拼接成故事。

故事在线性上是一些谜,而你面对的是一些非线性的片段,基于你搜索的关键词。你可以通过搜索产生的额外的启示和新的关键词来调整叙事的节奏和方向。角色的名字等关键词会以一种分支叙述的方式带来更多的视频。你观察所有的树枝,它们会引出更多的树枝。在某一时刻,你似乎找到了相对正确的路径,这将带你得到一个启示,或者进入更合乎情理的结局。

视频场景包括演员洛根·马歇尔-格林(《普罗米修斯》)、亚历山德拉·席普(《X 战警:天启》)、克里·比什(《罗曼诺夫》)和安吉拉·萨拉菲安(《西部世界》)扮演的角色。萨拉菲安饰演的是一个性感的“凸轮女孩”,她有一次说:“你喜欢你的哥特女人吗?”马歇尔-格林扮演的角色则较为复杂,很难搞清他的想法,因为连他自己也相信他的伪装。你会遇到一些神奇的时刻,比如席普在黑暗中唱歌,比什用一种代码木偶对她的配偶说话。

该作有 96 个谎言要破译。在这些视频中,你会发现人们如何说谎,一个谎言如何引出另一个谎言,说谎者如何被自己的谎言欺骗。当你发现这一点,你也就看到了背叛的深度,并进而思考语言本身的虚构性。

在电影中,谁是主角是确定性的,但在互动叙事作品中就不一样了——每个人都是自己故事的主角。《隐形时间》的玩家应该对此有更深的体会。《说谎》中有多达 30 个角色,其中一个叫克里斯的人在一个场景中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但是他在别的地方几乎不为人知。很多时候,你只能得到特定角色的一小部分戏,这会让人怀疑自己错过了有关他的其他视频。当你搜索一个新关键词,你经常可以发现新的对话,这将促进你在这个迷宫中不断地探寻。

每一个线性的故事都意味着一种角度,一种认知,一种阐释。而《说谎》作为一个互动故事世界,提供了多种角度,多重需要你去发掘的可能性的阐释,这需要你的知识、头脑和叙事能力的参与。这也是互动叙事引人入胜的地方——不断寻找,不断发现,从而构建多重的故事。

加宁希望巴洛能在《说谎》中带来更理想的“能指游戏”,但他知道,即使在数字媒介的互动叙事中能指游戏也永远只是理想。他的期望实际上是对巴洛自《她的故事》开始的在文本可能性上所作探索的称赞,这种探索在我看来即是用一种电影和游戏相结合的形式来创建充满可能性的故事网络。

《说谎》用数据库构建了一个有趣的充满谎言的故事世界,并让我们通过搜索来讲述可能性的故事。虽然它的界面在设计上有些笨拙,但这一创意仍然值得赞美——通过搜索来发现(发现即是叙述)谎言的网络,这也是对我们的世界的隐喻。

【数字叙事 戈里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