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能有创造力吗?它们能让人类更有创造力吗?

创造力在我们对人和机器的自我反省中占有特殊的地位。有些人认为创造力是最后的边界,是人类相对于人工智能机器保持优势的最后一个领域。另一些人则认为,人工智能已经变得和我们一样有创造力,甚至可能更有创造力。

Adobe 在旧金山举办的 2019 年“不可能” (The Impossible) 艺术节,提供了一种在人机交互背景下对艺术和创造力的深入探索。

艺术向来提供探索可能性的最强大的方式。不可能艺术节围绕六个互动艺术装置,挑战我们对技术、我们自己和人机交互的认知。

在加比·巴西亚·科伦坡(Gabe Barcia-Colombo)的《收藏家》(Collectors)中,两个人形化身像博物馆里的艺术品一样挂在墙上。当你看着他们的时候,他们会用批判的眼光打量你,看你是否足够有趣,让他们愿意掏出智能手机,给你拍张照片,然后发布到社交媒体上——就像我们在博物馆里做的那样。在做出判断之前,他们的 AI 会权衡许多审美标准。这种角色转换令人不安,特别是当他们对你失去兴趣,没有拍照就转身离开时。

卡米拉·马格朗(Camila Magrane)创造了 Osma,一个生活完全依赖社交媒体的 AI。Osma 在 Instagram 上发布人工生成的自拍照。在现实生活中,Osma 的身体是一个玻璃容器,根据她在网上收到的积极反馈来接收光和水。一个被误解的艺术家常常希望她的作品能获得死后的认可。对 Osma 来说,缺乏即时的赞赏意味着毁灭。这是一种强有力的方式,让我们反省对社交媒体日益增长的过度依赖。与此同时,它引发了一种对 AI 的同理心,甚至是责任感。

斯特凡诺·科拉扎(Stefano Corazza)是不可能艺术节的创始人和创意总监,也是 Adobe 增强现实(AR)部门的负责人,他让你有机会在《银翼杀手》(Blade runer)式的环境中与 IV 代 android 进行对话。AR 的现实性与机器人思考的后人类视角相结合,形成了一种令人不安且异常深刻的体验。

您可以在 Adobe 的博客上阅读更多关于 art 安装的信息。

艺术家露西·麦克雷(Lucy McRae)和卡米拉·马格伦(Camila Magrane)、南新罕布什尔大学的杰西·达米亚尼(Jesse Damiani)和 Adobe 的首席技术官阿贝·帕拉尼斯(Abhay Parasnis)进行了一场小组讨论,提供了丰富的见解。

阿贝·帕拉尼斯认为,像增强现实这样的新技术已经把我们带到了人类表达和创造力的一个转折点,并可能最终扭转我们花越来越多时间盯着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笔记本电脑屏幕的趋势。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可以给我们“最终摆脱玻璃的体验”。

帕拉尼斯指出,数字的未来是模拟的,新的数字技术将帮助我们重新体验物理世界,让我们更贴近现实,更了解我们的环境。

卡米拉·马格伦补充说,随着艺术拥抱新技术,“我们正在回到文艺复兴时期”,走向不那么专业化、不拘一格的教育,这种教育重视不同专业领域的交叉。

此外,随着创新降低了这些技术的成本,它将使艺术技术工具大众化,使数以百万计的潜在艺术家能够使用它们——这是 Adobe 的使命,其商业模式建立在此之上。一个有说服力的例子是由 Corazza 牵头设计的 Adobe 的 Project Aero,它允许设计师利用 AR 来创造新的沉浸式体验。

也许艺术比科学更能帮助我们窥见未来,塑造未来。“我们如何创造艺术作品来预测这些技术的发展方向?”露西·麦克雷问道。

科幻作家对未来的预测要比建造未来的科学家更具洞察力。如果艺术现在被人工智能驱动的技术所提升,它会成为一个更强大的预测指标吗?它会影响我们决定采用这些技术的方向吗?

【数字叙事 原作:Marco Annunziata;编译:Lighting】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