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AR 带着一场基于移动 AR 的艺术作品展览于 10 月 25 日回到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第三次占居了 Estée 和 Joseph Lauder 画廊。在这里,使用 MoMAR 应用程序,用户可以通过智能手机在增强现实中观赏艺术作品。它利用 AR 将数字艺术叠加到实体艺术品和框架上,通过可变的艺术对象使艺术品成为有形活动的产物。

互联网催生了艺术媒介、展览形式和诠释方式的动态化。MoMAR 旨在为这些动态化方法提供一个平台,因此重新思考了艺术策展的机制。自 2018 年春季启动以来,这一非营利性的艺术项目一直在世界各地博物馆和画廊展览他们的 AR 动态艺术。每位艺术家都为这次展览创作了新的作品。他们所提供的不仅仅是实体扩展,不是关于个人艺术作品的所有权或位置,而是关于体验的多元性和多样性。

由纽约艺术家 Erin Ko 创作的 AR 拼贴画《La Barrera》致力于解决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信噪比问题。该作传达了这样一种理念:当世界在燃烧、融化、分崩离析时,博物馆参观者却在欣赏艺术。但这仅仅是一种奢侈,一种故意的分心,还是对当下的一种真正的欣赏?Ko 是纽约的一位混合媒体艺术家,在电子游戏和新媒体领域工作了 20 年。她的体验性艺术以中介的现实性、集体意识和层次性体验为主要内容。她将传统的艺术创作方法与新媒体工具相结合,来解决我们与科技之间复杂的爱恨关系。

德国艺术家曼努埃尔·罗斯纳(Manuel Rosner)创作的空间作品《暗礁》(Reef)创造了一种由其自身动力构成的进化空间结构。与白色立方体的中性建筑相比,它是一个色彩丰富的混合体,它的美学效果不是来自于艺术的表达形式,而是来自于使用颜色编码传递信息的软件。罗斯纳创造了融合玩乐、清醒和抽象美学的空间,通常,但不一定,它们与现实相交。他的作品曾在国际机构和画廊展出。2012 年创立 Float 画廊之后,他为 NRW-Forum Düsseldorf 设计了一个数字扩展建筑,为苏黎世的 Roehrs & Boetsch 画廊设计了一个虚拟建筑。

日本艺术家二人组 Exonemo 的作品《笔画》(Strokes)也以抽象的方式质疑了展览空间。每当乐曲开始播放时,你即可用手机在墙上或其他地方随机敲击,而转瞬即逝的画面将在博物馆和你的脑海中呈现。Exonemo 由 SEMBO Kensuke 和 AKAIWA Yae 于 1996 年创立,他们的实验项目通常是对我们生活中数字和模拟环境的很幽默的创新性探索,其作品《公路电影》(The Road Movie)在 2006 年 Ars Electronica 电子大奖中获得了网络视觉类金奖。

《增强自拍》(Augmented Selfie)解决了部分自由主义、部分自恋的虚拟自我的表现特征。艺术家 Akihiko Taniguchi 的化身以第一人称视角出现在增强现实中,一只手拿着 iPhone。点击屏幕在 AR 空间拍照,照片会自动保存到你的智能手机上。Taniguchi 的化身模仿玩家的动作。“这是一张增强的自拍,各种各样的东西在虚拟空间和真实空间中交互,它们在这里相遇和聚集。“他说。在这里,艺术是在同参观者的对话中发生的。Tanoguchi 在多摩艺术大学和武藏野艺术大学任教,作品包括使用自建设备和软件创作的装置、表演和视频。

MoMAR 的新闻稿指出,虽然艺术似乎是自由和个性化的终极场所,但艺术馆往往类似于神圣的祈祷空间,在那里,人们的观点和行为只向着一个方向,而 MoMAR 与起源于 20 世纪 60 年代的“游戏艺术”的艺术运动相联系,通过可变的艺术对象使艺术品本身成为有形活动——集体活动和价值创造过程的产物。

【数字叙事 泽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