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2 年,阿道司·赫胥黎的反乌托邦小说《美丽新世界》向读者介绍了一种“感官电影”,这种电影体验为原本已经令人陶醉的视觉和听觉电影王国增添了触感。随着我们越来越走近赫胥黎的幻想,自他开始的问题也越来越引人思考,即 VR 等沉浸式媒体如何影响用户,以及可能给用户带来的改变。

加拿大艺术家弗雷娅·比约格·奥拉夫森(Freya Björg Olafson)在关于《MÆMotion Aftereffect》的一次对话中对此提出了自己的看法。《MÆMotion Aftereffect》是 PTE LEAP 系列中的一个节目,该系列专门展示小型的 VR 实验作品。

“我认为我在拥抱它诱人的特质,它好玩的特质,它在我们对自己和世界的日常理解之外的探索潜力。”她说。

奥拉夫森的专长是舞蹈,但不限于此,还擅长电影、视频和音频制作。《MÆMotion Aftereffect》花了她两年多的时间,开始于她在旧金山的 Counter Pulse 的实习。Counter Pulse 是一个创造“实验性和跨学科的舞蹈和表演”的空间;在这里,她做了六场演出,都是 25 分钟的版本。在之后的两年里,她以助理教授的身份加入了多伦多约克大学的舞蹈系,开始尝试将演出延长到一小时。

《MÆMotion Aftereffect》是一场动作捕捉舞蹈表演。该表演通过 VR 将舞蹈与电影、视频和音频结合在一起,反映了奥拉夫森对 VR 体验的痴迷。

在奥拉夫森看来,VR 所带来的 360 度视角和沉浸感会让人感到兴奋和愉悦,但也会让人感到困惑和不稳定,因为你知道站在地板上,同时也置身在一个虚拟的环境中。“视觉的力量凌驾于我们的其他感官之上。”她说,“所以我很想知道它对我们的身体有什么影响?它对我们的思维方式有什么影响?”

由于 VR 是一种非常具有沉浸感和操纵性的工具,可能会给人带来消极影响,为此,欧盟聘请了两位哲学家,为开发 VR 内容的人制定了一套道德准则。奥拉夫森的节目探讨了 VR 内容中一些色情和暴力问题对用户造成的不良影响。

“这里面有很多美,但它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它可以改变你对物质世界的体验。”她说。

【数字叙事 净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