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自我参照和“奇怪的循环”,由独立的无意义元素组成的系统可以获得意义和智慧。这是《哥德尔、埃舍尔、巴赫》的中心主题,这本书经常被称为“人工智能圣经”。

道格拉斯·霍夫斯塔特在数学、音乐、艺术和计算机科学等领域发现了递归系统的不同版本。为了阐述他的主题,他参照刘易斯·卡罗尔,通过虚构人物之间的幻想对话,带领读者深入了解数论、古典音乐和人工智能技术,并透过人工智能来审视符号、思维、描述和模式。

《哥德尔、埃舍尔、巴赫》“设法把哥德尔、艾舍尔、巴赫这三块稀世之宝嵌为一体,集异璧之大成”。书中有很多句子值得摘录,比如:

智能紧密地依赖于为复杂的对象——如棋盘、电视屏幕、书页或画面——构造高层描述的能力。

事情是从将推理的思维过程加以机械化这一努力开始的。

情报的固有属性是,它可以跳出正在执行的任务,并调查其完成的工作;它一直在寻找并且经常发现模式。

不论是哪一种副本,都保持有原主题的所有信息,也就是说,从任何一个副本中都可以完全恢复原主题。

当时机成熟时,那些东西在不同的地方出现,就像早春时的紫罗兰。

《哥德尔、埃舍尔、巴赫》使霍夫施塔特先后获得了普利策奖和国家图书奖,激励了很多学生投身计算机和人工智能方面的学习和研究。不过他本人感兴趣的是智能透视的描述和模式,而不是人工智能本身。他后来曾在某门课程中,以怀疑的眼光审视了众多广受赞誉的人工智能项目和整体的发展。

【数字叙事 Ligh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