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图书馆馆长罗伯特·达恩顿设想在数字时代实现 18 世纪人们想象的“文人共和国”:一个没有警察、没有边界、没有不平等的国度,只有那些由天赋决定的因素。作者创造理念,读者来评判。凭借印刷文字的强大力量,这些评论得以广为传播,最强有力的观点成为赢家。他在《阅读的未来》中写道:“我们必须数字化。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民主化,必须开放文化遗产的获取通道。如何实现?重设游戏规则,将个人利益置于公共利益之后,从过去的文人共和国那里汲取力量,创建数字文人共和国。”

达恩顿骨子里热爱纸质书,曾说:“无论技术多么先进,我也无法想象旧书的电子图片能够比得上触摸原书带来的兴奋。”但他知道数字化有益于托马斯·杰斐逊所说的“光明的传播”。他曾领导实施“古腾堡电子图书计划”,但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如何创建数字文人共和国?他翻阅了哈佛大学图书馆馆藏的散发着中世纪油墨书香的历史书架上的一本又一本书,至今没有找到答案。“对旧式图书的偏爱也许模糊了我对未来的构想。”他说。

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