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恩斯曾在《统一理论》中称那些努力使自己不受流行文化影响的人是一些无用经济学家的粉丝,最近他将“经济学家”改成了“算法”,因为计算机处理数据和进行自动推理的算法有可能成为掌控一切的角色。它是计算机世界的秘密武器,在后台悄无声息地运行着。当你在亚马逊网站查找 Christopher Steiner 的《自动化:算法是如何统治世界的》时,亚马逊会在网页底部告诉你买 Steiner 这本书的人通常也会买另外两本书:Nate Silver 的《信号与噪声》和 Nassim Nicholas Taleb 的《防碎》。

推荐书籍只是“算法”中的“小菜”,最强大的算法当属搜索引擎的网页排名。如果你的网站没有出现在搜索结果的首页,那几乎可被视为“乌有”,于是玩弄网页排名的网站与谷歌之间展开了“军备竞赛”;谷歌会时不时的调整其算法并删除一些很讨厌的搜索结果,那时你可能发现原本算得上成功的网上业务突然急剧萎缩,甚至完全消失。

社会学家 Steven Lukes 曾说权力体现在三个方面:有能力阻止人们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有能力强迫人们去做他们不想做的事情;左右人们的思维方式。最后一种正是大众传媒的威力所在,这也是为什么 Leveson 强调质疑的重要性。从某个角度看,算法也具有这样的权力。因此有人说:“现在,摆在每个公民的面前只有两条路:编程或接受编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