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叙事超越电子游戏的概念,试图在既有的人机交互的基础上开辟出更加引人入胜的娱乐体验。一代游戏宗师 Chris Crawford 改弦易辙,从事互动叙事研究 20 年。在《游戏大师 Chris Crawford 谈互动叙事》一书中,他提出了“我们为什么要投身互动叙事领域”的问题,并给出了三个理由:一、交互是作为媒体的计算机获得竞争优势的基础;二、交互具有颠覆性意义;三、它具有强大的影响力。

理由一:竞争优势的基础

让竞争发生在对自己有利的形势当中,是竞争的最高原则之一。Chris Crawford 认为,计算机作为一种可以实现艺术表达的媒体,使用这个媒体的艺术家必须理解其竞争优势的基础正是交互性。

“虽然我们能够利用计算机来进行艺术创作,但计算机本身从来都不是呈现作品的最佳载体——如果我们希望达到最佳的表达效果,其他媒体形式往往比计算机更适用。”他说。“然而说起交互性,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没有哪个媒体能够像计算机这样提供货真价实的交互性——电影做不到,CD、DVD 做不到,图书也做不到。说起提供交互性,计算机乃是独此一家,其作为媒体的基本竞争优势就在于此。”

理由二:交互具有颠覆性意义

2500 年前,文学曾经是热门的新兴领域;500 年前,出版曾经是充满了机遇的新兴产业;100 年前,电影还是个相当年轻的行业;20 世纪 30 年代,广播才起步;20 世纪 50 年代,电视红极一时。20 世纪 80 年代电脑游戏领域迈出第一步的时候我就站在一线,拥有了充满乐趣的经历;如今,电脑游戏也不过是所谓“主流媒体(Big Media)”之一了。Chris Crawford 认为,互动叙事是当下最激动人心、最有发展潜力的领域,适合所有创意人才参与发展。

如果有更具发展潜力的行当,谁还会跑去加入像电影、音乐或者文学这样的传统老行业?“互动叙事是全新的领域,以至于还没有人完全弄清楚它的概念和原理。对于具有冒险精神的人来说,这是最好的入行契机——在一种新兴媒体刚起步时就加入进来,这样的机会可不多见。”他说。

理由三:交互具有强大的影响力

如果你是那种志在通过作品影响大众的艺术家,希望通过作品传达给他人的观念能够直击内心深处,震撼人的心灵,让人忘乎所以地沉醉其中,Chris Crawford 认为,互动叙事能满足你的诉求。

他指出,富于表达的展示性艺术总是会与观众保持一定的距离,观众可以欣赏画作、观看电影、阅读文学作品,或者聆听音乐,但也就止步于此。“要进一步深入‘接触’作品,”他说,“就必须在心智上实现进一步的介入。交互性可以把观众直接拉进作品当中,他们不仅在欣赏作品,还能参与作品本身的实现。这种更深层次的介入放大了整个体验的影响力。”

干嘛不直接利用计算机来强化传统的故事叙述方式呢?

这是 Chris Crawford 在书中提出并回答的一个附带的问题。也是对上述问题回答的一个补充。

很久以来,人们一直在利用计算机来增强故事叙述的效果。没有计算机技术的帮助,电影《侏罗纪公园》就很难拍出来。这种通过计算机以传统方式讲述故事的手法还塑造了一个专门的领域—数字化故事叙述。

Chris Crawford 指出,计算机的应用固然是让传统叙事的实现变得更快捷且成本更低,但是这只会取悦投资方和刚入行的故事叙述者——他们只把计算机当作辅助传统媒体的工具,而不是当作具备全新表达方式的媒体。“要想发挥计算机的优势,获得强大的艺术影响力,必须诉诸交互性。“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