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亚的软件工程师丹尼尔·欧迪斯通过戴在做梦者头上的 Zeo 头带(脑电波读取设备)和连接头带的一台服务器让人在睡梦中互动,这一被称为“梦境内交流”的实验给伦理学造成了不小的惶惑。我们习常的观念是:一个梦境的敞开和影响一般发生在这个梦结束之后,对一个梦的“阅读”会重新创造这个梦,并引起另一些梦;梦具有开放性,但也是相对独立的。而丹尼尔·欧迪斯的“梦境内交流”却取消了梦的纯粹内在性,使人在梦中进入另一些人正在做的梦,使一个人的梦境成为大家的梦境。

丹尼尔·欧迪斯的研究目前仍在进行,参与其实验的电影制片人肖恩·奥利弗描绘了这一研究将带来的社交媒体的未来:人们在梦里打招呼,玩梦境游戏……这话既道出了扎克伯格们隐秘的欣喜,也可为伦理学家们解惑。玄学家们 N 次重复说,世界是一个梦;“梦境内交流”或者说“社交梦”不过是在一个玄学宇宙里创造一个对称性的科技小宇宙。

1条评论

  1. […] 自古人们兴趣盎然的梦理所当然地成了科技极客们的兴趣,哈佛大学博士生Daniel Nadler制作的应用Sigmund能助人像《盗梦空间》的主角一样编织梦境,加利福尼亚的软件工程师丹尼尔·欧迪斯通过戴在做梦者头上的Zeo头带(脑电波读取设备)和连接头带的一台服务器让人在睡梦中互动,一位名叫Hunter Lee Soik的Kicistarter工程创作者正在组织制作一款能够同时展示世界不同角落人们的梦境的应用。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