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各种各样的化身是人类亘古的欲望

0

创造各种各样的化身是人类亘古的欲望,社交网络使这一欲望更容易变成现实——如今,如欧文·戈夫曼所言:“我们是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的时间。”但那些“不同的人”也是“同一个人”,是这个人被突出的不同的侧面或可能性的梦幻,如《草叶集》中一会儿出生在南方一会儿出生在长岛的诗人。新媒介使芸芸大众像惠特曼那样创造多重可能性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