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是艺术,我们才刚刚开始

0

Jeff Vogel 最近写了一篇文章:《不,电子游戏不是艺术,而是优于艺术》。我得承认,这是我在至少一周内看过的最荒谬的内容。

他有关电子游戏优于艺术的讨论是很奇怪的,因为“艺术”并不存在任何界定。据我所知,我从未听到过有关其它内容的相似声明,即强调任何内容优于艺术。艺术其实是一个没有上限的对象,比起质量它更多的应该说是一种类别。

Jeff 的主要证据是,电子游戏是一种体验。为了进一步证实自己的观点,他讨论了自己在《最后生还者》中的游戏体验,以及基于各种现实原因不能创造的《僵尸启示录》般的体验。

艺术应该是创造一种体验、视角或观点的能力。艺术是体验的媒介,对于不同人来说,它是具有情感的,理性的,或本能的。

而 Jeff 所认为的电子游戏“甚”于艺术的内容实际上是关于艺术本身的描述,他并未真正提供自己关于艺术的定义,我认为他的定义是不合理的。

他认为电子游戏之所以优于艺术取决于主观体验,在这里考虑的主题是艺术,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看是公平的。但是这却不足以成为客观证据。就像老虎机虽然能够创造引人入胜的体验,但却没人会认为老虎机“优”于艺术。

比起有关电子游戏作为艺术的可信证据,我看到的是对于本不存在的内容的强烈斥责。他引用了 Roger Ebert 最初在10年前所提到的电子游戏永远都不可能成为艺术作为自己的观点的证据。但是多年以来 Ebert 都在软化自己关于这一主题的表达,并且包括 Ebert 自己在内并没有人去关心 Roger Ebert 对于电子游戏的看法。而 Ebert 自己关于电子游戏是否是艺术的态度其实是基于技术层面的,并非从性质上来看。

Roger Ebert 已经去世3年多了。从那以来我从未看过任何评论家继续延续他有关电子游戏是否是艺术的讨论。这艘船已经驶出了港口。我们可以看到许多有关电子游戏可以是艺术的观点,我也不希望再看到任何文化圈对电子游戏的蔑视态度。《福布斯》和《今日美国》等等出版物都开始致力于有关电子游戏的报道内容。在过去十几年间,整体的流行文化也不再对电子游戏报以蔑视态度了。我认为 Jeff 文章中所呈现的“防守状态”早已过时。

如今是电子游戏的时代。电子游戏是一种艺术,但是相对于欢呼庆祝,Jeff 却选择去斥责一些无足轻重的对象。

“Nerd(书呆子)”不再只是一个4个字母的单词,它反而变成了拥有6位数年薪的对象。极客占领了现在的地球。我们很快便会进入 Nerd 的黄金时代,在那里游戏便是我们所倾向的艺术媒介。

作者:Nick Rust 译者:gamerboo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