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最喜欢的授权游戏便是《刺客信条 4:黑色旗帜》。不管是任务设计,故事,世界,以及这些内容间的融合,这款游戏都拥有非常精致的设计。或许它并未纠正来自其它游戏中的一些缺陷(如战斗系统还是非常简单),但就像我之前所提到的那样,这并不会影响那些令人惊艳的游戏体验。这款游戏真的是“最棒的《刺客信条》”,它将之前游戏中的一些优势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不过今天我想谈论的却是这款游戏的故事主题以及它是如何与游戏玩法结合在一起。

《刺客信条 4:黑色旗帜》的核心内容是一个有关寻找你在世界中的立足之地的故事。我们拥有一群尝试着去寻找自己该去哪里以及该如何生存下去的角色。当然这个群组包含了主角 Edward。同时这里也有渴望冒险的 Stede Bonnet,搜寻财宝的 Benjamin Hornigold,意识到自己的生活并不是自己的的 Blackbeard 以及在某一时刻决定将“快乐地度过短暂的生活”当成座右铭的 Bartholomew Roberst。

x20160928hsqz02

然后这里还有两个派系,即刺客和圣殿骑士,他们拥有各自的信仰与矛盾。通过与来自不同群组中的所有角色的互动,Edward 最终认清了自己的身份以及自己在世界中的位置。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华丽且有个性的故事,并且故事风格也与之前的游戏具有显著区别。说实话这个故事在很多地方让我产生了共鸣,可能我和 Edward 一样花了许多时间去搞清楚自己适合做什么以及适合去哪里吧。

在 Edward 的人物弧线和英雄的旅程中都蕴含着有关老鹰和寒鸦的伊索寓言,在寓言里,当寒鸦尝试着举起一只公羊时,牧羊人的孩子便问父亲那是什么鸟,而父亲的回答是“这是一只寒鸦,但是它当自己是老鹰。”而在游戏中,Edward 努力去寻求更大的财富并最终获得远超过他所预期的财富便是在呈现这样的内容。

这样的设定是合理的,但这该如何与《刺客信条 4》的游戏玩法整合在一起呢?毕竟这些都是应用于一些不同类型和游戏风格的游戏中的故事,人物弧线和主题,但这些似乎特别适合于《黑色旗帜》。而为什么会如此呢?答案便是寒鸦是 Edward 的舰船和家。

在游戏一开始玩家并不会拥有自己的舰船。玩家可能会驾驶一些船只,但在一些有限或线性部分中,大多数章节的开始部分中玩家都是待在陆上的,即他们没有能力离开那里。随后玩家将被囚禁起来并搭乘舰船被送走。

随后一场暴风雨降临了,玩家将和自己未来的大副以及未来的船员一起逃离,他们最终控制了舰船并将其驶出了飓风和大浪所包围的区域。这不仅是标志着玩家获得了“寒鸦号”的时刻,同时也是游戏开始将整个世界呈现在玩家面前的时刻。

x20160928hsqz03

但尽管现在玩家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他也仍然不是所向无敌的,就像加勒比中的不同区域开始变得更加危险并充斥着一些拥有良好装备的敌方舰船,堡垒等等。所以尽管主要故事与寒鸦/老鹰的伊索寓言具有相似之处,但是玩家还是会沉浸于将自己的寒鸦号舰船变成老鹰的游戏故事中。即玩家将通过完成支线任务去获取金钱和资源去升级寒鸦号并进入一些更危险的场所。最终玩家将到达拥有传奇舰船的高潮,也就是会遇到整款游戏中最难对付的敌人。

随着玩家不断深入《黑色旗帜》,他们将更深地依赖着自己的舰船,因为这款游戏拥有所谓的寒鸦经济和结构。而这并不只是意味着玩家将只在基于大海的活动去升级它并使用它,如登船,占领堡垒,捕猎鲸鱼,探索残骸等等。如果没有寒鸦号玩家甚至不能做那些基于陆地的活动,因为如果要到达任何陆地玩家都需要使用寒鸦号。在这里主角和玩家的目标和都是不断追寻能够带给自己更多财富的方法,并且作为玩家的你也将努力追寻能够帮助自己去壮大寒鸦号的财富。

当 Edward 感到郁闷时你也会如此。因为这时候的你们失去了寒鸦号,所以在你们的面前不再有开放世界,你们不能在前往任何想去的地方,你们将被禁锢在地图上一个特定的位置,那或许是个岛屿也或许是个城镇。即你们失去了自由(当然了从更广的意义上来看在任务本身中还是存在自由的,所以游戏玩法其实也并不是那么线性化)。

所以这种玩家与角色间的共鸣能够进一步将他们联系在一起并增强故事的主体性,这也能够有效回答玩家心里所想的这些问题:这么做是否值得?如果不值得你要怎么做?等等。

x20160928hsqz04

或许看起来这些都是很显而易见的事,但事实却并非如此。让我们以《刺客信条:叛变》为例,这是一款拥有与《黑色旗帜》截然不同的系统的游戏。其主角 Shay Cormac 同样也拥有一艘舰船 Morrigan。说实话那艘船和“寒鸦号”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不过为了更加公平,让我们进一步比较这两艘舰船。

1.如何获得舰船

《黑色旗帜》:玩家是在逃脱监禁并想办法从自然灾害中逃离的时候获得了这艘“寒鸦号”。

《叛变》:玩家是通过在一个荒凉之地消灭了一艘独自驻留于此的舰船上的敌人而占有了这艘“Morrigan”。

2.获得舰船的重要性

《黑色旗帜》:当玩家获得了寒鸦号后便能够去探索整个加勒比海域,这也标志着角色和玩家获得了自由。

《叛变》:因为玩家在最初的任务中获得了舰船,所以玩家并不清楚如果没了这艘船会怎样。

3.依赖舰船的航行

《黑色旗帜》:如果没有寒鸦号,玩家便不能到达加勒比的任何地方。

《叛变》:《叛变》中主要包含三个大背景。首先是纽约,在这里玩家根本不需要舰船。然后是河谷,即玩家只需要在部分区域使用舰船,因为这里有很多场所都和陆地相连或者可以通过皮筏到达。所以玩家唯一需要使用舰船航行的区域便是北大西洋。

4.经济的重要性

《黑色旗帜》:玩家在游戏中最重要的收入来源来自海上,即使用寒鸦号去抢夺那些护送着许多金钱和大量资源的皇家舰队和战舰。还有一些是来自陆地上的资源,这主要是用于升级寒鸦号。

《叛变》:玩家在游戏中最重要的收入来源是来自陆地上,即革命能够提供给玩家稳定的收益以及大量的资源。所以即使不从事海上作业玩家也可以拥有稳定的收入。

5.故事的重要性

《黑色旗帜》:寒鸦号是 Edward 的延伸。他的个人目标以及玩家的目标都是和寒鸦号相关的。Edward 的角色发展则是依赖于这些目标。

《叛变》:Shay 的目标是阻止刺客找到 Precursor Temple。而 Morrigan 并不能帮助他做到这点。

x20160928hsqz05

我做这些比较并不是要批评《叛变》(尽管我始终认为 Morrigan 在游戏中是毫无意义的),而是希望强调有效连接故事和游戏玩法的重要性。我们可以找到许多真正做到这点的优秀游戏例子。例如《兄弟:双子传说》便有效连接了游戏机制和故事。但如果游戏范围更大,开发者便更难去创造并维持这一的连接。所以我才会认为《刺客信条 4:黑色旗帜》真的是一款非常优秀的开放世界游戏。

作者:Stanislav Costiuc 译者:gamerboo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