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设计出了一款名为“他人即地狱”的反社交应用来帮我们计算避开朋友的行程,因为我们通过社交媒体找到的老相识和结识的新朋友给我们带来了当年萨特的境遇——我们高谈阔论或窃窃私语的“咖啡馆”原来是《禁闭》中的地狱!但逃离从来不是获得自由的途径,因为我们自己也可能成为“他人”,从而成为囚禁自己的“地狱”;卡夫卡的梦幻故事告诉我们:当我们被抛到这个世界,便已经在劫难逃。

海德格尔给我们另一种启发,自由是本真或天赋的,存在是谁也替代不了的自己的事。当你把他人当作镜子时,他人即地狱。当你心中没有他人只有在世存在的人时,你无论何时何地都会是自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