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 Tilt Brush 驻地艺术家,艾斯黛拉·提斯(Estella Tse)通过 VR 工具 Tilt Brush 创作了《Metamorphosis》,称颂了个人成长、改变和自我发现旅程的美。我们日前采访了艾斯黛拉,希望她可以给我们分享更多。

可以给我们说说你的 Tilt Brush 创作过程吗,你是如何使用这项工具的?

我从一开始就习惯了 Tilt Brush。我感觉自己仿佛可以从指尖召唤出光芒,而且这是如此直观,各种灵感从我脑海中涌现。

我的 VR 创作技巧跟在纸张上的设计没有太大不同。我喜欢先快速画上松散的长线条,然后收紧并开始创作细节部分。从大到小,从整体到具体。

我通常有一种希望在 VR 中创作的关于情绪或美学的灵感。我喜欢有意识地进行设计。从形状到大小和颜色,所有的元素都为是为作品中的情绪或感觉服务。每一点都很重要。我希望当我的观众步入我的作品时可以受到启发。我希望他们可以感受到这种神奇。

Tilt Brush 跟其他媒介有何不同呢?

感觉就像是在一个全新的维度上进行创作!这个似乎无穷无尽的广阔空间令人十分兴奋,有时候也会让人觉得太大了。我一直在创建天空盒来封闭我的空间。

Tilt Brush 跟其他艺术媒介不同,更像是一种绘画和雕塑之间的混合体,我会将其比作是使用线条的雕塑。在这里很容易就能够制作线框和设计场景,使其成为快速生成原型的优秀工具。这是我们首次无需复杂的建模软件就能在 3D 中进行创作。在 3D 中思考和创作从未像现在这样直观和自然。

Tilt Brush 最神奇的地方之一是我们作为人类可以首次完全沉浸在一个手绘作品中,你可以环顾四周并穿行在我的画作中。从艺术历史的角度来看,这十分了不起。

是什么启发了你?

我对在 VR 中探索创作新艺术形式的潜能十分感兴趣,就跟华特·迪士尼和他的团队一次又一次的迭代,不断学习动画故事叙述的平衡。这只是 VR 和 AR 的开始。能够实验不同的技巧,以及通过创新技术来探索艺术的革命令我十分兴奋。

在 Tilt Brush 驻地项目,当把素描加载为动画工具时,我使用了“播放”功能。我没有把最后一笔作为最终作品,整个过程就是一件作品。我画了一只正在经历蜕变阶段的毛毛虫,然后在你眼前绽放成一只蝴蝶。我相信成长,过程和旅程是创造力和生命的重要方面。

你对其他 Tilt Brush 创作者有什么建议吗?

尝试一切。现在没有正确或错误的做法,没有规则。Tilt Brush 最好的地方在于任何人都可以进行创作。这并不吓人,这给人一种孩子般的好奇心。我看过即使是老动画艺术家在使用 Tilt Brush 时也迸发出孩童般的精神。

创造超越现实的事物。我们得到了一个非常特别的机会,可以蔑视物理学的规则,去创造这个世界以外的事情。不要再尝试让某些东西看起来“真实”。下一步是什么?你已经被赋予了魔法的力量,那你又该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