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年异常火爆的虚拟现实(VR)产业,当下正遭遇风口退去的难题。来自市场研究公司的数据显示,2017 年第一季度,全球 VR/AR 的风险投资额相比去年同期暴跌八成。随着 200 多家 VR 体验店的纷纷关闭,许多人的担忧也不断加重:这个新兴产业究竟已至寒冬,还是会从泡沫走向成熟?

资本回归理性 洗牌在所难免

2015 年 3 月,VR 概念股暴风科技登陆 A 股,创下 35 个涨停板的神话。与之相伴,资本市场对 VR 概念和 VR 创业大力追捧,从事简易 VR 眼镜制作的公司遍地开花,资金雄厚的企业开始研发生产 VR 头盔和一体机,甚至就连 360 度全景相机这一周边产业也呈欣欣向荣之势。

然而,这一局面未能持续太久:去年下半年,一度火爆的投资似乎突然被按下“暂停键”。

“VR 创业更高的门槛使大家低估了 VR 的技术难度。过去一年中,VR 在高质量的内容生成、用户交互、商业化等方面都没有明显突破。”微软亚洲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童欣分析,如今的投资者更加理性,洗牌在所难免。在他看来,行业需要解决关键性痛点,才能把握住机会。

据商场工作人员透露,一些体验店连续几天都等不来一个消费者。而在深圳华强北,曾经产品远销海外的 VR 眼镜厂商中,大批已转型去做其它产品。

硬件生产遇冷,内容供应也不乏隐忧。据统计,2016 年国内 VR 内容数量已达 2015 年的 10 倍。“硬件都还没有普及,盲目制作过于具体的细分内容,往往会陷入被束之高阁的境地。”在蚁视 CEO 覃政看来,当前的 VR 内容创业也处于相对过热的时期。

从资本狂热到理性回归,时间跨度不过两年。艾媒数聚 CEO 张毅直言:“VR 行业尚处在起步阶段。在这一阶段,往往会有很多反反复复的‘折腾’。”

交互体验不佳 内容供给脱节

新鲜过后,为何人们不再争相为 VR 买账了?

“当下的 VR 体验,就好比你正装出席一家高档餐厅,却被呈上一桌普普通通的饭菜。”在童欣看来,“有些糟糕”的体验是重要因素。

“糟糕”源于硬件和内容两方面。“就目前 VR 硬件和内容而言,高端的价格太贵,低端的体验太差;行业也缺乏高质量的内容和应用,以吸引用户长时间使用。”暴风魔镜副总裁高伟表示,推动 VR 迅速普及的关键在于快速提升 VR 硬件的使用体验。有研究报告显示,重度 VR 用户的痛点主要集中在观看清晰度、交互自然流畅度、佩戴舒适度方面。

2016 年最后一天,王菲音乐会实现同步 VR 直播。然而这一 VR 技术的重要科普却让不少人“伤了心”——直播效果因分辨率差、卡顿、眩晕等问题令人难以接受。专业人士指出,VR 直播本应提供高自由度的观看体验,然而固定的拍摄机位却导致观众只能在特定位置观看“天后”的脸。

童欣认为,抛开恼人的传输线和分辨率、眩晕等问题,VR 必须要解决两个关键痛点:一是如何快速生成高质量内容,二是如何做好交互。

突破技术瓶颈 量变促成质变

行业发展中的不足之处,在从业者眼中往往意味着机遇。高伟表示,目前 VR 行业处于高速发展的初级阶段,大的方向和好的趋势没有变,好的项目依然受到资本青睐。“VR 行业的真正普及,亟须一款佩戴舒适、清晰度高、价格亲民的 VR 设备做载体。”

“VR 目前还在‘群雄逐鹿期’,距离‘整合期’还很远。任何一项技术,都可能由一两家创业公司完成,最终整合成为标准化行业的一部分。”覃政认为,VR 领域有大量的底层技术亟待突破,如果创业公司能赌对一两个技术机会,就有可能在行业里站稳脚跟。

尽管 VR 不是最初宣传的那样“一步到位”成为完美的平台,但许多应用场景正在科技巨头和小创业者的努力下,一点点从构想变为现实。更轻的设备、更高的分辨率不断出现,电影从业者每年发布的 VR 视频也在逐年成倍增加。

覃政认为:“VR 是一个平台型行业,需要冰山在水面之下巨大的体积做基础,才能使得冰山一角露出水面。而如冰山一般的 VR 行业,不必急于期待它突然拔地而起。这应当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经历足够的积累,VR 行业才能走向完善。”(张意轩 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