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屏幕,因为你可以在视觉皮层中显示一个虚拟屏幕。或者带着所有的感官步入一场 VR 电影。你几乎可以免费体验任何东西。”科学家们正在创造一个“科幻”般的未来——神经现实时代。在这个即将到来的“未来”里,虚拟世界将跟梦一样自由,跟现实一样真实。体验即是现实,神经现实技术将创造更真实的虚拟世界——世界将成为意念中的世界,而我们所谓的现实不过是意念的一部分。

下面这篇文章介绍了虚拟现实的发展及其终极体神经现实的可能的状况。译文来自yivian。译文原标题:神经现实:即将到来的虚拟现实终极体。

随着 Oculus Rift 在 2016 年 3 月推出以来,虚拟现实的时代已经正式开始。VR 自上世纪 90 年代便已经出现在市场中,但 Rift 是第一款真正引起消费者市场注意的高端 VR 系统。早期的评论已经证实,这样的设备可以提供用户一直渴望的那种沉浸式体验。

一、虚拟终成现实

关于 VR 的研究呈现出井喷状态,专家们开始探寻可以使虚拟体验更具沉浸感,更加真实的创新方法。现在,VR 技术已经超越了视觉和声音,我们开发出了可以让用户触摸虚拟对象,感受风和温度的变化,甚至在 VR 中品尝食物的技术。

然而,尽管已经取得了这样的进步,仍然没有人会把虚拟环境错当成现实世界。这项技术尚不够先进,而且如果我们仍然需要依靠传统头显和其他可穿戴设备,VR 就永远都不能实现其真正的承诺。

在创建一个真正与现实别无二致的世界之前,我们需要离开虚拟现实时代,并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神经现实时代。

二、现实 2.0

神经现实是指,由跟人类大脑直接相关的技术所驱动的现实。传统的 VR 取决于用户对外部刺激的物理反应(例如,挥舞控制器以挥动屏幕上的虚拟剑刃),而神经现实系统则通过脑机接口(BCI)直接与用户的生物对接。

值得注意的是,这项技术并不是遥远的科幻未来,这是非常真实的存在。

知识回顾:BCI 是我们大脑连接到机器的一种手段,它们可以是侵入式(需要某种种植体)或非侵入式(依靠电极或其他外部技术来检测和引导脑信号)。专家们预测,BCI 的进步将带来人类进化的新时代,因为这种设备有可能彻底改变我们治疗疾病、学习和沟通等等的方式。简而言之,它们将彻底改变我们看待周围世界,以及与之交互的方式。

事实上,一些公司已经在新兴的神经现实系统领域取得了创新成果。

EyeMynd 于 2013 年由物理学家丹·库克(Dan Cook)创立,其目标是创建一个用户通过意念即可导航虚拟世界的 VR 系统,不需要会打破沉浸感的控制器。

库克在去年 11 月接受采访时表示:“无论是玩游戏还是别的,当你身处虚拟现实中,你不会希望需要一直担心你的双手在做什么。纯脑电波控制会更好。这将是一种更令人满意的体验,并将实现更高程度的沉浸感。你可以忘记你的身体,只需关注你前面发生的事情即可。”

库克把这种体验比作是做梦,他说:“在梦中,你无需移动双脚即可实现奔跑。做梦和想象创造了我们可以阅读的大脑信号。借助这一点,你不需要眼球即可看见,无需耳朵即可听见,无需双手和双脚,我们可以绕过所有这一切。”

EyeMynd 的系统属于非侵入性类别,这意味着不需要用户进行任何类型的设备植入。相反,他们只需佩戴头显(包括 EEG 传感器)来跟踪他们的脑电波。

EyeMynd 不是唯一一家探索通过脑波检测外部技术来使 VR 体验更加无缝的公司。位于波士顿的初创公司 Neurable,生物信息学公司 EMOTIV,以及社交网络巨头 Facebook 都在致力于研发非侵入性设备,允许用户通过意念导航虚拟世界。

然而,正如音频技术初创企业 OSSIC 的技术总监乔伊·莱昂斯(Joy Lyons)在 2016 年的洛杉矶虚拟现实夏季博览会(VRLA)上所说的一样,无论是多么先进,创建新现实的理想硬件不是外部头显,而是“大脑中的一块芯片”。

三、意念中的世界

在今年年初,埃隆·马斯克创办了 Neuralink,其目标是开发出尖端技术,通过一系列植入电极把人类大脑与数字世界相连接。 在马斯克宣布这一决定后不久,Braintree 创始人布莱恩·约翰逊(Bryan Johnson)宣布了类似的决定,他投资了 1 亿美元来解锁人脑的力量,希望可以编程我们的神经代码。约翰逊的公司 Kernel 正在努力研发世界上第一个神经假体。

马斯克预测,我们最终将能够创造出与现实别无二致的计算机模拟,如果这些大脑接口得以实现,它们可以作为我们体验这种模拟的平台,让我们不仅可以看到逼真的数字世界,同时能触摸它,真正感受到它。

在一份关于 Neuralink 推出的详细报告中,蒂姆·厄本(Tim Urban)详细介绍了这一技术将给我们对现实的理解带来怎样的潜在影响。不再需要头显、手套或耳机等外部硬件来欺骗大脑并让其相信我们面前的虚拟环境是真实的存在,我们可以编程并触发我们大脑中认为体验就是现实的相同部分。

厄本表示:“当然不需要屏幕,因为你可以在视觉皮层中显示一个虚拟屏幕。或者带着所有的感官步入一场 VR 电影。你几乎可以免费体验任何东西。”

当你在这个新现实中咬下一片“披萨”时,你在尝试真实批萨时所被刺激的大脑部分将会被触发,并提供一种仿佛是在吃批萨的感觉;当你站在虚拟大西洋的岸边时,这一相同的部分将会被触发,并提供你在现实世界中呼吸海风时的感觉。

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将别无二致。对于所有意图和目的,差别将不复存在。

弄清楚这在技术实际上是否能够实现并不容易,克服非技术相关的障碍将会带来额外的挑战(如开发人脑和所有神经元的全面图)。选择性脑部手术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课题,过去的实验并没有产生如此有前景的结果。Neuralink 和其他志同道合的公司将需要进行多年的研究,这样他们才能准备进行人工植入。即使如此,他们也将需要克服法规和道德障碍。

然而,BCI 的研究进展很快,所以尽管一个可以有效把新世界直接植入大脑的电极系统看起来像是一个科幻未来,但实际上并不如此。毕竟,二十年前的我们都认为今天 Rift 所提供的虚拟现实体验根本无法想象,但现在只需 399 美元就可以把这种体验带回家。

正如库克所说,我们今天或许认为人类离通过意念导航虚拟世界还很遥远,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遥远,“十年后,这就会变得很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