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排版的界面是 VR、MR 和 AR 的世界,排版应该何为?专门从事媒体和视觉文化写作的作家安吉拉·里埃斯(Angela Riechers)在《虚拟现实中的印刷术:新的前沿》一文对此进行了探讨,并提出了他的希望:让 VR 成为将文化重新引入文字和深度思考的方式。他说,战胜新形式提出的强大的排版挑战,这一满足包含着对社会目标的追求,因为“文字让我们连接在一起”。

下面是这篇文章的摘要编译:

虚拟现实中的印刷术:新的前沿

作者:安吉拉·里埃斯

排版一直与科技相伴。在 21 世纪,最新的排版界面是虚拟、混合和增强现实的世界。这些全新的设计环境为类型设计师和平面设计师提出了新的要求,也产生了一个棘手而迷人的问题:关于可读性、字体设计和字体选择。

VR,AR 和 MR 意味着设计人员必须考虑像运动、UI / UX 和声音这样的变量,以便用户从他们提供的全面沉浸式的体验中获得最大的收益。VR 是一种封闭的数字体验,取代了触觉世界的感觉,而 AR 或 MR 将数字信息叠加到真实的环境中,因此在排版上有一些关键性的区别。

VR 可以完全是自己的幻想土地,而 MR 意味着必须使用所有可用的感官。

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创新总监 Jay Iorio 说:“在 AR 中,想象你有电子邮件进来,有人在偏远的地方想和你以全息的方式相遇在街上,再加上不断更新的新闻资讯,全部通过人工智能实时整合。那么这种情况是什么类型的,它是一个浮动的文本?弹出窗口?这是一个无限流内容的接口设计问题,用什么机制来管理所有这一切?没有一个已经决定了。“

Google 设计总监 Joshua To 表示:“印刷或 2D 屏幕的印刷的许多基本规则都会在 VR 中发生变化。当类型变得更具体积,人们感觉它并与之交互的方式也会随之变化。这种类型需要植根于真实的东西,否则它会给用户带来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将这种不可思议定义为“可怕的物种,可以追溯到曾经被人们熟知的一切,这已经很熟悉了”,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遇到被动和扁平的字母、单词、句子会有潜在的不安。

我们在 VR 环境中阅读,对于设计师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

Adobe 高级经理 Dan Rhatigan 说:“我们的视觉意味着我们的双眼一起工作,但在 VR 中,每只眼睛都有自己的接触点。”

VR 的许多体验者觉得自己很失败,因为他们的大脑很难通过以前未知的传送系统来面对太多的信息。

加州艺术学院平面设计硕士课程毕业生 Jaime Van Wart 说:“VR 引入了许多可能会影响阅读过程的因素和变量。文本段落在 VR 环境中的纹理可能充分发挥作用,但是为了真正使文本可读,需要将移动量控制在 VR 本身不会增加任何内容的程度。”

一本书是一种叙述的框架装置; 一幅画在博物馆内有一个框架; 一段音乐有自己的结构和框架。VR 是第一个免除框架的设计环境,因为用户是体验的组成部分。在一系列设计环境中,文字仍然是我们的文明传承的最佳载体——图像强大但不精确,对个人的解释和使用也是开放的。

类型简明地传达了我们最好的想法,比如文学、科学、艺术、诗歌。如果 VR 成为将文化重新引入文字和深度思考的方式呢?战胜新形式提出的强大的排版挑战,这一满足包含着对社会目标的追求。文字让我们连接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