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已经过了很长的时间,但事实上 VR 可以说是始于 2016 年 4 月,而 VR 自那以后已经走过了一段很长的路程。日前我在美国旧金山的林登实验室总部遇到了其执行总监伊柏·阿尔特伯格(Ebbe Altberg),跟他谈论了他们的社交 VR 平台 Sansar。

当时 Sansar 仍被称为“Project Sansar”,现在“Project”已经消失,而这个社交 VR 平台在结束了封闭创作者预览测试后已经向公众开放了测试版本。“之前,复杂性和成本限制了谁才可以在这种媒介中创建和发布内容,而 Sansar 大大改变了这一点。” 阿尔特伯格解释说,他现在正期待着“创造力的爆炸式增长”。

林登实验室的公关总监彼得·格雷(Peter Gray)表示,事实上,Sansar 的 Atlas 公共体验目录已经含有数百种虚拟体验,包括多人游戏、历史遗迹和地标的重现、电影院、博物馆、叙事经历、丛林寺庙、360 度视频穹顶等等。他说:“我们希望尽可能早地向所有人提供 Sansar,而且我们还有很多功能要添加到该平台,包括对当前功能集的许多改进。”

在过去一年中,我们已经看到很多类似的平台,而且其中许多都展示了惊人的潜力,但是他们“惊喜”的程度通常取决于 VR 本身的沉浸感,而不仅只是视觉效果。

然而,Sansar 在视觉和功能方面绝对能够脱颖而出。你不会感觉这只是半成品,不仅是因为令人惊叹的环境,而且虚拟头像(得益于与 IKINEMA 的合作)集成了全身逆运动学功能,使其能够映射用户完整的身体运动。此外,语音图形能够自动同步面部动画以匹配语音模式,所有这些都有助于在 VR 中实现更多自然的社交交互。

“对于用户在我们平台上创造和享受社交体验而言,自然移动的虚拟化身十分重要,而集成 IKinema 的技术可帮助实现这一点,这使我们无需 VR 手持控制器以外的任何外设。”IKinema 执行总监亚历山卓·皮切夫(Alexandre Pechev) 如此解释。

为了让 Sansar 走到这一步,林登实验室已经付出了许多努力。林登实验室为 Sansar 的开发准备了一支超过 70 人的专门团队,而且研发工作已经持续了好几年时间,但为了让 Sansar 成为 VR 领域中的主导平台,他们把目光放在两个非常独特的优势身上:

林登实验室的资金足以支撑平台的开发,而资金来源于市场中年龄最大的“超元域”:《第二人生》。这同时意味着他们有足够的数据说明什么在虚拟世界中行之有效/徒劳无益。

在 14 年后,《第二人生》的用户量仍高达 100 万人,这不断为林登实验室创造出实际的利润,并带来了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创意社区,而其中许多人对 Sansar 都感到非常兴奋,格雷说:“自我们第一次宣布这个项目以来,《第二人生》用户对 Sansar 便产生了很大的兴趣。许多《第二人生》用户对今天可以创造的内容感到非常兴奋,而且十分喜欢已供用户探索的 Sansar 体验。”

把 Sansar 看作是一种“《第二人生》2.0”似乎十分合理,但 Sansar 的意义要更大。为了充分利用虚拟现实的新热潮,这个新平台需要做到易于访问和直观,以一种《第二人生》无法真正实现的方式。阻碍平台发展的关键障碍之一是其陡峭的学习曲线(这适合于核心社区,但妨碍了休闲用户的进入),以及在平台之外共享内容的难度。

通过 Sansar,用户能够直接进入自己喜欢的体验。托管的多用户体验都提供独特的链接,创建者可以与任何人分享,如 Facebook,Twitter,电子邮件和博文等等。另外,用户可以使用像 HTC VIVE 或 Oculus 这样的 VR 头显,以及 PC 上的桌面模式进行浏览。目前每个实例都支持 35 个以上的虚拟化身同时存在,而自动化实例可以支持无限用户的体验。格雷说:

“假设你是一位对太空探索感兴趣的教育家。你可以点击链接访问 LOOT Interactive 与 Sansar 创建的阿波罗博物馆体验,你将能直接前往那里。然后,你可以选择浏览 Atlas 目录,寻找一款看起来很有趣的社交 VR 篮球比赛,或者任何吸引你的沉浸式艺术体验,同时可以邀请朋友一起参与。如果你认为幻想角色扮演和 VR 恐怖体验更具吸引力,你也可以直接加入。”

Sansar 采用免费增值模式,用户可以免费加入,但创作者可以通过每月支付 9.99 美元的订阅费用获得额外支持。Sansar 提供拖放编辑界面,用户可以从通用 3D 建模工具导入资源或从 Sansar Store 购买资源来创建场景。

营收是他们战略的关键组成部分。借鉴《第二人生》的成功,他们创建了一个名为 Sansar Store 的商店,让创作者可以销售和购买虚拟对象。但在未来,用户也将能够通过出售和租赁盈利,或者是为体验设置门票。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数千种体验出现在 Sansar 平台,但最受林登实验室关注的是哪一款呢?产品副总监比尔恩·劳林(Bjorn Laurin)更倾向于阿波罗博物馆,而格雷则在 Little Giant 和 Secrets of the Worldwhale 之间犹豫。前者将能让你探索三岁儿童的想象力;而在后一款体验中,一只老鼠将开始踏上一场极致的冒险,“探索一个位于古老鲸鱼上的神秘世界,并发现隐藏的宝藏。”

对于阿尔特伯格,他选择了 114 Harvest。这是一个关于埋藏着黑暗秘密的小镇的协作式故事叙述项目。事实上,114 Harvest 的 Facebook 小组已经迅速吸引了近 1600 名成员。如果这样的早期兴趣可以说明什么,阿尔特伯格所期待的“创造力的爆炸式增长”将很快成为现实。

来源yivian
    声明本文系转载稿件,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转载旨在传播有价值的信息,您若发现侵犯了您的权利,请您联系我们。
0
  分享
上一篇文章我们需要的是更多的经验
下一篇文章《Manifest 99》主打剧情,玩家以视线推进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