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届威尼斯电影节于当地时间 8 月 30 日开幕,中国女导演文晏的作品《嘉年华》将角逐金狮奖,一扫近几年中国影片在欧洲三大影展上的沉寂。但在更新兴的领域,中国电影人可是动作不小。本届威尼斯率先设立 VR 电影竞赛单元,《拾梦老人》《家在兰若寺》《窗》《自游》等 4 部中国影片入围。长江日报记者专访《拾梦老人》导演米粒,尽管斯皮尔伯格称“一个由 VR 主宰的电影未来即将到来”,但它真要走近普通观众还没那么容易。

角色的眼睛能跟着你移动

人们听说 VR,多数是从游戏开始,但 VR 电影是怎么回事?恐怕很多人还没能弄明白。“VR 是感官的又一次升级,它能实现沉浸感和交互体验,比如在《拾梦老人》中,观众就像站在老人的小屋里一样”,导演米粒解读称:“在传统电影里,观众只能看到导演预设好的角度和画面,但在 VR 电影里可以自主选择角度,360 度观看内容。如果观众使用的是沉浸式头显设备,还能实现空间位移,会真的感觉到自己在走向角色身边。而在曾获艾美奖的短片《Henry》里,有一幕中小刺猬的眼睛会随着观众移动,观众会觉得它在看着自己。”

在 VR 游戏中,玩家可以操纵手柄等来玩游戏,电影里则不一定。“给观众讲故事和让观众玩起来,这两件事本身就存在矛盾,所以威尼斯对体验式内容和叙事性内容分别设立了奖项。”米粒说道:“最初在构建《拾梦老人》时,我们也希望加入交互元素,但后来发现 VR 本就有细节丰富的场景,观众又有了很大的选择权,再加入交互的话,可能会导致观众错过故事的情节,会严重影响故事的表达。毕竟游戏的出发点是娱乐性体验,而电影的核心是故事。”

拍好它还有重重挑战

斯皮尔伯格在推出其首部 VR 电影《玩家一号》的预告片后,曾表态:“不管我们喜不喜欢,一个由 VR 所主宰的电影未来即将到来。”VR 动画片《珍珠》去年则入围了奥斯卡最佳短片奖,冈萨雷斯等名导也开始创作 VR 短片。

但在这个全新的领域里,还有不少难题在等着创作者们解答。米粒曾参与《大圣归来》《小门神》等优秀国产动画的制作,他表示:“VR 电影在制作上没有太多经验可以借鉴,充满了未知。它的叙事方式与传统电影不同,我们不能使用太多镜头运动,传统的电影剪辑也不能使用。更何况,用这一新兴媒介讲故事本身就是一种挑战。”

在中国,VR 已经开始降温。米粒告诉记者:“我国有很多 VR 内容制作公司,但随着资本泡沫的破灭,一部分转型了,还有一部分没有度过寒冬。不过如今还能真正坚持做内容的公司,在行业里都有自身的优势。”并且,即便在世界范围内,VR 也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尽管有一些传统电影领域中非常厉害的团队进入,但大家目前都处于几乎相同的起跑线上。”

看 VR 电影不是有手机就行

《拾梦老人》已宣布将于 9 月 13 日在国内外主流的 VR 平台上首发,其中包括手机即可播放视频的 VR APP 以及支持空间位移和交互的沉浸式头显设备。但对普通观众来说,要完全体验 VR 电影的妙处,门槛并不算低。

米粒透露,“目前大多数用户使用的都是 VR 眼镜,相对轻便,价格也低很多,人们只需要把手机放进眼镜里就行,但这样的设备是不支持空间位移和交互的。可沉浸式头显设备的购买成本相对较高,还需要与高配置的电脑连接,对绝大多数观众来说,体验的门槛还是太高。”

据悉,一些大公司已经在 VR 影院方面有所布局,但真要形成规模,还需要更多的 VR 片源来做支撑。从此次入围威尼斯的 4 部中国产 VR 电影来看,除了真人实拍的《家在兰若寺》外,其余 3 部主打 CG 动画的作品都是短片,篇幅最长的《拾梦老人》也只有 12 分钟而已。

在《拾梦老人》制片人雷峥蒙看来,“VR 电影在市场上形成成熟消费,可能还需要好几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