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尔斯滕·威德曼和他的粉红色迷宫

0

托尔斯滕·威德曼(Thorsten Wiedemann)2008年在柏林开设了A Maze。这个名字是“amazing”(奇异)和“labyrinth”( 迷宫)的组合,它意味着有趣。他的独立游戏之路一直是非正统的。他的职业包括:滑雪跳台,程序员,电台节目主持人,调酒师,谈话节目主持人等。去年,他在虚拟现实世界中度过了48个小时,那是“ Disconnected ”的艺术表演的 一部分。

在威德曼的不同职业生涯中,他一直乐于参与活动,如柏林国际电影节,他说他一直对新媒介、游戏艺术和8bit音乐感兴趣。当他在2007年发现独立游戏的时候就已被新媒介艺术吸引。他创建了A Maze,向更广大的观众展示独立游戏,同时也帮助开发人员进行网络连接。现在这一艺术节每年举行一次,一次在柏林,一次在约翰内斯堡。

“我的主要目标是在南非创建一个年度艺术节,并在柏林和约翰内斯堡的节日之间建立双向桥梁。”威德曼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艺术节将为创意和艺术增加能见度,促进文化交流、跨学科合作和国际网络建设,也有助于在全球范围内创造商机。”

组织活动

除了展示游戏外,A Maze还配备了许多面板和扬声器。项目经理本·迈尔斯(Ben Myres)创立了独立工作室Nyamakop,计划与赞比亚卢萨卡的Ubongo游戏实验室的共同创始人SithéNcube的项目助理进行会谈。

迈尔斯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关于会谈/研讨会,很难找到一个平衡的方案。我们想给当地的创作者一个发声的渠道和一个进行实验的地方,使更多的非洲创作者分享他们的观点,也使国际创作者了解非洲的想法,反之亦然;同时也能弥补现场缺少的东西。”

迈尔斯已经非正式地参与A Maze大约四年了,去年他正式担任项目经理的角色。除了组织演讲,迈尔斯还与威德曼及其展览协调员史提夫·沃尔特(Steve Walt)合作,商议在展会现场展示哪些游戏。他说这可能是棘手的,因为他们想强调来自非洲创作者的游戏,但这也是一个国际性的事件,必须吸引开发商和国外的关注。有时,不同作品之间会出现“文化冲突”。

迈尔斯表示:“策划更广泛的非洲交流,您必须考虑和研究如何评估质量。非洲的游戏可能并不总是具有创造力或是精心设计的,但是独特的非洲观点和经验所包含的主题和代表性价值可以是爆炸性的。”

同时,迈尔斯表示,他们想要引入“实验性、激励性”的国际游戏,从而引发新的想法。

威德曼说:“演讲和游戏非常鼓舞人心,将充分激发观众的参与意愿。对于我来说,创造一个安全而充满活力的平台,使之在社区和行业中蓬勃发展,并且不向主流方向发展,而是创造出粉红色、怪异、发人深省的游戏和好玩的媒体,这一点非常重要。”

“粉红色”代表什么?

“粉红色是一种开放、俏皮而挑衅的颜色,非常强大,意味着互动、对抗和积极的混乱。”威德曼解释说,“粉红色也受到约翰·沃特斯电影粉红色火烈鸟的启发…我喜欢看到游戏朝着这个方向。”

除了作为威德曼的旗帜的颜色外,粉红色还以其他方式在艺术节中播种它所代表的理念。A Maze设立三个奖项:“最粉红色表演”,“最具思想性的游戏”,“最古怪的游戏”。

今年的艺术节将展示来自非洲开发商以及国外的创作者的各种游戏。来自以色列工作室Lo-Fi People的《Blind Drive》向您展现仅仅基于声音指令的驾驶。《The Orchard》来自肯尼亚工作室Broken Helmet Entertainment,是一款背景设在离网农场的生存游戏。《Gamechuck》来自克罗地亚,看起来像一个互动漫画。南非的麦克·斯科特(Mike Scott)和阮·罗斯曼(Ruan Rothman)的《Frog Smashers》是一款关于“青蛙文明”没落的多人游戏。

南非工作室Free Lives也将展出他们的作品,其中包括多人射击游戏《Broforce》和已经发布的《Devolver Digital》。

“我想人们一般认为,非洲的游戏都是像《Aurion》那样的。Myres说,“确实,在南非有很多游戏都有这种奇怪的元素,但也有嘲笑西方的古怪的幽默—— 像《Viscera Cleanup Detail》和《Desktop Dungeons》这样的作品。”

游戏文化在南非

目前正要取得社会人类学硕士学位的Crystal Farmer发表了题为《作为局外人的游戏开发者文化研究”》的演讲。她说,南非的游戏产业发展很快,她花时间在当地工作室了解更多关于她所谓的“复杂多变”的空间,现南非社区必须处理与国外的兄弟姐妹一样的问题,但也面临着独特的挑战。

“我认为有一些类似的问题,因为电子游戏几乎是全球性的。”Farmer说,“性别不平等是我的头脑中首先浮现的问题。不过,南非游戏开发的独特之处在于,他们身处互联网基础设施恶化、政策制定者误导、种族局面紧张和就业不稳定交错的环境之中,边缘游戏开发者在获取物质资源、知识等方面面临令人担忧的不平等局面。”

迈尔斯说,他们必须处理诸如停电和互联网连接不畅的事情。但他最终对现场的成功感到乐观。

“约翰内斯堡可能会在未来五到十年内成为一个游戏巨头,如果新加坡的工作室能够留下来,最近毕业的学生将获得基础设施,创造小型的垂直游戏。” 迈尔斯表示,“这就是A Maze自2012年以来一直在创造的梦想——即使是奇怪而不可思议的游戏,也是令人满意或值得期待的。现在正是我们当地社区让它成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场景的时候。”

威德曼表示,今年他们期待有来自广大市民的2,000多名观众来到A Maze。他们还负责接待来自17个国家的250名开发人员和专业人士。他说,比起以往任何时候,人们都在学习游戏设计,比如在维斯大学,他们的数字艺术系招收了150名学生。

“游戏不仅仅是娱乐,他们应该贴近现实,关注诚实和提出问题。”威德曼说,“这是艺术家们正在做的事情:问人们关于他们周围的问题。我们希望接触所有热爱艺术表达的人,大多数来访者都将会受到启发,从而扩展对游戏的感知。”

作者:STEPHANIE CHAN
译者:lijh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