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工作中每天接触的东西是公认的非常未来主义——毕竟,它涉及到将电脑捆绑到人们的脸上,在周围环绕着违抗物理的全息图,并使用令人厌恶的传感器技术来理解你在哪里以及你在做什么。

考虑到这一点,人们经常问我:“ 你认为我们的未来会像《黑镜》吗?“这篇帖子现在将作为我在这个问题上的正式答复。

不,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是没有人想要的未来。

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黑镜》是反科技的讽刺。它在技术和科幻小说中挑选了流行的想法,并且在大约 50 分钟内将它们推向极端,讲述一个有趣的故事。

这部剧明显不关心的一件事是未来的版本是怎样的——部分原因是与现代世界没有现实的联系。技术不是在一个真空中演变——它是随着社会不断变化的文化而形成的,充满了希望和忧虑。这是一个凌乱的过程,在无数的方向上以非线性的方式发展,在技术的每一个领域的每一个突破,你都可以想象数以百万计的人正在你甚至不知道的地方从事一些事情。

《黑镜》并不在乎复杂性。每一集的故事都发生在一个小世界里,人们生活在一个另类的社会中,这个社会有一种孤立的(似乎无法解释的)技术突破,在没有任何合理的讨论或明显的阻力的情况下,达到了主流的使用。更荒谬的是,反乌托邦背后的产品不仅在技术上简单,而且从用户体验的角度来看也非常糟糕——展示了一个巨大的缺乏想象力和不以人为本的设计的理解,通常产生的问题多于解决方案。

这并非没有意图——这是《黑镜》如何构建叙事的一个关键部分:剧中所有的技术都是虚构的,目的是制造冲突,与现实世界的产品试图做的恰恰相反。在这样做的同时,它牺牲了所有的现实主义来建立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好让观众们产生共鸣。

所以不,黑镜并不是一个关于未来会怎么样的故事,而是一个关于如果文化停顿,未来将会是什么样子的故事。在那里,科技由于某种原因在一个单一的方向上无法控制地发展,而每个人都忘记了以人为中心的设计是如何运作的。现实不是这个节目的重点。说到底,这是一个关于人们在如何对待可怕的技术上应该作出改变的系列,这只是背景的一部分。《黑镜》至少向观众展示了我们应该以一种集体的形式避免的未来类型——反乌托邦倾向于创作更好的故事。

作者:卢卡斯·里佐托
译者:Lighting

2 评论

  1. […] 目前对机器人的虚构主要集中在人与机器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时会发生什么。机器人应该在什么情况下获得权利:当它们达到一定的智力水平,或者当它们发展出情感、创造力或自由意志的能力时吗?当我们认为机器可能会随时以核弹的形式杀死我们时,我们的噩梦机器人是无情的杀戮机器,如《终结者》或《机器战警》,或者是无情的军事机器人,它们追捕着人类最后的残余,如在《Metalhead》中,它是《黑镜》的一集。现在,技术已经融入了我们的生活,我们开始意识到机器可以以一种侵犯我们的人性的方式来接管世界。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