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谷歌的科技极客们还在改进他们宣扬的可记录眼前一切的神奇的眼镜时,英伦的梦幻家们“剽取”了他们的创意,“制作”出了一种先进得多的产品:记忆芯片。只要将它置入耳朵后侧,眼睛便成为摄像机,会将所看到的一切摄录在芯片中,用遥控器就可以将记忆中的场景在可播放的屏幕上像电影一样放映出来。在他们的这个梦幻的故事里,男主角是个猜忌心很强的人,疑惑他的妻子与一个男人关系暧昧,尽管她告诉他,那是很早以前的一段荒唐的恋爱,他仍难以释怀,一边又一遍地调看妻子和那个人共同参加晚宴时的片段,就像《嫉妒》中的观察者反反复复琢磨妻子与邻居在一起的情景一样。第二天,男主角上门胁迫这个男人删除芯片里关于他妻子的所有影像。当这个男人删除记忆的时候,男主角意外发现在这个男人 18 个月前的记忆中竟然有他家卧室的影像。他回到家发疯似的逼着妻子把她 18 个月前的记忆画面调出来给他看。他不能自拔地观看妻子和那个男人的性爱画面。无法抹去的记忆使他几近崩溃,最后他取下了耳朵后的芯片。

遗忘犹如对垃圾的丢弃和处理,记忆应是对珍贵的东西的珍藏和发扬;记录所有时光的所有细节是个可想象的可怖景象。比起《黑镜》里的记忆芯片,谷歌眼镜不过是个幼儿园的把戏——戏仿现实的梦幻像一面黑镜嘲讽着我们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