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SXSW 发布的 2018 年科技趋势报告预测,到 2021 年,发达国家将有一半以上的计算机使用语音。谷歌移情实验室(Google Empathy Lab)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丹妮尔·克瑞特克(Danielle Krettek)表示,为了应对这一巨大的计算变化,人工智能助手们将不得不与人更加和谐,并拥有情感智慧。

“现在是科技的情商和智商的时候了。” 克瑞特克说,“我们有很多聪明的 AI,可以做很多功能性的东西,但新的模式本质上是社会性的。想象一下语言,比如我们对物种的标记——我们连接这些东西的方式不仅仅涉及功能性认知层。我们必须对情感层进行设计。”

克瑞特克周六在德克萨斯州奥斯丁的 SXSW 音乐节上分享了她的言论。在音乐节的一个名为“通过人工智能镜头的故事的力量”的专题讨论会上,她与《Sunspring》的导演奥斯卡·夏普(Oscar Sharp)和制片人罗斯·古德温(Ross Goodwin)在台上作了演讲和讨论。

《Sunspring》由人工智能模型本杰明(Benjamin)编剧,故事背景设定在一个模糊的未来,剧中有狗血的三角恋,对话看起来荒诞却很合理。电影仅有 9 分多钟,但已经足够领略一个人工智能所理解的科幻电影。本杰明在写剧之前“阅读”了上千部科幻电影,大部分都是耳熟能详的经典,包括《太空漫游》、《超时空圣战》、《捉鬼敢死队》、《第五元素》等。

古德温说,当艺术由人类和算法共同创造时,关于谁更值得信任的问题会随之出现,人们将不得不改变他们对机器和人类艺术的看法。

“仍然是人类编写了成千上万的剧本,进入了本杰明的算法中。”古德温说,“文化上的转变,需要技术的参与;它可以将你与人类的完形形式联系起来,让是你和那台机器之间形成一种有意义的交流,这将是一种重大的文化转变。”

克瑞特克也同意这个观点,认为人工智能将颠覆叙事和人机互动。但她指出,许多人工智能项目在进化过程中跳过了这一步骤,以追逐她所说的仿生机器的“圣杯”。她说,其中的一些智慧应该来自对基本人性的理解,这是移情的前奏,就像一个人打哈欠,其他人本能地跟着打哈欠。技术不断变化,但人类的生物学是不变的。

克瑞特克说,从机器中获得同情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但她希望,AI 助手有朝一日可以实现一种“共情飞跃”,助手可以通过 Google 智能助理团队的创造来获得智能和个性,从而实现与人的联系,使你感觉它像是你身边的副驾驶。它可能不是人类,但它比无菌机器人更接近你,更了解你。

克瑞特克没有机器学习或计算机科学方面的背景,但她领导的移情实验室已经悄悄地向谷歌助理团队和谷歌云计算首席科学家李飞飞提供了两年的建议。

她是一位外科医生和一位艺术家的女儿;如同她的出身一样,她的工作是将艺术和科学元素结合起来,为现代科技巨人提供一个“人类移情框架”,并担任这一人工智能第一公司的“心灵医生”。

为了给谷歌的内部团队提供建议,克瑞特克的公司与外部组织紧密合作。“我的创意团队的一部分成员身处世界各地,我很喜欢这样做,因为我认为,部分共情工作是深入倾听大自然,并与之相连。” 她解释说,“我试着花很多时间在外面,我喜欢和外面的人一起工作,我觉得我是这内外之间的纽带。”

谷歌的移情实验室是一个小团队,旨在嵌入其他部门,向他们提供谷歌如何“将人类带入深度学习”的建议。“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工智能,无论是通过先进的技术还是作为硬件的人工智能传感器,都有很多不同的元素,但作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这些都是通向罗马的道路。” 克瑞特克说。

就在几天前,李飞飞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关于人工智能的文章,阐述了如何创造对人们有益的 AI,而不仅仅是机器。

原作:KHARI JOHNSON
编译:Ligh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