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VR和AR讲故事的人可以从魔术师那里学到什么?

如果你想娱乐观众,让他们相信他们所经历的是真实的,那么你需要像魔术师一样思考。我所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魔术表演,融合了引人...

我们害怕人工智能,因为我们害怕自己

我不害怕人工智能,我害怕那些害怕人工智能的人。 这是1960年代。一位心理学家盯着他的病人——一个秃顶的中年工头手...

更开放,更深入!《Stormland》创作者谈这款VR游戏的...

Oculus内容副总裁杰森·鲁宾(Jason Rubin)表示,VR平台正在寻找“更大、更深入”的项目。这正是《Stor...

这个关于纳粹孩子的游戏追问欺凌的复杂性

《战地5》轰轰烈烈,而同样涉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我的孩子:生命之源》(My Child Lebensborn)则清静内敛...

我们将拥有完整的化身,在世界各地都有我们在那里

孙悟空拔一根汗毛,吹一口气,即能变出一个化身。吴承恩的梦幻正在变成现实——通过AR、VR等沉浸式技术,不久我们每一个人,...

以沉浸式方式重述漫画故事,VR体验《婚戒物语》发布

史克威尔·艾尼克斯今天在Oculus Rift推出了他们的首个VR体验《婚戒物语》(Tales of Wedding R...

《刺客信条:起源》中的古埃及与历史有多近?

每一座历史建筑都以某种方式、形状或形式得以复建。无论是小的修复还是彻底的重建,相对于初始的基础而言,它们都在一定程度上被...

虚拟现实不应成“孤岛”,Metaverse才是数字“理想国”...

在《头号玩家》上映以后,我们对“Metaverse”这个词可能已经不那么陌生了。它是由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

让观众成为主角并操纵叙事,VR互动喜剧《一号门》今日发布

流媒体平台Hulu和沉浸媒体公司RYOT联手打造的互动VR喜剧《一号门》(Door No. 1)将于今天发布。这是一部融...

社交网络需要深化体验,社交VR或将大放异彩

想想Facebook、Twitter或微博、微信对你与你的朋友和同事交流方式的改变。现在,将它们乘以10,你就有了社交V...

讲述一个伟大的故事,并让媒介的约束成为优势

VR故事与电影、游戏有哪些区别?如何利用新媒介来创作一个伟大的故事?作家、导演、游戏设计师Gregory Louden最...

游戏的可重玩性取决于内容生成机制的使用与设计

作为一个变化的互动世界,游戏在运行过程中需要为玩家不断生成一些新的东西。它的自我创造性通过两种方式来实现:程序生成和随机...

移动AR的发展速度比我们想象的要快,并正在创造价值

随着ARKit和ARCore面向公众开放,增强现实现在已经在超过5亿台设备上启用了。在iOS应用商店中,有超过2000个...

一些视觉小说因涉及成人内容而受到Valve警告,开发者懵了

一些视觉小说因涉及成人内容而受到Valve警告,并面临从Steam下架的可能,这使得开发者感到不安和困惑。受到警告的作品...

SVVR推“多元宇宙”计划,“现实门户”可连接虚拟和现实世界...

独立的全球虚拟现实(VR)社区SVVR自2013年以来一直在不懈地为VR爱好者、开发者、专业人士和创业者打造蓬勃发展的全...

女设计师Fei Liu正在为自己创造一个机器人男友

设计师、艺术家、作家和创意技术专家Fei Liu正在为自己创造一个机器人男友。她称这个男友为“Gabriel2052”。...

人工智能时代的文化标准化意味着什么?

我们可以很容易地看到机器学习中多样化的例子和含义,其中大多数案例在效率和耐力方面都胜过人类,从而实现了一系列传统人类活动...

漫画家Ken Mahon的“黑暗灵魂”之旅

在《黑暗之魂》(Dark Souls)中度过的时光是令人难忘的。一遍又一遍地重复,通过积累的技能和知识来与游戏博弈,不断...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