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中最有趣的东西之一是奎托斯身上的摄像机

在新《战神》(God of War)中,最有趣的东西之一是,游戏内容通过一个单一的、不间断的追踪镜头来呈现。有一些欺骗的...

如何在VR中讲故事?《Tide’s Fall》的...

VR工作室Penrose的新作《Arden’s Wake: Tide’s Fall》在翠贝卡电影节首次亮相。这是《Ard...

《黑暗中的教堂》叙事变量:真相不在于调查,而取决于叙述

《黑暗中的教堂》(The Church in the Darkness)开始于一句话:没有什么可担心的。那是20世纪70...

艺术家们正在尝试与AI共同创作艺术作品

在过去的一年里,人工智能的发展取得了重大进展(例如,IBM的Watson制作了第一部AI编辑的电影预告片,阿尔法打败了世...

《证词》导演谈他如何用VR构建这个深度倾听性侵受害者的空间

《证词》(Testimony)是一部VR互动纪录片,它分享了性侵受害者的故事和他们的治愈之旅。该片的导演/制片人 Zoh...

社交VR平台Sansar登陆Oculus Rift,带来《头...

由《第二人生》的开发者林登实验室打造的社交VR平台Sansar已登陆Oculus Rift,并开放下载。现在世界各地的用...

游戏创作中如何处理玩家的浪漫意愿与角色深度的矛盾?

在游戏中,创作者如何对待玩家的意愿——尤其是在设计浪漫的爱情时?《激战2》、《质量效应:仙女座》和《星球大战:旧共和国》...

超大型个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即将兴起

计算机科学不仅解决制作游戏的技术问题,也将带来游戏形式的改变。这是Improbable的首席创意官比尔·罗珀(Bill ...

数字化人类的承诺与恐惧

2013年,演员保罗·沃克在电影《速度与激情7》的拍摄中途死于车祸。环球公司面临着一个艰难的决定:停止生产利润丰厚的电影...

在人工智能酷热的背景下,我们如何讲述关于AI的更好的故事?

艾萨克·阿西莫夫著名的“机器人三定律”,如今在对人工智能研究的背景下,所唤起的兴趣常常不在叙事上。但对我来说,他的“机器...

谷歌VR动画是如何创作的?《谷歌焦点故事的艺术》为你揭秘

如果你拥有任何类型的VR头戴设备,你应该看看谷歌令人惊叹的焦点故事(Spotlight Stories)。这些动画是由一...

《蝙蝠侠:内敌》中的小丑故事颠覆经典的英雄恶棍配对

蝙蝠侠和小丑是所有的故事中最伟大的英雄恶棍配对之一。70多年来,黑暗骑士与小丑王子之间出色的扭曲动态让粉丝们沉迷于所有媒...

反角比主角更有意思,《孤岛惊魂5》问题究竟出在哪?

《孤岛惊魂5》(Far Cry 5)是一款需要玩家更多参与的游戏。它要求你对宗教和残忍的Joseph Seed所领导的邪...

这款AR应用中的宠物能为你解读情绪,还会反思自己的存在

AR宠物应用越来越多,大多脑残,但独立工作室Tender Claws的最新作品《TendAR》却非同寻常。它有一条可爱的...

如果怀旧和情色不是你的喜好,那你应该去看看《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Ready Player One)在流行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罗登贝瑞的“全息甲板”在90年代定义了VR,到...

斯皮尔伯格的电影不仅仅怀旧,《头号玩家》反省人与人之间的互动...

我在进入《头号玩家》(Ready Player One)之前最大的疑问是,如果没有任何流行文化背景,这部电影能独立存在吗...

Ikonospace让艺术家自己创建个人VR展馆,还可销售作...

所有的艺术家都希望拥有由自己设计的个人展馆,但这对他们中的极大多数人来说只能是梦想。荷兰的Ikonospace公司创建了...

VR艺术创作及其产业应该何为?MOR或能给我们一些启发

作为创作者、探索者和艺术家的社区,MOR(The Museum of Other Realities)提供了一个与世界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