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derwrecked》:在一个后世界末日废墟中寻找灵...

在大多数末日启示的游戏中,你都在挣扎求生。但是在《Genderwrecked》的世界里,你不需要面对僵尸或者是为了供应而...

《代理人》是一部《黑镜》风格的互动作品,探索反讽性VR叙事

Netflix的《黑镜》(Black Mirror)系列已经将人们的注意力引向虚拟现实,从而对新技术进行嘲讽和警示。《代...

社交VR成功与否取决于人,而不是头显

Rec Room和Altspace等社交VR应用程序的早期成功表明,社交VR企业需要专注于人类行为的关键驱动因素。《神奇...

林登实验室CEO谈如何在Sansar中创建VR空间和沉浸式体...

林登实验室在《第二人生》的虚拟世界中销售虚拟物品赚了很多钱。现在,它新创了Sansar,这是一个虚拟现实空间的集合,用户...

《隐形时间》:一桩迷案和一个错综复杂的叙事网络

《隐形时间》(The Invisible Hours)带来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游戏风格,让你置身于一场戏剧的中间。一开始,...

《地平线:黎明时分》中的真正英雄是背景中的女性

《地平线:黎明时分》(Horizon Zero Dawn)的主人公Aloy是一个杰出的人,她的任务是拯救世界和承担随之而...

《一部丢失的普通手机》及其续集以令人震惊的方式讲述艰难的故事...

对于游戏来说,2017年是令人兴奋的一年。其中有两场艰难的游戏将我带到了一个我意想不到的地方:别人的手机里。 《一...

为什么机器人会变坏?AI的犯罪倾向是可遏制的吗?

从微软意外的种族主义机器人到Inspirobot的黑暗迷因,人工智能经常会有海侵(犯罪)的倾向。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我...

《黑色洛城:VR案例文件》:数字世界中又一块有用的垫脚石

今年的最后一个AAA虚拟现实(VR)游戏来自世界上最知名的开发者之一。Rockstar Games进军VR领域或许是不可...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的黑色幽默和娜塔丽·莱哈德的自我宣泄

如果你正在经历焦虑、恐惧或情绪的低落,那我向你推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Everything Is Going to b...

约尼·布洛赫谈《那一刻》:我们试图让讲故事的人创造更大的世界...

如果你就像我一样,当你想到“选择你自己的冒险”这句话时,你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形象是R.L.斯坦丁的系列小说《鸡皮疙瘩》的...

《思想去哪儿》的世界构建和沉浸式媒介的叙事策略

我们无法对《思想去哪儿》(Where Thoughts Go)作简单的概括;叙事和社交网络是它的两个标签,但未能恰当地表...

一份沉浸式叙事的耀眼清单:圣丹斯新疆域2018展映内容

圣丹斯电影节已经公布2018年的新边疆(New Frontier)展映内容。从这份清单中可以看出,艺术家和制作机构一年来...

现实的左边:《画中世界》与杰森·罗伯茨的创作理念

gorogoa-2017120501
独立开发者杰森·罗伯茨(Jason Roberts)的神秘手绘游戏《画中世界》(Gorogoa)一直是一个有趣的谜团。它...

互动是人类的固有需要,社交化将使VR成为主流

最近,虚拟现实头显的价格下降,在我们的社区中引发了一波热潮,这标志着这一技术向主流采用迈出了令人鼓舞的一步。然而,技术专...

想要投身AR或VR行业?那就来听听几位业内专家的建议

当一项新技术开始腾飞时,每个人都会兴奋不已。然而,快速发展带来的是不确定性。当形势发生巨大变化时,很难确定在新兴产业中建...

《上古卷轴5:天际VR》制作者谈如何将游戏带入虚拟现实

《上古卷轴5:天际VR》现在可用于PSVR和PC。在核心战役、边缘内容和三次扩展之间的数百小时的游戏中,玩家将会在天际磨...

《那一刻》制作者谈互动电影创作:我们尝试和推广的是一种媒介

Eko 工作室专注于互动媒体创作,他们的开发平台免费向创作者开放。他们使用自己的工具,制作了诸多的互动视频,比如鲍勃·迪...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