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家在领导AI革命,人类创意的新时代即将开始

今年早些时候,英国广播公司的一篇文章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人工智能(AI)是否已经写出《No. 1 hit》?如果是这样的...

人文与“机器”的对立与融合

进入21世纪以来,技术和人工智能成为了文化的试金石:技术人员的专业不再仅仅专注于工程和科学,也涉及艺术和人文学科。而在学...

斯皮尔伯格和雨果给游戏开发者的启示

查理·卓别林的《大独裁者》、斯皮尔伯格的《ET》和维克多·雨果的《悲惨世界》有什么共同点?它们都被认为是各自流派的杰作,...

艺术家Nancy Baker Cahill和她的AR艺术应用...

“我一直对想象公共艺术的新模式感兴趣,”Nancy Baker Cahill说,“我的长期目标是《4th Wall》成为...

当诗人们还在嘲笑算法时,科学家们已在创造莎士比亚

我该如何将你与经典的Windows极乐壁纸相比较? 你的像素较低,而HTML的颜色则更高。 当诗人们还在嘲笑算法的时...

《不朽的记忆》:创造力的黑暗面和创造者的自我

《不朽的记忆》(Imperishable Memories)将我们带到阿瑟斯(Atherus),这是一个由艺术家罗伊(R...

用AR云将数字内容与物理世界连接起来的4种有用的方式

自Apple发布ARKit以来,制作AR体验变得前所未有的轻松。然而,新生移动AR生态系统的最初绊脚石是AR体验是孤立的...

这部视觉小说通过对自然的观照分层探索性与自我

在互动叙事中,相比游戏,视觉小说更多地倾向于社会推理和自我探索。《地球是个比我更好的人》(the earth is a ...

对话能力对人工智能很重要,这是为什么?

从历史上看,产业技术一直是关于功能和特性的。工程师和产品设计师会设想他们认为人们想要的新东西,弄清楚如何让它们运转,并据...

人工智能将助推图书情报学实现全方位发展

人工智能的迅猛发展对于图书情报来说意味着什么?刘浏博士、王东波副教授、黄水清教授的论文《机器学习视角的人工智能研究回顾及...

AR艺术很魔幻,表现作品如何与被观看的空间和方式相联系

我们见识过VR艺术创作,它带来的是沉浸式3D艺术。我们也见识过AR艺术展览,它赋予展品增强的效果,并构建了我们与艺术品之...

道格·罗斯:人工智能研究需要人文学科的更多参与

当人文科学被排除在人工智能研究之外时,会发生什么?数据科学研究者和作家道格·罗斯(Doug Rose)在最近的一次访谈中...

Kordegarda用VR重现华沙起义,历史成沉浸式内容热门...

重现历史事件,或者以重要的历史事件为背景,讲述虚构的故事,已成为VR内容制作的热门选题,因为这类内容适应博物馆、画廊的需...

菲利普·k·迪克的短篇小说《伟大的C》被改编成VR电影

科幻作家菲利普·k·迪克的短篇小说《伟大的C》(The Great C)已经被改编成VR动画电影,并将在威尼斯电影节上首...

算法偏差意味着什么?人类要纠正算法得先修正自己

什么是算法偏差?它的根源在哪里?为什么说算法偏差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如何纠正算法偏差?科技博主、软件工程师Ben Dick...

作家、企业家马克·佩斯: AR或将深度塑造和利用虚假的欲望

增强现实正变得越来越普遍,它带来了一个充满无限可能性体验的世界,并可能将因此成为下一次技术变革的主导力量。但Doug B...

《维京人:超越传奇》用AR将展品变成沉浸式故事的“标题”

对于沉浸式应用的开发来说,历史是个巨大的矿藏。这方面我们已经作过一些评介,今天介绍的是一个正在策划的关于维京人的展览,它...

《猫之屋》是个幽默的AR应用,主角是只爱说疯话的猫

乔治·托尼(George Takei)曾是个明星,这一点,科幻电影的观众,尤其是《星际迷航》的粉丝,都知道。不演电影后,...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