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能力对人工智能很重要,这是为什么?

从历史上看,产业技术一直是关于功能和特性的。工程师和产品设计师会设想他们认为人们想要的新东西,弄清楚...

面具有根深蒂固的心理编码,虚拟化身对VR体验至关重...

数字自我表达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发展迅速,游戏和像《第二人生》这类奇妙的社交网络是主要的推动力。“化身”...

道格·罗斯:人工智能研究需要人文学科的更多参与

当人文科学被排除在人工智能研究之外时,会发生什么?数据科学研究者和作家道格·罗斯(Doug Rose...

算法偏差意味着什么?人类要纠正算法得先修正自己

什么是算法偏差?它的根源在哪里?为什么说算法偏差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如何纠正算法偏差?科技博主、软件工...

作家、企业家马克·佩斯: AR或将深度塑造和利用虚...

增强现实正变得越来越普遍,它带来了一个充满无限可能性体验的世界,并可能将因此成为下一次技术变革的主导...

GAN无法创造全新的事物,但能以新的方式将已知的东...

顿悟往往出现在最不可能的时刻。对于机器学习博士伊恩·古德费罗(Ian Goodfellow)来说,它...

帕斯卡·考夫曼:只有破解大脑代码才能创造真正的人工...

1955年,计算机科学家约翰·麦卡锡首次提出了“人工智能”这个说法。“当时,人工智能已能够表现出类似...

当AI看起来很酷很性感时,它是危险的

“人工智能是否会成为下一个科技泡沫?” 这是我们当前经常面对的提问。Chooch 智能科技公司的首席...

阿尔芒·鲁伊斯: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需要民主化

随着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的发展,人工智能已从科幻幻想转变为日常生活的固有部分。然而,就像在软件开发初期...

用VR和AR讲故事的人可以从魔术师那里学到什么?

如果你想娱乐观众,让他们相信他们所经历的是真实的,那么你需要像魔术师一样思考。我所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

更开放,更深入!《Stormland》创作者谈这款...

Oculus内容副总裁杰森·鲁宾(Jason Rubin)表示,VR平台正在寻找“更大、更深入”的项...

讲述一个伟大的故事,并让媒介的约束成为优势

VR故事与电影、游戏有哪些区别?如何利用新媒介来创作一个伟大的故事?作家、导演、游戏设计师Grego...

游戏的可重玩性取决于内容生成机制的使用与设计

作为一个变化的互动世界,游戏在运行过程中需要为玩家不断生成一些新的东西。它的自我创造性通过两种方式来...

斯皮尔伯格是如何运用VR来拍摄《头号玩家》的?

在《头号玩家》中,虚拟现实是中心舞台,那么,VR这一沉浸式技术对于这部电影的拍摄和制作发挥了怎样的作...

《证词》导演谈他如何用VR构建这个深度倾听性侵受害...

《证词》(Testimony)是一部VR互动纪录片,它分享了性侵受害者的故事和他们的治愈之旅。该片的...

游戏创作中如何处理玩家的浪漫意愿与角色深度的矛盾?...

在游戏中,创作者如何对待玩家的意愿——尤其是在设计浪漫的爱情时?《激战2》、《质量效应:仙女座》和《...

这款AR应用中的宠物能为你解读情绪,还会反思自己的...

AR宠物应用越来越多,大多脑残,但独立工作室Tender Claws的最新作品《TendAR》却非同...

AI驱动的数据可能是音乐行业最好的营销手段

音乐行业正在通过人工智能的手段学习新的节奏。人工智能正在革新洞察力和商业策略,并对我们在世界各地的工...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