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学习算法不适应网络视觉化,难以提供真知灼见

社交媒体和整个网络正变得越来越视觉化。现在,我们更多的已不是通过语言来分享我们周围的世界,而是让别人...

《黑镜:潘达斯奈基》这一种结局很突兀但很有趣

Netflix最新的《黑镜》实验、互动电影《潘达斯奈基》有很多秘密,最令人兴趣盎然的是它的多重结局;...

《黑镜:潘达斯奈基》:可能性是幻觉,选择是戏弄性启...

Netflix的互动作品 《黑镜:潘达斯奈基》(Black Mirror:Bandersnatch)...

人们如今关注的已不是J.K.罗琳写了什么,而是AI...

随着人工智能写作的兴起,人们如今关注的似乎已不是J.K.罗琳们写了什么,而是人工智能又写了什么。与之...

琳恩·赫什曼-李森的人工智能代理体现她的疯狂构想

琳恩·赫什曼-李森(Lynn Hershman Leeson)是个有许多疯狂想法的女艺术家。她200...

让观众给电影角色发信息,聊天小说成特许经营新领域

特许经营的建立涉及多种类型的媒介。理想的特许经营模式可以轻松地从电影到电视,从书籍到电子游戏。但在真...

VR需要的是杀手级应用还是多样化的内容?

“VR的杀手级应用在哪里?”这个问题经常出现在相关媒体的文章和问答中。需要一款应用程序来推动VR进入...

艺术家作为编程者为艺术带来的究竟是什么?

艺术家作为编程者为艺术带来的究竟是什么?计算将使艺术走向何处?《编程:艺术中的规则、代码和设计,19...

《荒野之息》中的物哀:存在、时间和美

《荒野之息》(Breath of the Wild)中有一种自然的气息:物哀。它被认为是日本文化的核...

技术解决方案正在不断增加,创作者应该何为?

随着技术朝着人工智能这一新的方向发展,技术解决方案正在不断增加。在此情况下,创作者应该何为?作曲家A...

VR电影《七个奇迹》以模数式结构讲述耶稣的系列故事...

《七个奇迹》(7 Miracles)是迄今最长的VR电影,有70多分钟,分7个部分,讲述了基于约翰福...

机器人与人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类人机器人的想法是否明...

随着我们对技术的依赖,以及由此而来的对隐私的破坏,大脑黑客的影响开始变得清晰起来,我们看到了《机器人...

用机器人取代人类演员,托尼·凯耶要做弗兰肯斯坦吗?...

自从玛丽·雪莱的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现代普罗米修斯》诞生之后,人类被自己的创造物所推翻的噩梦至少2...

机器人的“自主”不应违背人类伦理

去年10月,沙特阿拉伯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授予机器人公民身份的国家。在登台接受新身份时,索菲亚说她“为这...

《The Awakened》戏拟和重构维多利亚时代...

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人对死亡和超自然现象有着不可救药的痴迷,一些人甚至声称可以提供死后生命的证据。开发...

将天空作画布随意涂鸦,AR天空画或将创造新形式题壁...

将天空作为画布随意地作画,并供人观赏。这是AR应用程序《Blue Sky Paint》可带给我们的乐...

斯皮尔伯格和雨果给游戏开发者的启示

查理·卓别林的《大独裁者》、斯皮尔伯格的《ET》和维克多·雨果的《悲惨世界》有什么共同点?它们都被认...

在《Awavena》中,VR成为Yawanawa人...

亚马逊河流域的土著人Yawanawa将沉浸式技术看作是他们可以相互连接和共享世界的工具。他们邀请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