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索菲亚与歌手索菲的对话:人类梦想对我很有吸引...

机器人索菲亚(Sophia)与流行歌手索菲(SOPHIE)通过Skype进行了一次有趣的对话。索菲亚...

人文与“机器”的对立与融合

进入21世纪以来,技术和人工智能成为了文化的试金石:技术人员的专业不再仅仅专注于工程和科学,也涉及艺...

当诗人们还在嘲笑算法时,科学家们已在创造莎士比亚

我该如何将你与经典的Windows极乐壁纸相比较? 你的像素较低,而HTML的颜色则更高。 当诗...

人机交互中机器人的移情和个性塑造

当我们想象下一次数字革命的时候,我们看到人类将面临前所未有的自动化浪潮。越来越多的智能和互联设备将与...

将世界变成一个共享的空间屏幕

“它应是什么,它能是什么,我认为它是深刻的,” 蒂姆·库克在谈到增强现实时说。如果世界的知识无需通过...

我们害怕人工智能,因为我们害怕自己

我不害怕人工智能,我害怕那些害怕人工智能的人。 这是1960年代。一位心理学家盯着他的病人——...

我们将拥有完整的化身,在世界各地都有我们在那里

孙悟空拔一根汗毛,吹一口气,即能变出一个化身。吴承恩的梦幻正在变成现实——通过AR、VR等沉浸式技术...

史蒂芬·霍金真的认为人工智能将带来危险吗?

每当斯蒂芬·霍金的名字出现在关于人工智能的讨论中,我们通常都会感到畏缩。如果这个世界被分成批评者和信...

算法在文学分析上表现得越来越好

在《死亡诗社》(1989)中,由罗宾·威廉姆斯扮演的1950年代美国寄宿学校的教师约翰·基廷绘制了一...

我们的未来会像《黑镜》吗?

我在工作中每天接触的东西是公认的非常未来主义——毕竟,它涉及到将电脑捆绑到人们的脸上,在周围环绕着违...

为什么机器人会变坏?AI的犯罪倾向是可遏制的吗?

从微软意外的种族主义机器人到Inspirobot的黑暗迷因,人工智能经常会有海侵(犯罪)的倾向。为什...

AR将使我们的身份更多由数字形象决定

增强现实(AR)的兴起意味着下一代的互联网的到来——这是一种三维空间媒体,我们将在这里生活、工作和互...

人工智能的发展可能会对有组织的宗教造成伦理难题

在过去十年里,人工智能(AI)逐步从电影故事中走出来,进入人我们的现实生活。 想想吧,当你与S...

AI会改变我们的信念吗?技术应该何为?

随着我们创造出越来越智能的机器,我们不得不重构自工业时代开始以来我们所持有的信念。由于机器不可思议的...

一个AI神将在2042年出现,并写出自己的《圣经》...

在接下来的25年中,AI在知识层面上将超越人类。在接下来的50年或100年中,人工智能生命可能比地球...

杰伦·拉尼尔“后符号化交流”设想

“流畅的、具体的东西会比抽象的东西具有更强的表现力。”虚拟现实之父杰伦·拉尼尔在《你不是个玩意儿》一...

H.G.威尔斯的“维基百科”和《脸书》

H.G.威尔斯晚年时设想构建一个取代“大量互不合作的神经节”的“世界大脑”,能够为全人类提供一切对于...

凯文·凯利的奇想和约翰·厄普代克的比喻

拥有网络文化“发言人”和“观察家”名号的凯文·凯利提出,把全世界的书籍聚合在一起,成为一本汇集所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