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正处于AR的突破性时刻”

WATTY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Gleb Braverman 认为,我们正处于 AR 的突破性时刻。他说:“重要的技术市场参与者正在以这种或那种方式进入这个行业。”还说:“由于智能手机的计算能力几乎每天都在提高,……所以现在我们将开始看到更快的速度和所有 AR 的更大的上升。”他表示,WATTY 的目标是让 AR 流媒体超越简单的游戏体验,并使用户能够从任何兼容 AR 的设备上流式传输和共享内容。

我们或将迎来互动叙事的黄金时代

一度沉寂的互动故事正随着 Netflix 等平台和制作商对互动电影和小说的探索而回归。2017 年,Netflix 开始尝试基于选择的叙事,推出了首部互动作品《Puss in Book》。去年圣诞节,其《黑镜》互动特别版《潘达斯奈基》引发了人们(尤其是非游戏玩家的观众)对互动叙事的广泛热情。NBCUniversal 基于移动平台的互动作品《系列:您的故事宇宙》在未正式发布之前即赢得了粉丝的青睐。这些作品均拓展了互动媒介的叙事功能,使得起于电子游戏的互动叙事适应人们的需求向深度发展。我们或将迎来互动叙事的黄金时代。

视觉小说在VR中表现如何?

视觉小说在 VR 中表现如何?《东京时间》似乎给出了不太好的答案:文字常常出现在我们身体的周围,这让人不知所措。有体验者认为,VR 能增强视觉效果,却无法表现文字及其对话激发的想象。在沉浸式环境中,过多的对话甚至给叙事制造了障碍。

人工智能时代将没有“科技人”这样的角色

麻省理工学院院长拉斐尔·里夫说:“世界需要双语。”意思是,世界需要具有很好的文科基础的工程师,以帮助指导负责任的技术创新。该学院新成立的一个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将让各个学科的教师交叉合作。“他们认为,“数学人”的概念已经过时,人工智能时代将没有“科技人”这样的角色。

一个不会让人心烦意乱的尽职的图书管理员可能更好

现在的人工智能助理基本都是女性的,而早期的助手却经常是男性(如苹果的知识导航员),他们扮演研究助理、学术图书管理员或信息管理者的角色,担当相应的职责,而不是充当私人秘书。是人们的需求堕落了,还是研发者的兴趣堕落了?或许人们心里想的是萨曼莎。但故事告诉我们,爱上她就像爱上女明星。一个不会让人心烦意乱的尽职的图书管理员可能更好。

《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VR版未对原作作根本改变

任天堂刚刚发布了《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VR 版本的两张截图,并透露了该版本的开发理念。其技术总监 Takuhiro Dohta 说,VR 版本没有对原作作根本的改变,只是将它设置为让玩家可以使用 VR Goggles 查看想要的任何部分。还说,《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开发过程的核心目标之一是让它成为一种“乘法游戏”体验,让玩家可以发现自己的乐趣并找到自己的游戏方式,而使用 VR Goggles,乐趣将倍增。

我想看看是否有可能创造出一种数字生物

“我想探索动画的本质,看是否有可能创造出一种数字生物,它可以像我们一样,通过体验来表现生活、表达情感和学习。”奥斯卡奖得主、人工智能化身初创企业 Soul Machines 的首席执行官马克·萨加尔这样解释他为何致力于 BabyX 化身的创建。2014 年,他首次展示了这一令人难以置信的逼真和互动的化身,之后结合他在计算机图形学、人体生理学和人工智能方面的丰富知识,一直在完善这一虚拟婴儿。他的目标是将基于生物的模型与人工智能配对,看看能产生怎样的力量。

《驱魔人:军团VR》确定今年春季登陆Oculus Quest

《驱魔人:军团 VR》已确定今年春季登陆 Oculus Quest。该作是一个由五部分组成的恐怖系列,每一章都有自己独特的故事。玩家们扮演一名侦探,负责调查一系列仪式性谋杀案。罪犯似乎具有连环杀手的所有素质,但玩家很快就会发现这一现象背后的恶魔性质。

Netflix正在使用一种远离其服务性质的策略

Netflix 正在使用一种远离其服务性质的策略——印刷杂志——来宣传其电影和电视剧。不过在报摊上是买不到的,因为只在 2019 年艾美奖颁奖活动上分发。印刷媒体已几近被新媒体替代,这家流媒体公司似乎想利用人们的怀旧情怀来赢得好感。

人工智能协助创意或将很快成为常态

人工智能正在为艺术创作和人文研究从事单调而繁复的工作。迪士尼研发的一种算法可以从脚本中生成故事板,让创作者在投入动画制作之前将场景可视化。Promethean AI 可帮助人类艺术家为视频游戏创作场景和人物艺术。另一个新颖的用例来自 Springer Nature,该出版商本周发表了一篇重要的研究内容,其中包括由 AI 整理的引文、链接和参考文献……AI 协助创意或将很快成为常态。(图:Francesca-DiMattio《大厅》)

AI研究者似乎正在实践语言论者的观点

OpenAI 的人工智能写作系统 GPT2 可以撰写以假乱真的新闻故事和仿写名家小说,这是继 deepfakes 之后又一个令人惊讶的工具。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这类深度伪造工具会越来越神奇,未来我们看到的貌似真实的东西都可能是假的。有人惊呼: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媒体反乌托邦时代。不过,除了质疑,也应有哲学上的思考。语言论者说:“一切皆是语言的虚构。”AI 研究者说:“一切都可虚构。”后者是在实践和印证前者的观点吗?

他体验到了当年的恐惧和信念

93 岁的英国退役老兵杰弗里·佩恩通过 VR 重温了 74 年前他作为一名飞行员所经历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这部来自 BBC 的纪实性 VR 体验名为《1943 柏林闪电战》,在其中,19 岁的佩恩作为主角执行了多次袭击任务,每一次都是自杀性的。佩恩说,他体验到了当年的恐惧和信念,而他的今天仿佛是这两样东西混合所带来的梦幻。

VR叙事游戏《黑暗区域:哨兵》侧重于超自然探索

优秀的 VR 叙事作品少之又少,《黑暗区域:哨兵》(Area of Darkness: Sentinel)似乎值得期待。在该作中,你饰演安妮·埃文斯博士,在 1978 年的哨兵岛上进行三天惊悚的探索,从而构建一个神奇的世界。该作有着完整的配音和分支叙事,与《Gallery》、《Obduction》等 VR 叙事冒险游戏非常相似,不过更侧重于超自然元素。它来自独立工作室 Rematch。

《奥伯拉·丁的回归》颠覆电子游戏信条

卢卡斯·波普的《奥伯拉·丁的回归》是一部互动作品,令人抓狂的逻辑谜题和拼贴化的叙事是其最大的特色。你的任务是调查被遗弃的奥伯拉·丁号上所有人的命运;藉此,你将在一个奇怪的、引人入胜的框架中,通过音频片段和你的想象、推理体验一个故事。作家德文·科德威将该作列为 2018 年他最喜欢的数字内容之一,称赞它对人们一直以来所崇尚的电子游戏信条的颠覆。

用人工智能为烟花命名,像来自后人类时代

人工智能研究科学家、AI Weirdness 博主 Janelle Shane 创建了一个 AI 模型,来为烟花命名。所创建的 3000 个烟花名称大部分都很形象,比如“微笑的火箭”、“代码的隆隆声”、“发髻花”等。“看起来像是来自后人类时代,在那个时代,机器模糊地记得人类的样子。”她说。她使用基于 Google TensorFlow 机器学习框架和高级神经网络 API Keras 的开源模块 textgenrnn,作为首选算法。

手机摄像头正在成为我们叙事行为愈益重要的工具

谷歌镜头和增强现实副总裁 Aparna Chennapragada 说,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的计算阶段——镜头时代。这话并不夸张。机器学习、AR 的加入,使得手机的摄像头成为越来越重要的视觉输入工具,藉此,我们从越来越多的事物——家具、服装、书籍、电影、音乐专辑、电子游戏、兴趣点和著名建筑等地标——中获取越来越丰富的信息,甚至进入到增强现实中。手机摄像头正在成为我们叙事行为愈益重要的工具。

用光线效果来引导故事叙述及其情感表达

爱情故事多得像天上的星辰,《遗迹》(Vestige)的特别之处是 VR 所带来的体验式叙事。我们将进入丽莎的脑海,亲历她像做梦一样对死去的爱人埃里克的多重往复的回忆,感受她的浪漫、幸福和伤痛。该作采用体积捕捉技术来构建沉浸式环境,同时利用光线效果——自然地照亮和屏蔽——来引导故事叙述及其情感表达。该作由 Aaron Bradbury 制作。

《Dear Angelica》展现VR叙事的情感表现力

VR 短片《Dear Angelica》已经来到 Oculus Go。该作讲述一个小女孩和她已故的母亲——一位著名的女演员——的故事,交织着美丽与残酷、温暖与痛苦,其沉浸环境的视觉渲染和体验性叙事所带来的情感表现力,体现了 VR 作为讲故事媒介相对于电影的优势。该作由 Oculus 故事工作室制作,获得了去年艾美奖的“互动原创作品”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