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与莫扎特的音乐骰子游戏

人工智能正在越来越多地参与到音乐创作中,但是将工具作为音乐创作过程中的决策者的探索自莫扎特就开始了。1787 年,莫扎特搞了个音乐骰子游戏,通过玩家多次掷骰子来将预先写好的音乐片段串在一起,这些片段与骰子的六个面相关联。最终的结果是一首由片段随机组合的完整的乐曲——可以不断得到新的乐曲。

爱默生的幽灵和费根鲍姆的书

爱默生说,图书馆里充满了蛰伏的幽灵,等待我们把他们唤醒。而在美国人工智能的先驱爱德华·费根鲍姆的想象中,这些幽灵无需我们唤醒。他在 20 世纪 80 年代设想,书籍在未来的图书馆中将相互交流,自主传播他们所包含的知识。费根鲍姆开玩笑说,那时,人要读书就只得也成为一本这样的书。

圣丹斯电影节2019确定“新边疆”入选作品

圣丹斯电影节 2019 确定“新边疆”入选作品,Felix & Paul 的《来自底特律的马歇尔》和《黑色旅行》等 VR 内容在列。新边疆重点关注新媒体实验,近年尤为推崇使用 VR、AR 和 MR 媒介制作的作品。该电影节主席兼创始人罗伯特·雷德福说:“十多年来,新边疆拓展了可能性的边界,发掘了科技和叙事相结合的潜力。”

纽约时报用AR报道勒凯斯·斯坦菲尔德平衡表演

纽约时报推出了一篇新的 AR 文章,报道 Get Out 演员勒凯斯·斯坦菲尔德的平衡表演。该内容在安装了 NY Times 应用程序的最新 iPhone 或 iPad 上即可无缝运行。此前,该新闻机构曾用 AR 报道过著名模特和活动家阿什利·格雷厄姆的时装表演。其发言人表示,他们计划在未来制作更多基于 AR 的内容,不断发掘 AR 在新闻上的叙事潜力。

小红帽的故事被制作成AR体验

小红帽的故事被制作成了 AR 体验《Little Red the Inventor》。在新媒介中,女孩也有了新的身份——一个发明家,要为奶奶建造一个新的花园。为此,她将冒险进入沃尔夫森林,遭遇大灰狼,并经历失败;而小玩家们不但会感受她的挫折,还要帮助她树立信心,战胜自己。制作者 Tuna Bora 说,该作旨在为孩子们提供一个在互动媒体中探索移情的机会。

斯蒂芬·霍金的担忧和玛丽·雪莱的噩梦

斯蒂芬·霍金对人类的未来有一些悲观的想法,比如,自我设计的生物和人工智能机器人将超越并毁灭人类,外星人会像哥伦布一样给地球原住民带来灾难。玛丽·雪莱和阿历克斯·哈利的读者对他的担忧应该并不陌生——他的预测似乎只是对作家梦幻的概况。令人惊奇的是,今天,一个经过《弗兰肯斯坦》等作品训练的神经网络也可能会说出跟霍金差不多的话语。有人甚至说,作为公众人物的晚年的霍金很像是社交网络的 AI 化的化身。

机器学习有助于识别和消除人类文化中的偏见

机器学习从提供给它的数据中学习,如果训练数据包含历史上的偏见模式,那么导出结果会延续这些模式。就是说,算法从语料库自动生成的语义反映人类的偏见。Joanna Bryson 博士领导的一项研究让机器学习模型在互联网上的标准语料库中进行训练,便生成了一系列已知偏见。这一方法有助于识别和消除人类文化中存在的偏见,同时也揭示了机器学习目前在社会领域应用的危害性。

这个神经网络能构建与公众舆论相应的气象

艺术家、作家詹姆斯·布里德尔和人工智能专家本·维克斯合作开发了一个名为《The Cloud Index》的项目,核心是一个神经网络,可通过“消化”他们为其提供的英国天气形成的卫星图像和英国脱欧的民意调查数据,来构建与公众舆论相应的气象。这个项目看起来有点荒谬,但在逻辑上却说得通:如果我们希望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明天,就必须改进我们的想法。

算法看起来很高科技,实际上已经很古老了

在流行话语中,算法是一种神奇的人工智能大脑。这个词看起来很高科技,实际上已经很古老了:通过 9 世纪的阿拉伯数学家阿尔-卡瓦里米的名字,由法语和拉丁语传入英语。最初的算法仅仅意味着阿拉伯数字系统(包括零)。后来,它才在数学上获得了一种过程或规则的意义:1811 年的一位作家呼吁创建定理的算法。

艺术家藤田五郎将漫画《龙珠Z》变成VR体验

Facebook 社交 VR 团队的艺术家藤田五郎使用 Oculus 绘画工具 Quill,将漫画《龙珠 Z》一个著名时刻转变成了简短的 VR 体验。但他表示这只是“概念验证”,没有改编整部品牌漫画的计划,因为他更喜欢原创。在近年来的创作中,藤田一直在为 VR 漫画提供可能性。“VR 漫画将成为一件事。”他曾说。

作家Merritt K为未玩过《Fortnite》感到不安

作家 Merritt K 为至今未玩过《Fortnite》而感到不安。“数以百万计的人都在玩这个游戏,而我只是看着它……”他说,“我对很多人喜欢的东西有抵触,这是我想打破的习性。数以百万计的人是不会错的对吧。”还说,他真的想去尝试一下,因为需要与年轻人保持相关性。但另一位作家——骄傲的纳博科夫却不担心自己会错过什么东西。“我未曾打开的书都是我不需要的。”他说。

人类将利用增强的智能来更有趣地生活

人工智能与人类智慧存在巨大差异。人工智能擅长处理数据,但不善于抽象思维;人类不擅长处理数据,却善于抽象决策和创意。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能力。我们应该把 AI 看作是对人类的增强,而不是替代。随着 AI 的发展,作为人类,我们会有更多的时间从事更有创意的事情。我们将利用增强的智能来更好地创造和更有趣地生活。

从数据中获得价值的能力受到界面有效性的限制

系统的大部分价值如今都被锁定在数据中,而且,这些数据每年都在增加,潜力也随之逐年增大。但鲍勃·摩尔认为,数据的价值不是伸手可取的,需要通过界面来解锁。“我们从这些数据中获得价值的能力受到用户界面有效性的限制。”他说,“我们越能让界面变得智能,并在很大程度上让其消失,我们能解锁的价值就越高。”

如果是喜欢文学的程序员,诱惑就更大了

人类已经写了几千年的东西,如果计算机能够阅读和理解所有的数据,那将是非常有用的。因此,有人说,只要有计算机在,就会有程序员在那里尝试编写能理解像自然语言的程序。如果是喜欢文学的程序员,诱惑就更大了!莎士比亚写了一堆喜剧、悲剧,还有诗歌,他不用写这些,他只要写个莎士比亚——当然比他更出色。

VR可能更适宜于艺术和娱乐体验而非社交

Facebook Spaces 等应用程序正在尝试引入 VR 来增强用户的社交体验,但英国的品牌体验机构 Amplify 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有一半的受访者认为 VR 可能会让人变得更加孤独和反社交。VR 会让人完全沉浸于一个孤立的世界——将想象变成全感官的体验——这使它更适宜于艺术和娱乐,而非社交。

facebook-spaces-New-Avatars_2018080801

《他们在这里》免费向PS Plus会员推送,叙事有创意

《他们在这里》(Here They Lie),来自 Tangentlemen 的恐怖冒险游戏,这个月免费向 PS Plus 会员推送。PSVR 将独家提供一个独特的黑色世界,它是超现实的,而且令人不安,而你在其中的遭遇似乎是不可避免的。游戏的黑白色调经常被令人眼花缭乱的色彩所打断——这是戏叙事沿着蜿蜒曲折的道路前进的重要标志。

我们的世界似乎正在变成《西部世界》

Lil Miquela 有 130 万 Instagram 粉丝。她不是个真人。她是一个漂亮的模特,具有独特的风格。但她是个数字人,一个 CGI 角色。还有 Shudu,一位艺术家兼计算机专家创造的他的梦幻情人,虽然只发布过 26 次状态,却已有了 128,000 名追随者。她们让人想到多洛莉丝——我们的世界似乎正在变成《西部世界》。

Instagram 为故事添加问答功能

Instagram 将为故事添加问答功能,以鼓励用户间交流,并拓展故事内容。用户在拍摄照片或视频后,可选择问题标签,然后输入希望其关注者回答的问题,例如“今晚你在做什么?”或“我度假时应该去哪些地方?”用户还可选择公开哪些回复。这样,用户只需点击答案,即可创建包含问题和所选答案的新故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