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自然语言成为唯一重要的 API…

在电影《她》中,西奥多·托姆布里惊讶地发现他的数字助理兼情人萨曼莎同一时间与 8316 个男人在交谈。CLX Communications 副总裁 Rob Malcolm 对这一场景印象深刻,他开玩笑说,观众中可能只有通信平台服务商的高管在想:“8316 人?不知道是谁在为这些联系提供动力。”他让我们想象,当自然语言成为唯一重要的 API,对 CPaaS 的需求是何等可观。

《战斗机甲》设计师被多名女性指控性骚扰

《战斗机甲》的设计师 Tyler Carpenter 因在社交媒体上被多名女性指控性骚扰,而被迫辞职。指控包括不恰当的摸索和无法阻止的性兴趣的重复表达。《激战 2》的作家兼编辑 Elan Stimmel 说,Carpenter “一再测试我的界限”,“多年来我一直对他感到恐惧”。而 Carpenter 称对指控的事情有不同的回忆,但他说:“分享经历的数量意味着我是一个有错误记忆的人。”

她正在为自己创造一个机器人男友

她正在为自己创造一个机器人男友,他会爱她,挑战她,甚至有可能背叛她,但她会重新赢得他——一种纽带的力量将使他们能以分离,并曲折离奇、历久弥新地演绎一个永续的爱情故事。她叫 Fei Liu,是一位设计师、艺术家、作家和创意技术专家,这些身份意味着她并不是闹着玩的……看得出,她的这一爱情戏剧背后的叙事规则是人与自我学习的 AI 角色互动并影响剧情。她把自己比作皮克马利翁,后者用想象和亲吻创造了他的理想情人。

她感兴趣的是 VR 中的化身、同情心和视角

Elise Ogle 是斯坦福大学虚拟人类互动实验室(VHIL)的项目经理、研究员和 3D 建模师,这是一个研究 VR 心理和行为影响的社会科学研究实验室。她感兴趣的是 VR 中的化身、同情心和视角,并以此探索 VR 媒介的独特性和叙事潜力。她在 VHIL 的课题是如何利用 VR 来增强对他人的同情心,以及如何设计沉浸式的教育叙事,以增强亲社会的态度和行为。

他创作了世上第一部真人表演的VR恐怖电影

世界上第一部真人表演的 VR 恐怖电影,名为《Catatonic》,由 Guy Shelmerdine 于 2014 年创作。他是一位广受好评的导演,曾获得戛纳电影节最佳新导演奖。自《Catatonic》开始,他投身沉浸式媒介。2016 年,他创办了 VR 内容工作室 Dark Corner,并发布了 VR 惊悚片《experience Mule》。2017 年秋天,发布了 VR 恐怖体验《Night Night》。

由人工智能驱动的全球知识网络将“优化”地球

DAQRI 副总裁兼总经理 Paul Sweeney 说:“沉浸式技术将使大型分布式团队之间的协作跨越语言、时区和地理位置,从而将现实世界中大量的人口与丰富的数字信息连接起来。”这类知识网络的影响是巨大的,可以帮助解决与地理上孤立的人和自然资源短缺相关的全球性挑战。最终,由人工智能驱动的全球知识网络将“优化”地球。

VR 有助于帮助性表达正常化

Holly Richmond 博士认为,VR 有助于帮助性表达正常化,并使用户更好地理解并满足自己的需求。在她的实践中,移情、赋权和体现是亲密关系至关重要的三个要素,而 VR 身临其境的特点,比如拥有第一人称视角(POV),使用户能够很好地体验和感受这些元素,而不仅仅是在谈论它们。

基姆·马格努森为Netflix独家制作北欧地方色彩电影

Netflix 与丹麦制作人基姆·马格努森(Kim Magnusson)签署了一项为期多年的独家协议,以制作北欧地区的原创电影。这家在线电影巨头的内容收购总监伊恩·布里克(Ian Bricke)说:“斯堪的纳维亚在讲故事方面有着悠久的传统,我们很高兴基姆能参与进来,帮助我们发现并为我们的全球观众制作伟大的本地项目。”

城市街头的标志作为叙事符号…

城市街头的标志作为叙事符号时刻都在向人们讲述着一些东西,一个名为“CityVerve”的项目正在利用 AR 来增强城市标志的叙事功能。目前已在曼彻斯牛津路的一些标志上添加了视觉标记,这些标记可激活移动应用 Buzzin 中的 AR 特征,从而提供有关城市历史和创新的丰富体验。对于旅行者来说,他漫步的城市将是一个邀请他参与讲述故事的城市。

艺术馆参观者可通过智能手机与绘画和雕塑交谈

在巴西的视觉艺术博物馆,参观者可以通过智能手机或 VR 头显与一些绘画和雕塑进行交谈。当参观者在接近互动作品时会收到通知,并被鼓励提出有关艺术作品的问题,如艺术家的生平、作品风格和创作背景,以及所属艺术流派等。连接作品的认知助手 chatbot 会回答参观者的提问。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用一种冷酷的乐观来探索黑暗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Everything is going to be OK)发布了新的更新。这是一个奇怪的发烧梦游戏和数字空间的迷宫,用一种冷酷的乐观和幽默的镜头来探索生活的黑暗,以一种荒谬的欢呼来面对灵魂破碎的恐惧。开发者娜塔丽·拉雅德认为,艺术是对社会的挑战和对人性的表达,如果这样的游戏引起了愤怒,那么我们还没有准备好让游戏成为真正的艺术。该作获得过 IndieCade 互动奖。

用AR吸引年轻一代参与政治生活

如何吸引年轻一代参与政治生活?利用他们对新媒介的热情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美国凤凰城请艺术家在市中心罗斯福街的一面墙上画了一幅有两个翅膀的壁画,当人们用应用程序看时,翅膀就会飞起来,从而成为虚拟体验的中心,然后还可以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该 AR 壁画旨在鼓励年轻人积极参与投票,它以一种创造性的方式将政治主题带入数字空间,并使之与艺术和社区文化结合在了一起。

图书馆是幽灵蛰伏之地,这在《图书管理员》中不仅是隐喻

图书馆是幽灵蛰伏之地,这句话在《图书管理员》(The Librarian)中不仅是隐喻。在这里,你会听到一些莫名的声音——它们来自暗中作祟的未知生物。作为图书馆员,你必须鼓起勇气并运用你的智慧去面对这一超自然现象,揭开其中的奥秘。该作来自备受赞誉的像素艺术家 Octavi Navarro,他此前创作了著名的《午夜场景》(Midnight Scenes)系列游戏。

她的文学作品是其与有机体和机器合作的产物

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在从事生物艺术,海伦普·里查德(Helen Pritchard)是其中的一个。她创建的生物编译器使用了最近发现的在某些类型的藻类中进行的“对话”,从而为一种算法提供信息,该算法再从一个奇特的文学数据库中提取文本来编译新的中篇小说。事实上,她的文学作品,是其与有机体、机器合作的产物。

艺术家 Joan Fontcuberta 虚构了一个摄影师

艺术家 Joan Fontcuberta 虚构了一个名叫“Ximo Berenguer”的摄影师,并以他的名义发布了一些摄影作品,以及他的几个假新闻和数字档案——说这位西班牙人于 20 世纪 70 年代去世。新闻界和艺术界没有对他的身份的真实性进行最低限度的验证,就庆祝一个被埋没的天才艺术家终现天日。Fontcuberta 看不下去了,这才透露自己是这些照片的摄影者,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证明欺骗公众舆论和媒体是多么容易。

VR博物馆每幅作品均设置了有丰富信息的全息匾

VR 博物馆(The VR Museum)是一款可身临其境地游览博物馆的 VR 应用,目前有 15 尊高保真雕塑和两幅著名的绘画作品可供欣赏,后续还会加入更多的作品。每幅作品均设置了有丰富信息的全息匾。该程序由 Finn Sinclair 开发,适应 Oculus Rift 和 HTC Vive,可在 Steam 免费下载。

3D全息女友将集成AI,可定制外观

美国成人 AR 内容工作室打造的 3D Holo Girlfriend(3D 全息女友)应用程序自上线以来,引来了很多匿名测试者。该工作室表示:“增强现实为成人娱乐业提供了创作更多不同的富有创意的互动体验的途径。对于增强现实和成人娱乐业来说,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开发团队正计划将 AI 集成到模型中。将来,用户将能够与模型进行交互,并定制其外观。

博物馆是在 AR 领域发现创新的最佳地点

Cuseum 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 Brendan Ciecko 撰文说,博物馆是在 AR 领域发现创新的最佳地点。“当与图像识别和机器视觉结合时,AR 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可能性维度。”他写道,“而博物馆这方面走在前头,通过创意实施展示了这项技术的潜力。他们使用 AR,从寻找方法到将物品带入生活,再到开发全新的数字艺术作品。当你在对象、产品或地点上叠加上下文信息时,你会得到一种无缝的、不可思议的体验,而文化部门正在证明这有无限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