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馆参观者可通过智能手机与绘画和雕塑交谈

在巴西的视觉艺术博物馆,参观者可以通过智能手机或 VR 头显与一些绘画和雕塑进行交谈。当参观者在接近互动作品时会收到通知,并被鼓励提出有关艺术作品的问题,如艺术家的生平、作品风格和创作背景,以及所属艺术流派等。连接作品的认知助手 chatbot 会回答参观者的提问。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用一种冷酷的乐观来探索黑暗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Everything is going to be OK)发布了新的更新。这是一个奇怪的发烧梦游戏和数字空间的迷宫,用一种冷酷的乐观和幽默的镜头来探索生活的黑暗,以一种荒谬的欢呼来面对灵魂破碎的恐惧。开发者娜塔丽·拉雅德认为,艺术是对社会的挑战和对人性的表达,如果这样的游戏引起了愤怒,那么我们还没有准备好让游戏成为真正的艺术。该作获得过 IndieCade 互动奖。

用AR吸引年轻一代参与政治生活

如何吸引年轻一代参与政治生活?利用他们对新媒介的热情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美国凤凰城请艺术家在市中心罗斯福街的一面墙上画了一幅有两个翅膀的壁画,当人们用应用程序看时,翅膀就会飞起来,从而成为虚拟体验的中心,然后还可以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该 AR 壁画旨在鼓励年轻人积极参与投票,它以一种创造性的方式将政治主题带入数字空间,并使之与艺术和社区文化结合在了一起。

图书馆是幽灵蛰伏之地,这在《图书管理员》中不仅是隐喻

图书馆是幽灵蛰伏之地,这句话在《图书管理员》(The Librarian)中不仅是隐喻。在这里,你会听到一些莫名的声音——它们来自暗中作祟的未知生物。作为图书馆员,你必须鼓起勇气并运用你的智慧去面对这一超自然现象,揭开其中的奥秘。该作来自备受赞誉的像素艺术家 Octavi Navarro,他此前创作了著名的《午夜场景》(Midnight Scenes)系列游戏。

她的文学作品是其与有机体和机器合作的产物

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在从事生物艺术,海伦普·里查德(Helen Pritchard)是其中的一个。她创建的生物编译器使用了最近发现的在某些类型的藻类中进行的“对话”,从而为一种算法提供信息,该算法再从一个奇特的文学数据库中提取文本来编译新的中篇小说。事实上,她的文学作品,是其与有机体、机器合作的产物。

艺术家 Joan Fontcuberta 虚构了一个摄影师

艺术家 Joan Fontcuberta 虚构了一个名叫“Ximo Berenguer”的摄影师,并以他的名义发布了一些摄影作品,以及他的几个假新闻和数字档案——说这位西班牙人于 20 世纪 70 年代去世。新闻界和艺术界没有对他的身份的真实性进行最低限度的验证,就庆祝一个被埋没的天才艺术家终现天日。Fontcuberta 看不下去了,这才透露自己是这些照片的摄影者,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证明欺骗公众舆论和媒体是多么容易。

VR博物馆每幅作品均设置了有丰富信息的全息匾

VR 博物馆(The VR Museum)是一款可身临其境地游览博物馆的 VR 应用,目前有 15 尊高保真雕塑和两幅著名的绘画作品可供欣赏,后续还会加入更多的作品。每幅作品均设置了有丰富信息的全息匾。该程序由 Finn Sinclair 开发,适应 Oculus Rift 和 HTC Vive,可在 Steam 免费下载。

3D全息女友将集成AI,可定制外观

美国成人 AR 内容工作室打造的 3D Holo Girlfriend(3D 全息女友)应用程序自上线以来,引来了很多匿名测试者。该工作室表示:“增强现实为成人娱乐业提供了创作更多不同的富有创意的互动体验的途径。对于增强现实和成人娱乐业来说,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开发团队正计划将 AI 集成到模型中。将来,用户将能够与模型进行交互,并定制其外观。

博物馆是在 AR 领域发现创新的最佳地点

Cuseum 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 Brendan Ciecko 撰文说,博物馆是在 AR 领域发现创新的最佳地点。“当与图像识别和机器视觉结合时,AR 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可能性维度。”他写道,“而博物馆这方面走在前头,通过创意实施展示了这项技术的潜力。他们使用 AR,从寻找方法到将物品带入生活,再到开发全新的数字艺术作品。当你在对象、产品或地点上叠加上下文信息时,你会得到一种无缝的、不可思议的体验,而文化部门正在证明这有无限的可能性。”

理解算法对个性的预留

Erik PM Vermeulen 教授认为,要成为算法最“聪明”的最终用户,得理解算法对个性的预留,算法需要个人有创意地参与其中。“在一个自动化的、由算法驱动的世界中,创造、适应和不断自我更新的能力对于维持我们独特的人类身份至关重要。”他说。唯有创造性地思考和参与算法,才能发现真正的价值。

AR有自身的潜力,但不是“VR 的超集”

Epic Games 的首席执行官 Tim Sweeney 称 AR 是“VR 的超集”。这意味着,随着 VR 的增长,它将成为 AR。这个说法很成问题。VR 带来的是一个完全沉浸的虚拟世界。在真实的公园上叠加卡通龙或在桌面上创建 Minecraft 地图并不能提供与访问 VR 世界相同的体验,AR 有自身的潜力,但不是 VR 的目的地。

Goro Fujita 使用 Quill 创作和分享 VR 动画作品

Goro Fujita 是一位有才华的艺术家,近年来一直使用 Quill 创作和分享 VR 动画作品,探索这一沉浸式媒介在艺术表现上的潜力。他的 Twitter feed 是一系列 Quill 微型短片,展示了如何用简短的动画循环、简单的声音设计和强大的艺术力量来传达动作、情感和沉浸感。他说:“从未想过我能做每日 VR 动画,VR 为创作者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虚拟现实正在挑战身心二元论的启蒙模式

吉姆·普雷斯顿说,虚拟现实正在挑战身心二元论的启蒙模式,并且能够完全控制别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从而实现某种“重定向思维”。这是一种很大的权力,却极有可能被唯利是图的营销公司所掌握;他担心 VR 的眼动追踪、面部追踪、皮肤反应、情绪感知和语音交互产生的数据可能会被用于以无意识的方式驱动消费者的行为。

世界上最强大的游戏引擎是玩家的想象力

“世界上最强大的游戏引擎是玩家的想象力。”游戏设计师山姆·巴洛(Sam Barlow)在 2016 年的 GDC 大会上所作的演讲中如是说。他以《她的故事》为例,阐述了他的叙事理念,并探讨了如何围绕这一核心构建一款强大的、引人入胜的游戏。他认为,重要的是构建赋予玩家想象力的游戏结构和机制。

记者们很快将使观众置于引人注目的 3D 新闻事件中

Nonny de laPeña 因其在新闻中开创性地使用虚拟现实而被誉为“VR 新闻之母”,她在 SXSW 作主题演讲时表示,5G 无线网络将有助于使 VR 成为主流媒介,解放用户并将 VR 体验带入移动设备。她认为,随着 5G 网络和更便宜、更强大的头显的到来,人们对沉浸式内容的需求会日益增加。“记者们很快将使观众置于引人注目的 3D 新闻事件中。”她说。

创造各种各样的化身是人类亘古的欲望

创造各种各样的化身是人类亘古的欲望,社交网络使这一欲望更容易变成现实——如今,如欧文·戈夫曼所言:“我们是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的时间。”但那些“不同的人”也是“同一个人”,是这个人被突出的不同的侧面或可能性的梦幻,如《草叶集》中一会儿出生在南方一会儿出生在长岛的诗人。新媒介使芸芸大众像惠特曼那样创造多重可能性的自己。

设计者应成为不可靠的游戏管理者

《互动故事与电子游戏艺术》的作者 Chris Solarski 最近写了篇文章,谈到了玩家角色动机和故事驱动游戏的戏剧性价值,并运用特色案例研究说明了为游戏目标添加第二个叙述层的技术,以及该层如何提高玩家的沉浸感。他说,游戏应激发玩家的想象力,设计者应成为不可靠的游戏管理者——利用故事技巧来引导玩家在游戏的戏剧性高潮中体验一种隐藏的内在需求。

AR是新闻叙事的理想媒介吗?

纽约时报开始用 AR 报道新闻了,但 AR 是新闻叙事的理想媒介吗?Ara Parikh 说,我们已经习惯于在躺在床上滑动消息,而 AR 却要求我们站起来映射和探索内容,这看起来不是个好主意。但 AR 的叙事潜力是毋庸置疑的,他认为随着技术的进步和适应需求的内容增多,会有更多的人将 AR 作为看新闻的方式。“在合适的情况下,沉浸式互动内容将值得我们起床。”他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