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a Darling:AR 才是成人电影的天堂

世上第一个 VR 女王和 VR 成人业先锋 Ela Darling 认为,VR 只是过渡性媒介,人们不会只满足于观看 360° 全景视频, AR 才是成人电影的天堂。尽管她认为 VR 色情业好景不会长久,但她表示在目前的技术过渡期,VR 依然是一门值得投资的生意。“AR 色情将会给我们无与伦比的体验,但是在这之前,我们得先用 VR 这个媒介来摸索,以及让用户适应。”她说。

Bruno Wagner女性人物CG插画作品欣赏

Bruno Wagner1979 年出生在法国的斯特拉斯堡,毕业于应用艺术专业。在新技术与互联网的热潮中,他转向了多媒体专业,成为一名资深的网页设计师与 Flash 动画师,履行着自己作为一位艺术总监的职责。但是插画仍是他的第一职业。在年轻时,他就痴迷于一些艺术家,如 Boris, Siudmak, HR。

眼里看到的妹子和摸到的妹子可以是不同的

“我们希望能够创造出满足生理快感,更能满足情感认知层面的产品。”Love Doll 公司 CEO Matt McMullen 表示,“我们很可能会成立新公司,结合人工智能和性玩具,与此同时拓展虚拟现实技术。”目前,用户可以戴上 Oculus Rift,体验一番虚拟与现实结合的性爱——眼里看到的妹子和摸到的妹子可以是不同的。

《骷髅与骸骨》游戏原画:气势磅礴的海战

在不久前的 E3 游戏展上,育碧为我们带来了海战题材游戏新作《骷髅与骸骨》(Skull & Bones)。近日该作的画师公布了全新的游戏原画,这些原画呈现出气势磅礴的海战场面。《骷髅与骸骨》由育碧新加坡工作室开发制作。

《辛普森一家》蒸的火腿比《合金装备》的好

《辛普森一家》有过很多精彩的时刻,比如校长斯金纳主持查尔莫斯午餐时突然崩溃了。现在,这段视频已经成为了一种迷因,YouTube 上的一些人通过把它变成一个吉他英雄的轨迹来让场景变得更加滑稽,而 Adam Davidson 则戏仿《合金装备》创造了最好的垃圾贴。

VR色情片太逼真,观看者已接近出轨

纽卡索尔大学的科学家在 2017CHI 计算机大会上发表关于 VR 色情体验的研究报告,认为 VR 色情片由于太逼真,观看者事实上已经接近出轨。他们的研究主要面向网络写作社区对 VR 色情体验的虚构,这些虚构可用“完美体验”和“危险性爱”来分类,后者包含现实生活中不被接受的性爱过程。他们警告,如果用户把现实生活中的人物代入 VR 色情片,可能会有危险的结果。不过他们也表示,VR 色情体验如果设计得当,将会有正面意义。

《战斗机甲》设计师被多名女性指控性骚扰

《战斗机甲》的设计师 Tyler Carpenter 因在社交媒体上被多名女性指控性骚扰,而被迫辞职。指控包括不恰当的摸索和无法阻止的性兴趣的重复表达。《激战 2》的作家兼编辑 Elan Stimmel 说,Carpenter “一再测试我的界限”,“多年来我一直对他感到恐惧”。而 Carpenter 称对指控的事情有不同的回忆,但他说:“分享经历的数量意味着我是一个有错误记忆的人。”

纽约时报的“洗漱魔镜”

《阿莱夫》的叙述者在一面魔镜中观看整个世界,《白雪公主》里的王后被一面魔镜告知谁是天下最美丽的女人;科技使生活变得魔幻起来,纽约时报集团的研发实验室推出的一款洗漱镜具有这两种魔镜的功能:能让你一边刷牙一边看着镜子浏览世上已经和正在发生的事情;还能让你在镜子前穿上虚拟的服饰,然后读取你的信息,给出建设性的搭配意见或者全新的服装造型设计。表面上看,它跟日常的洗漱镜没什么两样,只是镜子下面有几个触摸按钮——触摸它,就将触动“魔法”,你无趣的洗漱就会变成童话或传奇。

《AR 小红帽》用 ARKit 重述童话故事

Oniride 开发的移动应用《AR 小红帽》(AR Red Riding Hood)用苹果 ARKit 重述童话故事,从而将小红帽带进了现实世界。其艺术与文化总监 Diletta Cecili 说:“由于我们现在已经可以有效地融合物理世界与数字世界,开发者和创作者是时候来重新塑造古老的艺术和工艺了。”

Instagram 为故事添加问答功能

Instagram 将为故事添加问答功能,以鼓励用户间交流,并拓展故事内容。用户在拍摄照片或视频后,可选择问题标签,然后输入希望其关注者回答的问题,例如“今晚你在做什么?”或“我度假时应该去哪些地方?”用户还可选择公开哪些回复。这样,用户只需点击答案,即可创建包含问题和所选答案的新故事。

由人工智能驱动的全球知识网络将“优化”地球

DAQRI 副总裁兼总经理 Paul Sweeney 说:“沉浸式技术将使大型分布式团队之间的协作跨越语言、时区和地理位置,从而将现实世界中大量的人口与丰富的数字信息连接起来。”这类知识网络的影响是巨大的,可以帮助解决与地理上孤立的人和自然资源短缺相关的全球性挑战。最终,由人工智能驱动的全球知识网络将“优化”地球。

一首由 AI 写的诗应该归属在谁的名下?

一首由 AI 写的诗,一幅由 AI 绘的画,应该归属在谁的名下?是程序员还是机器?自上世纪 60 年代以来,人们一直在传说作者死了。罗兰·巴特在评价作品时,拒绝将作者意图和传记背景融入其中,因为在他看来文本是话语的编码网络。AI 艺术或暗示了作者真实的死亡,因为它没有任何意图和传记背景,完全是编码的成就。

VR正在让艺术变得更有想象力和可能性

数字艺术家、Eclipse 工作室游戏部门的负责人 Simon Fenton 说:“VR 有潜力打破艺术的壁垒。雕塑、绘画、建筑、布景和游戏都在这个新空间中迸发出新的活力。随着技术的发展,诸如‘Tilt Brush’这样的功能能让观众沉浸在艺术中,甚至自行创作艺术作品。”他认为 VR 正在让艺术变得更有想象力和可能性。

威廉·彼特·布拉蒂将《驱魔人》改制成VR作品

《驱魔人》被广泛认为是史上效果最好的恐怖电影之一,自 1973 年上映以来,它吓哭了无数观众。现在,这部电影的编剧威廉·彼特·布拉蒂,根据电影打造了一部 VR 恐怖作品《驱逐人:Legion VR》。该作共 5 集,每集 30 分钟,将慢慢揭示一个非同寻常的恶魔的扭曲故事。前 3 集目前已在 PlayStation Store 发布。

Getty Images和Jaunt合作创建虚拟现实数据库

Getty Images 和 Jaunt 正在合作,创建 360 度影像和视频的电影虚拟现实数据库。Jaunt 被誉为 VR 内容的领先制造商和发行商,Getty 图像是世界上最大和最常用的视觉内容之一。他们的合作旨在改造 Getty 的图像和内容数据库,使其能够为内容创作者提供优质的电影级 VR 视频。另外,用户还可以通过 Getty Images 的网站访问 Jaunt 的沉浸式 360 度视频体验。

“远读”会是将来批评的一个方向吗?

小说家乔纳森·弗兰岑称弗朗哥·莫雷蒂的“远读”会是将来批评的一个方向。“新技术可能是文学经典的解放者,让经典回到当时被写作的那个语境里让人阅读。”他说。但文学批评家哈罗德·布鲁姆却称“远读”是一种“荒谬的理论”,因为它把文学当作社会学视野下的文学史研究材料,而并不去获得独特的阅读体验。

Gregory Champoux 重制3D解谜游戏《机械博物馆》

Gregory Champoux 打造的全新 3D 解谜游戏《机械博物馆》(Machinka Museum)声称是从经典解谜游戏《神秘岛》与《机械迷城》中获取灵感而创作的,而事实上却非常像《未上锁的房间》,两者之间的主要区别仅在于,《未上锁的房间》将焦点放在木头盒子上,而《机械博物馆》则打造了一个未来感十足的机械物品。

有人说VR画是下凡的苍老师

有人说,如果以往的画图软件画出来的是翠花,那么 VR 画就是下凡的苍老师。这组 VR 画作不知道是否会带给你这样的感觉。它们都是画师们用 Google 的 VR 图画软件 Tilt Brush 画出来的,Tilt Brush 支持 HTC Vive 控制器,画家用它可以直接在虚拟现实中作画。迪斯尼动画师 Glen Keane 曾用它创作过美人鱼 Ariel 和其他迪斯尼动画人物形象。

最新文章